眾人連忙跪下:「參見五古仙。」

   「免禮。」鳳凰說道。

   「請問尊位上仙如此稱呼?」瑋珊問道。

    鳳凰回答:「青龍星凍、玄武夜雷、白虎日燄、麒麟晨光、吾,道號月凰。」

   「敢問五古仙親臨是為何事?」計楚說道。

    晨光憂心說道:「萬年前的預言即將成真,我們是來阻止預言發生的。

   「是什麼預言?」沈洛年問。

    月凰嘆了口氣,緩緩說道:

「萬年過後,闇影的勢力再度回歸,異變的時空之輪,破壞了永遠的平衡……

   屍靈壓倒性的驚異狂屠,希望之光逐漸黯淡,血流成河的歲安,遇到了四面楚歌的逆襲,

   呼喚著亡靈的大海、無窮止盡的黑暗,撼動著搖搖欲墜的長久和平……

   預言中的定數,最後的一絲希望,

  是破碎的月光傳奇,那滅絕詛咒的傳說之始,蘊藏著遠古之力的神聖之光,

  那神聖之光將驅逐一切黑暗,遠古以來的不平之聲都將一次弭平。

   在屍靈的肆虐和戰後的血河中,和平之光將灑落大地,

   傾斜的時空之輪將得以回歸,正義之光是我們最後的屏障,

   和平的日子將再度延著神聖之光的降臨緩緩回歸……」

   「這…」所有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那破碎的月光傳奇,滅絕詛咒的傳說之始與神聖之光究竟是什麼?」瑋珊問。

   「月光傳奇,是這世界被創造時,我們無意發現的,滅絕詛咒的傳說之始與神聖之光是月光傳奇內提到的,但裡面的內容缺少了好一大半,不論我們怎麼尋找就是找不到。」月凰說道。

   「那個時候,不是應該還沒有文字嗎?」瑋珊又問。

   「這點,我們也不明白……先說好了,月光傳奇大概的意思是:在這個世上,有著正與邪,聖與闇,兩著存在於太古之間;和平與動盪,浩劫與重生,兩者之間週而復始,不斷循環;這世界創造前,早已有這樣的平衡。萬物皆有其互相對立的特性,宇宙間所有事物皆對立存在,然這種相對特性並非絕對,而是相對。然而這一切平衡,是由時間之輪所掌控,可是這時間之輪,並非永遠的穩定,所以有時邪會勝正,最後,時間之輪會回歸。時空之輪總是處於正常狀態令在暗處崇動的惡勢十分不平,怨恨的力量詛咒了時間之輪每隔萬年就會動盪一次,再加上樂眠七棺,因此這世界產生了屍靈大劫,但是最後都會被神聖之光所阻撓,浩劫與重生,就是在這動盪中輪替著。受到一次又一次的打壓,闇影最後決定,將所有樂眠七棺同時發動,這次若未阻止,時間之輪…再也無法回歸……大地將陷入一片死寂之中……」月凰肅容說道。

   「請問,什麼是樂眠七棺?」沈洛年問道。

   「樂眠七棺,封印著七種強大的屍鬼,但是闇影為了避免這七種強大的屍鬼互鬥,一次只開一個樂眠七棺…你們聽過吸血鬼吧,那吸血鬼,在我們妖族稱做血族,血族,就封印在其中一個樂眠七棺內,只是…從無開啟紀錄,因此血族的實力多深還是個謎。但若樂眠七棺同時啟動,我們五古仙…可沒把握能擋下來……」五古仙都嘆了口氣。

   「那…那不就……」眾人的臉色都變成了一片慘白。

   「一切,只有掌握時空之鑰的神聖之光有辦法……」星凍說道。

   「那…神聖之光,什麼時候才會現身?」瑋珊追問道。

   「呵呵,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阿!」夜雷說道。

   「月凰,老實跟他們講吧,看他們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日炎說。

   「其實神聖之光,就是──洛年阿!」月凰說道。

   「啥?」不只眾人,連沈洛年自己都嚇了一大跳。

   「懷疑嗎?洛年?其實你早就已經掌握了時空之鑰,時空之鑰,是時間之輪回歸的關鍵。」月凰說。

   「難道……」沈洛年心念一定,無名指間突然出現了一個半透明淺藍色指環。

   「這…」瑋珊等人訝異的說不出話來。

   「果然…時空之鑰就在你的手中…時空之鑰,是封印樂眠七棺的關鍵,他能夠變成任何你想要的形狀,封印時,是用時空之鑰所化的鎖鏈將其封印,經過這次封印,大地將會永遠和平……」月凰緩緩說道。

   「對了,為什麼蛟龍會和人族結仇呢?」晨光問道。

   「這……」計楚等人一時之間說不出來。

   「或許該直接去問蛟龍王公會比較好?」日炎看了計楚,有些恐嚇的說。

   「各位上仙,拜託你們不要告訴王公。」計楚求道。

   「來不及了,王公已經往這兒飛來了。」月凰說。

    這時,蛟龍王公已經飛來,他微微一禮:「參見五古仙。」

   「免禮,先說說你這些娃兒為什麼會與人族結仇吧。」月凰說道。

    原來蛟龍王公之前心血來潮帶著心腹去外面遊玩了一陣子,根本不了解計楚等人的所作所為,月凰也就沒有繼續責怪。計楚等人這才把因為欠堵債而被利用追殺沈洛年的事全說了出來,蛟龍王公當然狠狠教訓了他們一頓,這才向洛年等人陪不是,然後帶領眾人回到蛟龍浮殿本來應在的地方。

   「你們先去玩玩吧,我得先好好改造歲安城,歲安是決戰之地,屍靈所用的闇靈之力與渾沌原息無關,我方若在歲安戰力一定大打折扣。」月凰說道。

   「這……」瑋珊有些懷疑,古仙是開玩笑嗎?都要決戰了還玩?

   「去玩吧!歲安沒改造完成前在那兒只是無濟於事,別想這麼多,先出去玩玩,休息一下。」晨光笑著說道。

   「好吧…我們先回歲安準備準備。」瑋珊說道。

   「走吧,我送你們。」星凍說道。

   「我晚點再回去,我…有些事還想問月凰。」洛年說道。

   「好吧。」星凍也沒表示反對,於是載著眾人回了歲安。

   「月凰…我就直說吧,為什麼妳沒把預言和月光傳奇說完?」洛年問道。

   「這預言…你早就知道所有的內容吧,你覺得…他們有辦法承受那樣的打擊嗎?那個你掛念的那個女孩…清嬿是吧?你想讓她從現在就開始以淚洗面嗎?趁我改造歲安這幾天出去玩玩,留下美好的回憶吧…這才是我的本意…如果他們知道結果你覺得他們還高興的起來嗎?」月凰說道。

「永遠的和平回歸後,神聖之光將消散無蹤,留下了獨自等候的少女。

  少女殷殷的期盼,禱告著神聖之光的歸來,

  但命運捉弄了她,神聖之光的允諾已無法兌現……

  神聖之光已如泡影一般消逝,不再降臨……」沈洛年緩緩說道月凰沒說完的預言。

   「但終究邪不勝正,神聖之光封印樂眠七棺後,將與樂眠七棺陷入永遠的沉睡,神聖之光照耀的大地是如此美好,只是…帶來永遠的和平後,神聖之光將會消散,神聖之光…不曾,也無法永駐大地……」月凰說著最後一段月光傳奇的內容。

   「預言是難以改變的,雖然真的能改變,但只有萬分之ㄧ的機率」月凰說道。

    兩人對望了一眼,深深嘆了口氣,因為他們知道,這不是童話故事,有著美好的結局;這故事…是以悲劇收尾,這結局,是神聖之光身旁的人永遠的悲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