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打開音響,這樣會更有感覺~~)

    兩年過去……

    一位少女,漫步在淨白的沙灘上……

    三月的末梢,陽光暖洋洋的照射在海面及沙灘上。那些白色的細沙,被陽光染成了一片金黃。海面上,像是敲碎了一海的玻璃屑,反射著點點光華,亮晶晶的,閃熠熠的,明晃晃的……炫耀得人睜不開眼睛。

    曾經,是屍靈國度的九迴山附近,廝殺、屍靈、戰鬥,曾是這兒的寫照,就只因為他而改變;為何,改變要讓她付出如此大的代價……

    淚崩,吶喊,已經喚不回昔日的快樂,最終留下的,只剩你的一句話,「好好活著……」

    洛年,我好想你……

    清嬿迎著那帶著鹹味的海風,無意識的在沙灘上走著。低著頭,看著自己在沙灘上留下的足跡,那單調的,清晰的,孤獨的一行足跡。她望著海面,靜靜回憶著……

    三月的末梢,天氣仍然帶著涼意,海邊的風,吹撲在人身上,是涼颼颼的。

    這種季節,海邊總是靜悄悄的,不像夏天,在恢復和平後,這兒充滿了弄潮的孩子們,追逐嬉笑的少男少女,以及拾貝殼的,打水戰的,又叫又鬧的頑童們。夏季,這兒是孩子們的天堂。而現在,海邊卻闃無一人,只有她在這兒默默憑弔;她數著自己的腳印,帶著份寥落的、蕭索的、酸楚的感覺……

    到了最近,才在無意中聽見的事實,洛年不會再回來的事實,而自己,卻一直傻傻的相信…突然模糊的雙眼,她問著自己,為什麼,為什麼……

    她問天,為什麼他留下一切,自己默默的離去;她問地,自己沒了他,要如何活下去;她問海,自己究竟要將他遺忘,又或者,永遠把他放在心底,可是,全都得不到答案……

    以前,陪伴著她,守護著她,照顧著她的人,已經離開了……再也找不回來了。她垂下眼睛,強迫自己從往事回憶離開,用腳尖踢了踢腳下的沙子,清嬿無意識的呼出一口氣,抬起腳來,離開了那佇立之地,漫無目的地走著……

  她在沙地上坐了下來,仰起頭,望著那樹葉隙縫裡的天空,這正是彩霞滿天的時候,落日灑下了無數的金色光點。低下頭,她看著地上的細沙,那帶著些兒濕潤的、白色的細沙,清嬿不知不覺的拾起一枝枯枝,在沙上無意識的寫著字。

    「沈洛年,沈洛年,沈洛年……」寫了無數次的名,當面前的沙地寫滿了,她就一個名字蓋在另一個的上面,繼續寫著,直到脆弱的枯枝斷裂,輕微的折裂聲使她微微一震,她終於拋掉了枯枝,無力的把頭靠在弓起的膝上。

    海浪撲擊著岩石,在喧囂著;海風吹過了林子,在低吟著;清嬿回憶著,咀嚼著,思念著……那難忘的記憶,像是一波又一波的海浪,翻騰著,緩緩沖擊著她脆弱的內心。沈洛年,大名鼎鼎的闇神,掃除屍靈國度的功臣,又或者是…再也回不來的人……她迷惘的撥弄著腳邊的白色細沙,淚珠卻是不受控制的滑落……

    望著海面,明明知道是沒有辦法的,卻又希望,期待他能夠回來,但是…不可能的,清嬿苦笑著,眼角閃動著微弱的淚光,春去有再來的時候,花謝有再開的時節,光陰卻是一去不復返,永遠不會再回來……

    命中有時終需有,命中無時莫強求……這個道理,她懂,可是,卻又總是放不下,忘不了那個身影,那個總是擋在自己面前,守護著自己的身影……

    從前,或多或少的受到了祖母吳配睿的影響,清嬿總是把感情看的很淡,但是,自從洛年闖進了她的人生後,一切都變了……

    聽見洛年不可能回來的消息,一開始,她還不願相信,獨自一人,望著天空,告訴自己他一定會回來……可是,當外祖母葉瑋珊親口對她說出洛年已經不會回來的時候,她心碎了,她真的沒有辦法承受這個打擊……已經兩個四季的輪替,總是毫無你的消息,自己卻只能等待,等待不可能的結局……

    為什麼,你帶我走過最難忘的旅行,卻又留下,那麼痛的紀念品……

    我們那麼甜那麼美那麼難忘的曾經,那麼瘋那麼熱烈的回憶,為何我們,還是要奔向各自的未來走下去……為什麼…為什麼……

    此時,一個冰冷卻帶給人種溫暖的男聲響起:「怎麼了,為什麼自己一個人在這流淚?」

    清嬿轉頭一看,一位身披白袍,有如道白色瀑布直到腰際的銀白長髮,一雙海藍色的雙眼,隱隱透出一股雪白的光芒的潔白肌膚,臉色偏蒼白卻不顯得體弱多病的俊美男子正站在自己眼前,清嬿逝去淚水問:「你是誰?」

    「這並不重要,只是,你為什麼自己在這裡默默哭泣?」銀髮男子緩緩說道,那不大的聲音,卻帶給人一種溫暖的力度。

    曾經,有許多不知情的隨官問清嬿這個問題,只是她,一直不願對外人提起,可是,面對他…她卻覺得,告訴他,或許沒關係,於是,她提起,提起她無法原諒自己的傷痛……

    「曾經……我被惡人控制,我最愛的人為了救我……於是…死在我的手下……他並不怪我,可是…我無法原諒我自己……如果…不是我懦弱…不是我沒用……」清嬿說到最後,已經泣不成聲,沒辦法再繼續述說下去……

    他輕輕撫著她的肩:「傻瓜,為什麼都把責任往自己肩上扛呢?」

    清嬿突然一震,那熟悉的話語,那溫柔的眼神……可是他…不是洛年,清嬿拋開腦中荒謬的想法。

    「妳相信,你愛的人會回來嗎?」他等著她的回答,這樣,他才能決定,究竟要暴露真實身分,或者,當她最好的觀眾,靜靜聽她說,這樣,就好……

    清嬿留著淚,慢慢說出了答案:「我相信…我相信……」

    他笑了,他輕輕抱著她,用著她最熟悉的聲音輕喚:「清嬿。」

    這聲音…是……洛年?清嬿抬頭看了看,可是,不是他……

    見她不相信,他再度呼喚,同時改變自身的樣貌:「清嬿。」

    望著那懷念的樣貌,那深邃的黑眸,清嬿流下了淚,他輕輕拭去她的淚水:「這幾年來…委屈妳了。」

    清嬿緊緊抱著他,深怕他會再離去,抽泣道:「洛年…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洛年緊緊抱著清嬿,柔聲說道:「我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