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洛年已經找回懷真,把咒誓解除,且給懷真許多渾沌原息,讓她先回仙界修煉,沒讓懷真損到半點道行,而總門則找到控制息壤的方法,噩盡島的問題暫時不用擔心,目前眾人回到了台灣……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午5點,眾人回到台灣……

    「真討厭,又要回到學校上課了。」瑪蓮抱怨著。

    「上學好麻煩,還是打妖怪比較有趣!」吳配睿附和道。

    「沒辦法阿!可是小睿妳是跳級生,成績應該不錯ㄚ!還會討厭上課阿?」瑋珊問。

    「唉唷!我又不像瑋珊姊這麼聰明!」吳配睿回答。

    黃宗儒看了看天空:「好像快要下雨了,我想先回去了。」

    「啊!真的ㄟ!快下雨了!瑋珊姊我沒帶傘,先走囉!」眾人紛紛向瑋珊道別,只剩洛年還在瑋珊身旁。

    剛剛洛年看瑋珊內心難過的樣子,就知道瑋珊向一心告白失敗了,只是她不想讓別人發覺,所以用表情掩飾著內心的痛楚,但是…瑋珊承受的了這個打擊嗎……

    洛年實在不忍心,於是問:「瑋珊,妳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瑋珊心裡微微一震,那股難過的情緒再度湧上心頭,但她還是故作鎮定的說:「沒…沒有阿,我很好,沒有什麼事。」但從她一開口時微微顫抖的聲音,洛年聽的出來,她正極度壓抑內心的情緒,不想在自己面前暴露她其實脆弱的內心,是應該讓她把情緒宣洩出來,因此洛年順著她的話:「沒事的話我先走了。」瑋珊點了點頭。

    看著洛年逐漸遠去的背影,瑋珊緩緩的走回家,每一步,都是那麼的沉重……

    回到家,整理了一下房間,瑋珊看到了媽媽在餐桌上留了一張字條:

    「今天我和你爸有事出門,明天才會回來,餐桌旁的錢包裡有錢,要吃東西自己去買哦!     媽媽留  」

    瑋珊看了看窗外的天空,然後毅然的拿起錢包和鑰匙,關上大門。

    「或許,是該讓自己…宣洩一下…」把難過的事,通通忘掉……

    回到家後,洛年沖了一個澡,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但是起伏的心,卻無法平靜。

    「不知道瑋珊有沒有好一點……」洛年突然有股想打電話給瑋珊的衝動,可是…要用什麼理由呢……沈洛年搖了搖頭,自己又不是瑋珊的誰,幹麻要打電話去,只是…有點不放心……

    洛年想了想,還是決定打電話給瑋珊,他拿起話筒,撥打不熟悉的電話號碼,但話筒的另一端,卻沒有回應。

    他又打了一次,仍然是沒有人接,看著窗外的滂沱大雨,沈洛年突然有股不祥的預感,他拿起雨傘,鎖上大門跑了出去……

    瑋珊拿著剛買的幾罐啤酒,獨自一人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她打開蓋子,喝了一口,不習慣的味道蔓延口腔,但也沒那麼難接受。

    霎時,雷聲響起,緊接襲來的是傾盆大雨,瑋珊讓無情的雨點打在自己身上,看著昏暗的城市,眼前的景象突然一片模糊,一滴滴的淚混雜著雨水沿著那白淨的臉龐緩緩流下……

    為什麼,自己對他的好,他都沒感受到……

    為什麼,自己對他的關懷,他卻毫無感覺……

    為什麼,自己向他表明心意,他卻狠心的拒絕……

    為什麼,自己的努力,通通都是白費…為什麼…為什麼……瑋珊喝著酒,希望能藉此遺忘所有痛楚,冷冽的風挾帶著雨水,不停衝擊著瑋珊無力的身軀。

    葉瑋珊,全天下不是只有賴一心一個男人,憑妳的條件,想追求妳的男人多的是……瑋珊不停的催眠自己,可是,心裡的痛卻是越來越劇烈……

    她將買來的啤酒全數打開,一瓶接著一瓶的喝著,希望能澆熄自己心中的不愉快,能夠讓自己不要再去想賴一心的事。可是,她的腦袋卻是越來越清楚,眼前浮現的,一幕又一幕,全是賴一心拒絕她的場面,一幕又一幕,將她脆弱的內心,如撕裂般拉扯……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還是無法忘掉他……

    在寂靜的大雨中,瑋珊流著淚,失落的情緒如大浪般一波又一波湧過來,現在的瑋珊,就像一只無助的小船,漂流在無際的大海上,為了不讓父母擔心,她默默承受著,孤獨一人承受她無法獨自面對的痛……

    不顧自己異常發熱的體溫,瑋珊想要起身,但是體內的酒精作祟,她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就這麼跌坐在冰冷的地上……

    「一個人淋雨嗎?」一個溫暖的男聲響起,瑋珊轉頭一看,是洛年。

    洛年扶起瑋珊,讓她靠著自己的胸膛:「這樣,妳爸媽會擔心的。」

    瑋珊輕聲回答:「他們…不知道的…他們有事出去了。」

    洛年溫柔凝視著瑋珊:「那妳知不知道,我會擔心?」看著洛年溫柔的眼神,瑋珊好想大哭一場,為什麼,一心就不曾這樣關心自己?

    洛年輕撫著瑋珊的肩:「想哭,就哭出來吧,不要一直藏在心裡,這樣會生病的。」

    聽到洛年柔情的話語,瑋珊眼眶一熱,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就這麼奪眶而出,她緊緊抱住洛年,將頭埋在洛年的胸膛,啜泣著,她流著淚,傷心的對洛年說:「為什麼…我對一心做了這麼多,他都沒有發現;為什麼,他可以這麼狠心,只說一句對不起…就轉頭離開…嗚……」

    看瑋珊難過的樣子,洛年好心疼,他知道,這時,自己不適合開口,只要靜靜聽她說,這樣就好……

    過了好一片刻,瑋珊漸漸收了淚,就這麼偎在洛年的懷裡,洛年撫著他的髮,輕聲道:「我們回去吧。」

    半睜著迷矇雙眼,瑋珊靠在洛年懷中,嘟著嘴說:「不要!」

    聽著半撒嬌半任性的聲調,他挑眉,訝然的看著她酡紅的雙頰:「瑋珊,妳喝醉了。」

    「我沒醉!」瑋珊不服的反駁道:「只是頭有點暈而已……」

    「那就是醉了!」他撐起被她拉下的身子,由上往下的看著她的嫵媚姿態,黑眸裡閃著隱隱的火焰。

    「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醉……」她又將他身子往下拉了一點,櫻花般粉嫩的雙唇停在他薄唇一寸之前,嬌憨的喊著他的名字:「洛年……」

    洛年甩了甩頭,輕抱起瑋珊,先將她送回家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