瑋珊從來沒有跟男人親吻過,更不知道親吻的滋味竟是如此美妙,他性感的唇像帶著強大的電流,透過佈滿神經的敏感嘴唇直達她心臟,害她心跳霎時像脫韁野馬,猛烈狂亂的心跳聲像蓋過所有聲音,直在她耳邊迴響,而隨著他的吻愈熱切、愈深入,讓她幾乎無法抗拒的癱軟在洛年懷中,直到兩人都逐漸無法呼吸,洛年才輕輕放開瑋珊,嘴角帶著一抹輕笑:「我去幫妳做早點。」

    瑋珊愣愣的看著洛年離去的背影,站起身想要叫住他,可是這時卻是突然頭痛欲裂,瑋珊忍不住輕吟了一聲,無力的跌坐在地。

    「瑋珊?」聽到她的痛吟,洛年連忙跑回房間,他扶起跌坐在地的瑋珊,柔聲問:「還好嗎?」

    「沒事……」瑋珊的手撐著額頭:「可能昨天喝太多了……」

    「妳先躺好,我去幫妳泡杯茶。」洛年將瑋珊扶到床上,掩上房門,瑋珊望著洛年的身影,回想他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忍不住想:如果洛年可以陪在我身邊,好像…也不錯……

    瑋珊連忙搖了搖頭,自己是怎麼了,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可是…自己真的好希望他能夠陪在自己身邊……突然,一個想法突然從瑋珊的腦海中閃過:自己難不成…喜歡上洛年了?!天哪--葉瑋珊妳可是個剛失戀的人ㄟ!怎麼會這麼快就從悲傷走出來了?而且……還喜歡上了另一個人!?

    在瑋珊還在亂想的同時,洛年走了進來,他看瑋珊望著自己的手,一個恍神的樣子,覺得奇怪,輕喚:「瑋珊?」

    瑋珊一驚,連忙把思緒從幻想中拉回現實,說:「怎麼了嗎?」

    洛年把溫熱的茶水拿給瑋珊:「喝點熱茶,對宿醉應該多少會有點幫助。」

    「謝謝。」瑋珊低頭接過茶水,輕啜了一口,從剛剛,她的視線一直不敢與洛年對上,現在她的心中一片慌亂,心跳不知不覺的也越來越急促。

    洛年看瑋珊的神情有些怪異,擔心的問:「瑋珊,怎麼了?」瑋珊抬頭想回答,視線卻赫然跟洛年對上,被洛年的目光注視著,瑋珊心裡突然一陣小鹿亂撞,臉上佈滿了一片紅暈……

    看瑋珊臉色不對,洛年把手放在瑋珊的額頭上,喃道:「奇怪,沒有發燒阿……」此時洛年和瑋珊靠的極近,感覺到洛年所散發出的男性氣息,令瑋珊的心不爭氣地越跳越快,洛年一時看不出瑋珊哪裡有異狀,手這才離開。

    這時,洛年發覺剛剛的動作似乎太過親暱,剎那間,他察覺到瑋珊看到自己時所散發的大片粉紅氣息,思緒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難道……

    他走出了房間:「我去幫妳做早點,妳等舒服一點在出來。」說完,他走出房間,腦海中還想著剛剛的問題……

    見洛年走出了房間,瑋珊這才鬆了口氣,剛剛…自己看到洛年怎麼會那麼緊張,難道自己真的喜歡上他了……瑋珊開腦中的念頭,用手搧著風,想讓燒燙的臉頰降溫,畢竟,自己不想燥紅著臉吃飯阿……

    過了幾分鐘,瑋珊走出房間,看到餐桌上餐盤裡擺的三明治和一杯熱奶茶,問:「這是你買的?」

    洛年替瑋珊拉開椅子:「傻瓜,我又不是不會作飯,去外面買太沒誠意了吧!」

    瑋珊輕咬了一小口,咤異道:「好好吃!」方纔光是看,她就被那三明治的香味勾得連吞好幾口口水,現在一吃,那滋味更是美妙可口得讓她驚訝不已,鬆軟的吐司,配上爽脆的生菜,加上熟度適宜的荷包蛋與肉鬆,雖然稱不上困難卻也十分不容易。

    怎麼有人能做出這麼好吃的早點,而且還是個男生?

    沈洛年輕笑,把熱奶茶端了給她,「不吃會後悔,吃慢點,別噎到了。」

    接過茶,她一口喝下,然後微窘的低下頭。

    葉瑋珊妳真丟臉,都已經高中了卻還不會做菜,洛年會留下來是因為自己,而自己是主人卻反而被是客人的洛年照顧,這也太……

    不過雖然覺得自己很丟臉,她還是不想放棄如此美味的佳餚,只是慢下了速度,一口一口細細的品嚐。

    洛年目光柔和,看著身旁吃得津津有味的瑋珊。
  一開始,他似乎是被她那雙動人的美眸所吸引,但經過昨天的相處,他才知道,她外表看似精明能幹,私底下卻非常坦率天真,有點孩子氣,卻又有著年輕女孩的嬌羞與風采,這樣的她總能輕易吸引住他的視線,甚至昨晚不惜留下,只為了陪她。
  「你幹麼一直看著我?不吃嗎?」一抬頭,對上那雙深邃的黑眸,瑋珊頓時吃不下了,有些赫然的問著。她怎麼覺得他的眼神……好熾熱?那熱度讓室溫二十九度的客廳急速升溫,熱得她口乾舌燥,悄悄拉開彼此太過接近的距離。
  「好吃嗎?」他不答反問,眼底柔情滿溢。

    她點頭:「好吃。我沒想到你手藝這麼好,你去哪裡學的?若是有空我也想去學一學!」

    「妳不用去學。」他拿起面紙,很順手的為她擦拭唇邊的油膩,緩聲又說:「以後你想吃什麼我負責,只要來我家,我會煮給你吃。」

    瑋珊心中微微一喜,但還是強壓下,輕聲問:「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我對你好需要理由嗎?」聽她這麼問,洛年黑眸閃過一抹情意。

    瑋珊雙頰一紅,低著頭默默不語,洛年看了,只是輕輕一笑。

    等瑋珊吃完,洛年收拾了碗盤,說:「要不要去海邊走走?」

    瑋珊微微一愣:「可是…爸媽今天中午左右會回來……」

    洛年不在意的說:「留張紙條囉!」

    瑋珊還是有點猶豫:「可是……」

    「沒關係,有事我來想辦法。」洛年說道,瑋珊聽了,也不再拒絕,回房間換了換衣服。

    過了一會兒,瑋珊穿著淺紫色滾著薰衣草邊的長裙,白色的上衣繡著粉紅色的風鈴草,飄逸的長髮繫著一條藍絲帶。在花語中,薰衣草代表「等待愛情」,而風鈴草則是「溫柔的愛」,藍色的憂鬱加上等待溫柔的愛,洛年看了,不禁有些感嘆,瑋珊…真的可以走的出來嗎……

    洛年看瑋珊換好衣服,也不再多想,於是說:「待會我先回家換衣服。」瑋珊點了點頭,洛年牽起瑋珊的手,關上大門,往家中方向走去……

海邊……

    洛年穿著牛仔褲,短袖T恤外罩一件長袖襯衫,率性的穿著與他帥氣的臉龐到也十分相配,兩人並肩走著,就像正在交往的情侶,一旁的人看了都羨煞不已。

    兩人望著碧海藍天,一時之間誰也沒開口,過了一會,洛年這才開口:「瑋珊…妳還會難過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