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鹹味的海風迎面吹來,瑋珊並沒有開口,但是從她隱隱閃爍著淚光的眼眸,就知道,她依然還是在意的,他沒有再開口,只是緊緊握著瑋珊的手,兩人走在白色的沙灘,微微的海風吹起了陣陣的浪花,洛年只是靜靜的陪著、陪伴著她……

    看著她迎風飄散的細柔髮絲,明亮的水燦星眸,洛年不禁有些心動,瑋珊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只是一心……想到這兒,洛年不知不覺的暗嘆了口氣,看著瑋珊憔悴的容顏,堅強──卻又脆弱的讓人心疼。

    洛年突然好想,一直陪伴著她,永遠…守護著她……

    瑋珊迎著海風,強忍著淚,回想到過去與一心的種種,回想起往日她對他的關懷,卻只在一夕之間,全都化為泡影…幻化為泡影……

    一粒斗大的淚珠從瑋珊頰邊滑落,一雙溫暖的手輕輕拭去她臉頰的淚,瑋珊抬頭,只見洛年正凝視著自己。

    他柔聲問:「還在想一心嗎?」

    瑋珊連忙逝去淚水,有些僵硬的笑著:「對不起,都跟你出來了還在想一心。」

    洛年知道,瑋珊不想讓自己擔心,可是,他真的看不下去。

    她有些神思恍惚,有些哀怨,有些落寞,他幾乎可以看到那看不見的憂愁,正在啃噬著她的心靈,她那麼無助,又那麼孤獨,使他的心弦再一次激烈的震動。雖然,他自己一向都是孤獨的,幾乎是在「享受」著孤獨的,但他卻不認為她應該孤獨。

    「瑋珊,妳失去了笑容,失去了歡樂,以前的妳,像是個幸福的噴泉,靠近你身邊的人,都會沾上你幸福的水珠;而現在呢?水珠在你的眼睛裡,但現在的妳——時時刻刻都會流淚。」他沉著的看她,低問:「為什麼?」

    瑋珊迷茫而慌亂的迎視著他的目光,從不知道他是這樣深刻的研判著她,更不知道他是這樣觀察入微,而直視到她內心深處去。

    沈洛年,他是那樣一個成熟的、深沉的、獨來獨往的男孩,應該根本不會去注意到她!可是,當她現在面對著這張很男性,輪廓很深,有對深沉而充滿感性的眼睛的這張臉孔時,她知道她錯了,他在注意她,而且是十分注意,這使她心跳,使她迷惘,卻也使她充滿了感動……

   她那黑白分明的眸子怯怯的落在他臉上,他抬起眼睛來,一接觸到她這對坦白而受憂傷的眼光,他覺得內心的震動有如萬馬奔騰,她輕輕的說:「我走不出來……」

    洛年靜靜的凝視著她,瑋珊說著,聲音因為難過而輕顫著:「我沒有辦法…還是沒辦法忘掉一心……」

    那是怎樣暈眩的一刻,天地似乎在這一剎那間才混沌初開,生命之火似乎在這一剎那間才熊熊燃燒,大海狂濤似乎在這一剎那間才翻滾洶湧,心靈與心靈似乎在這一剎那間才撞擊出火花……他呼吸炙熱,心臟狂跳,週身的血液,像海浪般在喧囂奔騰。終於,他抬起頭來,用雙手緊捧著她的面頰,他注視著她,低歎著說:「我會陪著妳,代替一心一直陪著妳……」

    瑋珊閉了一下眼睛,那兩排睫毛密密的垂著,微微的顫動著,有水珠逐漸的浸濕了那睫毛,於是,他把嘴唇壓在那睫毛上,吮去了那兩滴露珠,然後,他把她的頭緊擁在胸前,用他那男性的、有力的胳膊,把她緊緊纏住。

    他的嘴唇埋在她的黑髮裡:「妳不用想太多,我會待在妳身邊,直到永遠……」洛年輕撫著瑋珊的背,安撫著,讓她波濤的情緒稍稍平息,兩人坐在沙灘旁的樹蔭下,一陣涼風襲來,輕柔的拂過兩人的身軀,過了好一會兒,瑋珊將頭輕靠在的洛年的肩,輕語:「對不起……」

    洛年並沒說什麼,只是靜靜的望著她,瑋珊愧疚的低下頭,又說:「害你擔心了,我……」

    洛年輕輕環住她的腰,說:「妳不用感到抱歉或者是愧疚,妳只是,找不到情緒的出口,找不到可以訴說心事的人,就這樣而已。」

    瑋珊有些迷惘的看著洛年,洛年又道:「妳…很少跟父母談心事,對吧?」瑋珊一愣,不明白的回答:「我…我有阿!」

    洛年緩緩開口:「我指的是,妳心裡深處那份最真的感情,最深的那層想法,妳都刻意壓抑下來,獨自面對著,我沒說錯吧?」瑋珊聽了,有些心虛的低下了頭。

    「現在的妳,還沒有辦法獨自一人承受這一切,自從上禮拜開始,妳的微笑不但變少,而且沒有之前那樣燦爛;眼眸失去光芒,閃閃爍爍不再有自信,瑋珊,就算妳能夠瞞的住旁人,也沒有辦法欺騙妳自己啊。」瑋珊心頭一酸,淚水忍不住撲簌簌的滾了下來,洛年是過來人,很清楚這種感受,自從父母雙亡,自己就是這樣度過日子,雖然時間一久,這種感覺就會逐漸淡去,但是,他不想讓她也和自己一樣,不孤單的人,有著孤獨的心靈……

    洛年知道這時候,不應該讓她繼續浸在這個氛圍之中,他巧妙的轉移話題:「快中午了,肚子餓了嗎?」瑋珊一愣,洛年已經牽起她的手:「這附近有一間很好吃的咖哩,我帶妳去吃!」

    瑋珊心念一轉,已經明白洛年的用意,她擦乾淚水,站起身,和洛年往大街上的方向走去……

吃飽飯後……

    洛年帶著瑋珊,在街上隨意逛著,洛年問:「瑋珊,會累嗎?」

    「還好。」瑋珊回答,只是現在太陽正大,瑋珊感到頭有些暈,可是她還不想回家,但洛年也不是那麼粗枝大葉的人,他自然看的出來,洛年看了看四周,找到了一間民宿,他也不管瑋珊同不同意,帶著瑋珊走了進去。

    「洛年!」瑋珊拉了拉洛年的衣袖。

    「我要一間房間。」洛年向櫃檯說道。

    「好的,一晚3000$。」櫃台小姐說。

    瑋珊一驚,自己可沒帶那麼多錢啊,只見洛年不疾不徐的從皮夾裡掏出三張千元大鈔給櫃檯小姐,櫃檯給了他一把鑰匙:「這是四號房的鑰匙,電梯前方左轉那間。」洛年接了鑰匙,就帶著瑋珊向房間走去。

    「洛年你做什麼阿?」瑋珊不解的問著洛年。

    洛年沒好氣的說:「再走下去妳就要中暑了,我看妳沒有想回家的意思,就先在這裡休息吧。」瑋珊臉微微一紅,不再說話,為什麼洛年……總是能知道自己的想法呢?

    洛年打開了房門,帶著瑋珊進到房間,從窗外看出去,是一望無際的大海,瑋珊已經好久沒有到海邊玩過了,興奮的跑到窗邊,看著蔚藍的大海。

    看瑋珊開心的樣子,洛年少見的露出了真摯的微笑,瑋珊想叫洛年一起來看,當她轉頭看到洛年時,整個人卻突然一震,洛年笑起來,好動人……

    看瑋珊整個人突然停住,愣愣的望著他,洛年心裡暗暗苦笑,看起來自己的笑容連瑋珊都抵擋不住。

    從小時候開始,燦爛的笑容就帶給他自己不少的麻煩,得過了幾次教訓,加上父母雙亡,讓洛年的笑容從此消散無蹤,取代的是冰冷的面孔……

    看瑋珊還在看著自己,沈洛年一把抱住她,媚惑一笑:「累了吧,現在,我們先休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