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國際機場。

    班機目的地──東京。

    託運行李使得眾人手忙腳亂,班機座位也是一整個莫名奇妙,場面──一整個亂字。

    熙熙攘攘的人群擠在機場內,或許可說是門庭若市。

    「託運在哪裡?」唐心妍看著一片茫茫的人海,有些無助。

    「前面直走後再右轉。」瑋珊指著遠處說道。

    唐心妍卻仍然是一片迷惘,看著川流的人潮,輕咬著下唇,不知道該是如何是好。

    「我跟學姐妳去吧,反正我的行李也還沒託運。」韓星源看著無助的唐心妍,微笑說道。

    「真的嗎?。」唐心妍聽完這個建議,神情有些訝異。

    「嗯,舉手之勞。」韓星源笑道。

    「謝謝。」唐心妍整個人鬆了一口氣,這才露出微笑對韓星源說道。

    「沒看錯吧?唐心妍竟然也會笑,今天太陽是從西邊出來的吧?」邱逸倫在一旁嘲諷道。

    邱逸倫──也就讀瑋珊的補習班,一個很不討喜的人物,成績優異,但常常過於自鳴得意而踢到鐵板,屬於不大受歡迎的人物,有些類似哈利波特中的反派角色──跩哥˙馬份。

    唐心妍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白了邱逸倫一眼,旋即向韓星源說:「別理他,我們去辦託運。」

    「唐小姐都已經高中了還會迷路啊,真是人不可貌相,不知道人到了日本後會不會回不來台灣。」邱逸倫卻是沒有放過唐心妍的意思,依舊在一旁對著唐心妍冷潮熱諷。

    「你……」唐心妍臉上是羞愧難當,但她卻又拿邱逸倫無可奈何,只能緊咬著唇默默認了邱逸倫這些譏諷。

    在一旁的瑋珊,忍不住跳出來幫唐心妍抱不平:「邱逸倫,你不要太超過。」

    「我有說錯嗎?在場的人應該都知道這是事實吧?」邱逸倫卻沒有收斂,反而刻意把最後一句話說的特別大聲,讓唐心妍臉上更是萬分難堪。

    「不好意思。」站在唐心妍一旁的韓星源將行李放下,緩步走上前說道:「把剛剛那一句話收回去。」

    「如果我說不要呢?」依仗著自己的勢力,邱逸倫倒是沒把韓星源放在眼裡。

    在西地高中,邱逸倫在學生眼中可以說算是一個「大尾」的學長,連瑋珊對他也是有兩分客氣,平日幾乎沒有人會在他面前當眾挑釁,而那些走路不長眼的後果自然也就是可想而知。

    而韓星源跟賴一心一樣看起來都是陽光型好欺負的人,就算被嗆幾句也不會計較,因此邱逸倫氣焰沒有收斂,反而越發越烈。

    「我說,我叫你把剛剛那一句話收回去。」韓星源沒有退卻,又往邱逸倫逼近了一步。

    「為什麼,我有說錯嗎?」邱逸倫淡笑著說,但他心裡很火,非常火。

    「把話收回去。」韓星源的語調聽不出任何情緒,卻是令人畏懼。

    那雙總是熾熱的向太陽的眼眸,突然變的冷冽,陰森,可怕。

    「我──」邱逸倫的話哽在嘴裡,吐不出半個字。

    抓住自己的手臂,邱逸倫才發現,在韓星源的注視下,他竟然害怕的顫抖。

    這眼神……好像在哪裡見過……

    沈洛年。

    「把話收回去。」韓星源的聲音很輕,確飽含威脅。

    洛年在一旁,一時卻也是愣住了。

    好久沒見過韓星源這種眼神……

    邱逸倫深吸一口氣,想要反擊,卻發現自己只能處於挨打的狀態。

    「我說的不夠清楚嗎?」韓星源更逼近一步,聲音聽不出起伏。

    韓星源的聲音很輕,掃過邱逸倫的眼神很冷。

    縱使年紀比韓星源大,邱逸倫還是禁不住的顫抖。

    這是一種氣勢上的較勁,邱逸倫先前的膽量不知如何全都消逝的無影無蹤,腦袋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眼看邱逸倫已經失去原有的那股自信,在一旁的唐心妍頓了一頓,最後還是開口:「星、星源。」

    「嗯?」韓星源的腳步一頓。

    「夠了……我們去託運。」唐心妍決定息事寧人,他渾身散發出的冷意,實在令人畏懼。

    「嗯。」韓星源恢復一貫的微笑,眼眸中的陰寒一驅而散。

    在場圍觀的人鬆了一口氣,卻又覺得有些可惜。

    好想看英雄救美的場景阿……只不過韓星源那股黑暗的氣息太令人不寒而慄,或許不要繼續下去比較好……

    看著兩人的身影慢步穿過人群,洛年才無奈的搖頭。

    真是……

    愛情這種東西,果然是很莫名的。

    以前,或許他不會在乎這個吧……

    但是,現在呢?

    看著自己身旁的可人兒,洛年搖頭輕笑著。

    「怎麼了?」看洛年突然無奈的搖頭輕笑,瑋珊一時有些迷惑。

    「沒什麼。」洛年微笑說道。

    Thanks for your love ……

    福爾摩沙高速公路上……

    「出發了嗎?」朱國庸坐在車內,聽著大嘴巴最新專輯「流感」。

    「還沒。」女孩說道。

    「真慢阿……」朱國庸將音量調小聲了一點,看著窗外的天空。

    看來有可能會下雨……

    「就快要出發了,別這麼沒耐性。」女孩說:「要登機了,先掛。」

    「……」朱國庸悻悻然的將電話掛上,無奈的換了首歌。

    Maybe的機率……

    Maybe……

    朱國庸從懷中拿出黑槍,看的亮潔的槍身。

    日本,不寧靜的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