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時間:下午5:40。

    眾人所投宿的飯店:舞濱歐亞溫泉飯店。

    舞濱歐亞溫泉飯店是間位於舞濱車站附近的高級渡假酒店,不僅裝修優雅豪華,還是舞濱地區唯一附帶天然溫泉洗浴設施的渡假酒店,客房內備有高速上網環境,可眺望東京迪士尼樂園和迪士尼海洋公園。

    眾人們各自懷著喜悅的心情,進到了飯店的房間內。

    而瑋珊和洛年則是因為宗長的身分有另外的套房,與眾人的樓層是隔開了一些。

    比較特殊的一點是,韓星源也享有特別優待──在瞞著他人的情況下。

    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三個人。

    與所有人的房間隔開,三人的房間要出入得經過中控室管制。

    當然,除了一人例外。

 

    瑋珊和洛年進了套房,雖然兩人早就有心理準備,但看到豪華的套房還是十分詫異。

    「好漂亮……」除了喜悅,瑋珊神色看起來是很開心。

    「不錯。」洛年說:「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大。」

    「只是只有我們兩個……」瑋珊將行李放下,人整個躺在床上:「如果心妍也在就好了……」

    「不然妳要叫我跟星源睡,妳自己跟她一間?」洛年說。

    「不然……」瑋珊靈機一動,從床上坐了起來:「她和韓學弟一間?」

    洛年沒好氣的說:「妳覺得她會答應嗎?」

    「唔……不可能的。」瑋珊有些可惜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看瑋珊透出那股可惜的氣味,洛年不禁莞爾:「嘖嘖,妳什麼時候變的這麼頑皮的?」

    「哪有……」瑋珊說:「她從國中開始就沒交男朋友了,一直到高中也是,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有些心動的,當然要把握機會啊!」

    「她有跟妳說嗎……」洛年睨著瑋珊。

    「這還用說……難道你看不出來嗎?」瑋珊笑,想起了洛年莫名的能力。

    那雙不老實的眼睛,似乎總是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要是自己當初沒有和他在一起,自己的生活,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看瑋珊沉默著,一副若有所思,洛年等了一會兒,最後還是一聲輕咳:「瑋珊?」

    一個聲響,把瑋珊拉回了現實。

    瑋珊臉上發熱,一時間有些尷尬:「抱歉,我一時走神了。」

    看著瑋珊紅撲撲的小臉,洛年微微一笑,沒有介意。

    瑋珊殊不知,剛剛的樣子,是她最可人的時候。

    「現在呢?」洛年放下行李,一派輕鬆。

    「嗯?」瑋珊不解。

    「來日本的目的不只是要玩而已吧?」洛年有些好笑。

    「妖質!」瑋珊猛然一驚,自己竟然把這件事給忘了一個徹底。

    洛年搖頭:「真是……」

    「對不起嘛……一時太開心沒有想到……」瑋珊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洛年笑。

 

    女生房間……

    「瑋珊真是的……一點友情都沒有。」唐心妍兀自念著。

    「怎麼啦?看妳從剛進房就在嘮叨。」尤夢柔笑。

    「瑋珊啦……真是。」唐心妍啐聲道,但嘴角卻是些微上揚,一點也沒有抱怨的樣子。

    就知道跟男友卿卿我我……見色忘友……

    房門外,突然傳來一連串急促的敲門聲。

    「心妍,方便打擾嗎?」門外是瑋珊柔美的聲音。

    「見色忘友的來了。」唐心妍笑,一面打開門。

    但來人,卻是讓她的心不安的躁動起來。

    「打擾了。」男孩開朗的聲音。

    來人,韓星源……

    掩飾心跳不明顯的加速,唐心妍故作自然的請韓星源進房:「不會。」

    「還有洛年,不介意吧?」瑋珊笑咪咪的挽著洛年的手,五人就這樣坐在鋪有地毯的地上。

    尤夢柔微笑:「怎麼突然心血來潮來我們這裡?」

    「太無聊嘛!」瑋珊輕笑。

    「那怎麼連兩位帥哥學弟都一起帶過來?」尤夢柔笑說。

    「我原本只要帶洛年的,中途遇到韓星源,所以就一起過來囉。」瑋珊說,表情卻是別有深意。

    尤夢柔本來就十分聰穎,兩位女孩對望一眼,彼此心照不宣,相視而笑。

    洛年當然知道瑋珊心裡打什麼主意,但他只是無可奈何,倒也沒有多加插手。

    真是……這樣做對嗎?

    唐心妍坐在一旁,看兩女的眼神都不時的注意自己,難免有一分尷尬,兩分不自在。

    「要不要去泡溫泉,聽說這裡的溫泉好像很不錯?」唐心妍提議。

    「不要,現在這種時間一定一堆色瞇瞇的男生在那邊偷窺。」尤夢柔說。

    「等半夜我們再去。」瑋珊笑。

    「半、半夜……」唐心妍囁嚅:「可是……」

    「放心,有洛年和星源護花,才不會有事呢,諒他們兩個也不敢偷窺。」瑋珊含笑說。

    「心妍?」看唐心妍仍然是有些不安,尤夢柔問:「怎麼了嗎?」

    「我……我……」唐心妍支支吾吾了一會兒,最後才細若蚊吶的說:「我怕鬼……」

    瑋珊輕撫唐心妍的手,和聲說:「有我們在,不會有事的。」

    「可是……半夜……」唐心妍心裡還是有些沒底。

    「不是真的要晚上12點去,是接近午夜。」瑋珊說。

    「有他們兩個在,就算有鬼也不敢怎麼樣的。」尤夢柔笑。

    「除非他們兩個就是色鬼!」瑋珊嫣然笑。

    「欸!別太超過好不好!」洛年和韓星源在一旁忍不住叫。

    「呵呵──」唐心妍笑,模樣動人。

    愛情,似乎在不知不覺的時刻,悄悄萌芽……

    日本羽田空港。

    「真是……班機竟然誤點……」朱國庸穿著一身黑色風衣,看起來有些懊惱。

    事情變的有些麻煩了呢……

    「先生,不好意思。」不知何時,一群黑色保鑣已經悄然包圍在了他的身旁。

    「嗯。」朱國庸點了根菸。

    「我們接獲線報,你疑似有攜帶槍械的嫌疑,麻煩請跟我們走一趟。」男子表面上看起來是客氣,但語氣卻是很不友善。

    「是嗎?」朱國庸哂然一笑,依舊是雲淡風輕。

    不一會兒,七名保鑣全數倒地。

    只留下在地上的,一根燃燒不到一半的香煙。

    殺手,J,正式豋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