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嬿情緣第三章《你以為姊姊傻的》

    帶著狄韻在外頭亂飛的沈落年,自然是不知計處等人在廣場上很可憐的交互蹲跳,依舊以快速絕倫的速度往噩盡島直飛。

    「老頭,我看你怎麼一點都不擔心我的樣子。」狄韻看沈洛年剛剛在一旁就神色自若,微微挑眉。

    「嗯,反正誰娶到妳誰倒楣,我才不擔心這個。」沈洛年笑。

    「你這死老頭、臭老頭!還不想想誰是因為你被抓的,你這混蛋無恥下流骯髒卑鄙死沒良心@#$%^&* ……」狄韻又是對著沈洛年罵了一大串,這才忿忿的說:「臭老頭,停一下啦!」

    「幹麻,那個來是不是,火氣有夠大。」沈洛年回嘴。

    「去你的!」狄韻忍不住笑:「快點啦!我還要交代事情!」

    「媽的,等一下那幾頭蛟龍飛出來又要抓妳我可自己逃命。」洛年有些好笑。

    「死老頭,別詛咒我。」狄韻失笑,搖頭:「他們只是要抓你,跟我又沒關係。」

    狄韻說到這,突然瞪著沈洛年:「清嬿不是正在和你談情說愛,為什麼他們不抓她結果抓我?」

    「這……也許他們消息不夠靈光?」洛年隨口唬嚨幾句。

    「你這混蛋!」

    「……」媽的,為什麼又扯到我!

    沈洛年隨意找了個地方停下,在一旁等著狄韻。

    只見狄韻通訊對象一個又換過一個,看起來很是忙碌。

    沈洛年反正閒來無事,也就在一旁修煉精智力,反正閒著沒事,多修練一會兒也不礙事。

    就在沈洛年才進入冥思狀態沒多久,馬上就被狄韻叫醒。

    「臭老頭,你不跟清嬿聯絡聯絡?」狄韻問。

    「唔……」沈洛年倒沒想到這麼多。

    「真的是笨蛋一個……」狄韻嘆氣。

    「……」沈洛年卻也無話可說,只能乖乖認了笨蛋這個稱號。

    但他卻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問狄韻:「欸,黑心丫頭,妳是不是把我的身分洩漏出去了?」

    「哪有。」狄韻神色怪異的看著沈洛年,腦筋轉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清嬿知道了?」

    「只是在猜。」沈洛年瞪了狄韻一眼:「是不是妳說的?」

    「我哪有這麼無聊……不過知道了也好。」狄韻古怪的看著沈洛年:「我才想問你,你到底對清嬿有沒有意思,這件事總該告訴她吧?」

    「丫頭別管這麼多。」沈洛年揮手驅趕狄韻。

    「孤僻的死老頭!」狄韻還想繼續唸,就聽見沈洛年忽然自言自語:「是他們嗎……媽的!」

    「?」狄韻聽不懂沈洛年在念什麼。

    「丫頭,快點上來,那幾隻恐龍又來了!」洛年連聲催促。

    「恐龍是什麼東西……又是他們,煩不煩啊!」狄韻頗有微詞,但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還是聽話的跳到沈洛年背上。

    只見沈洛年炁息一鼓,澄黃碧綠閃耀,轉眼間就飛出了數千公尺。

    「欸。」感應到那四隻蛟龍正隱隱追著自己移動的方向,沈洛年突然發聲。

    「嗯?」狄韻看著沈洛年。

    「妳要不要考慮減肥?不然每次帶妳逃命都會被追上。」沈洛年說得很直接。

    「臭老頭……你、你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

 

    話說這兩人四腳……不對,是兩人四蛟,就這樣很莫名的在空中開始追逐。

    沈洛年連忙拔高飛行高度,想趁對方接近的時候找出空隙逃脫,但四隻蛟龍也不是笨蛋,看沈洛年在空中飛,也不急著追,只是跟著沈洛年斜飛,雖然這樣子包圍速度較慢,卻也不容易產生破綻。

    他媽的……

    如果現在只有沈洛年一人,面對這四人的包圍當然是輕輕鬆鬆就可以穿過去,但是現在身上加上了狄韻的重量,卻又另當別論,而狄韻現在卻也想不出好辦法,除了柳眉輕蹙外還是無計可施。

    就在兩人各正苦惱時,突然一道雄渾的青雷炸開,落點不偏不倚就是四龍前進的方向,四龍每個見到那雷電人人都是面容變色,同時舉起手中長戟,多了一分警惕。

    雷術?洛年揚眉。

    狄韻眼見情勢改變,連忙在沈洛年耳邊低聲道:「老頭,趁現在快跑。」

    沈洛年當然也不是傻著,看四人……還是四龍……反正隨便,既然敵人在發楞當然是開溜的好時機,當下二話不說就馬上逃跑。

    四人當然又追了上去,但是沈洛年周圍突然開了一道玄界之門,雷光隱隱乍現,且隨著沈洛年的移動而改變位置,四人當然也不敢追的太緊,只能在後頭慢慢跟。

    但沈洛年就算背著狄韻依舊是何等神速,沒幾分鐘,與四人的距離就拉開了好一大截。

    計楚看沈洛年就要溜走,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一咬牙,一道炁劍將前方的玄界之門破壞,而那位高手卻也沒有放出雷電,甚至也沒有再開一道玄界之門。

    成了?

    四人鬆了口氣,而背著狄韻的沈洛年則是大吃一驚。

    這幫手到底是怎樣?要幫不幫的,這下可好,等一下又要被追上了……

    在四人又要展開追逐的同時,又是一道大落雷不偏不倚的打在計楚身上,接著連續不間斷的放雷,將他電的眼冒金星,外酥內嫩。

    此時,一個悠揚的女聲響起:「誰敢欺負我們家洛年?」

    好熟悉的聲音……這……

    沈洛年此時自然是顧不得逃命,身影在空中猛然一滯。

    他有些不敢置信的轉過頭,只見那女子身穿藍色旗袍,一頭長髮垂瀑,明亮的鳳眼閃動靈氣,姣好的面容上帶著微彎的笑容,成熟媚人的的曲線,以及那藏在旗袍下若隱若現的的修長美腿,不就是他千里遠到龍宮卻無法尋覓到的那一人嗎?

    還能夠是誰!

    「知道我是誰嗎,你們這四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女子笑,單手扠腰。

    沈洛年看著那身影,梗在心中的兩個字卻是遲遲無法說出。

    女子轉頭看向沈洛年,眼神中帶著兩分幽怨、三分嗔怒,更多的,卻是柔情似水。

    還能是誰?

    讓沈洛年如此朝思暮想的,除了「她」以外又能夠是誰!

    九尾天狐──天仙懷真是也!

 

    「懷真!」要不是情勢逼不得已,沈洛年真想直接拋下狄韻,飛到懷真身旁。

    真是上天捉弄人啊……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仙狐懷真!?」四人對看一眼,個個不是大吃一驚,就是面露難色。

    面對眼前的天仙,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天仙的強大戰鬥能力他們四人從小耳濡目染,自然是了解的清晰透徹,更何況,仙狐懷真可是王母寵兒,就算僥倖以多對一的優勢打傷人,也不能保證王母會不會率領大軍前來興師問罪,但是……

    不抓沈洛年,他們也不能交代啊啊啊──

    看四人還停在空中,沒有離去的意思,讓懷真有些惱火。

    要不是現在不能動手,她早就衝過去把四隻蛟龍小子給狠狠揍一頓,哪還用站在這邊等人!

    「要跑嗎?」計羅問。

    「……」在計楚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突然一道玄界之門大開,一隻渾身帶著元素光焰的火鳥破空而出,把毫無防備的四人嚇的雞飛狗跳。

    剛剛那下可不是吃素的,所需要的功力與道行沒到天仙境絕對無法使出,但一個人又不能同修兩種玄靈……

    這下四人膽顫心驚,不再留戀,妖炁鼓盪間,連第二個幫手是誰都沒看清就夾著尾巴溜之大吉。

    而沈洛年看到來人,更是鬆了口氣。

    「敖歡?」沈洛年有些訝異。

    「沈兄弟。」敖歡咧開了嘴,但目光看到狄韻時笑容卻是整個僵在那兒,就像被石化似的。

    「別理歡小子。」懷真拉著沈洛年飛到一旁小島,停了下來。

    兩人凝神對望,一時難以言語,天地萬物彷彿一切皆不存在,只剩下兩人於此……

    沈洛年這時早已放下狄韻,過了良久,這才有些艱難的開口:「怎麼不用輕疾通知我?」

    「臭小子!你壞蛋!」懷真這才淚眼汪汪的撲倒沈洛年,語帶委屈的說:「你在外面偷吃,我都知道了!」

    「……」當初不是妳叫我去找女人嘛……女人的話果然不值得信賴……

    「還有,那個女的是誰?是不是又你的情人?」懷真指著狄韻說。

    「媽的,她哪有可能……先放開啦,這裡有四隻眼睛在看呢……」還不習慣這個樣子的沈洛年,一時有些尷尬。

    「哼……」懷真心不甘情不願的從沈洛年的身上離開,雙手盤胸看著沈洛年,眼眶還有些紅潤:「今天給我說清楚。」

    「這……說來話長啊……」沈洛年只好硬著頭皮很認真的把他醒來的經過從頭到尾說了一遍,殺犬戎,鬥赤濤,遇上實驗狂敖容,武癡敖歡,以及不知道為什麼惹上恐龍……其實是蛟龍的四兄弟。

    「反正你最後還是去找女人!」懷真聽到最後氣鼓鼓的說。

    「這不是妳自己說的嘛……」沈洛年很小聲的咕噥。

    「臭小子,你不要以為我聽不到!」懷真捏著沈洛年的耳朵,拉的他直叫疼。

    站在一旁敖歡現在完全把兩人當作空氣,心神只放在眼前這個嬌小的可人兒。

    她……為什麼長的跟「她」如此相像……

    狄韻倒是沒發現敖歡正盯著她猛看,而是把心緒放在要先傳訊回歲安城,還是要先跟清嬿連絡。

    照這老頭和那女妖怪……好吧,女天仙的相愛程度,清嬿要來搞破壞已經幾乎是impossible

    簡單來說,是沒希望了。

    話說這老頭之前有說過,他去龍宮是為了找女人……應該是找情人,反正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依照這老頭的個性,一定打算找到女人後就開溜!那麼人族怎麼辦?歲安城又該怎麼辦?而且這老頭根本就不打這些國家存亡大事放在心上!

    懷真和沈洛年在旁邊你儂我儂的好一陣子,這下沈洛年才看著懷真說:「好吧,現在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回歲安城啊!」懷真用著一種看著笨蛋的表情看著沈洛年。

    「妳一去我身分就曝光,這樣哪還能混。」沈洛年可不想自己待的地方整天有一群闇神仰慕著跑過來敲門要簽名。

    「那打招呼完就趕快跑啊,反正又沒人追的上。」懷真笑。

    「唔……也對。」沈洛年轉念想想,反正自己待在歲安城的目的就是為了要找懷真,現在人找到了,理所當然再待也說不過去。

    只是……黃清嬿那邊有些難交代呢……

    這樣一個好好的女孩子,這樣跟她說分手就分手還真挺捨不得,況且她最近……看自己的眼神慢慢變了……

    「你,真的是沈凡?」

    這個問題,還沒有回答她呢……

    沈洛年想起與黃清嬿近來相處的種種,臉上不免多了抹微笑……

    「你這小子發什麼呆,又在想那個姓黃的女人對不對!」懷真看沈洛年在一旁詭異的傻笑,嘟著嘴說。

    「嘖嘖,真的要跟她分手?」沈洛年苦笑。

    「對!分手分手!」懷真雖然嘴巴這麼說,背地裡卻是偷偷憋著笑。

    「這……」沈洛年眼睛轉了轉,突然說:「要不要抓抓?」

    「好!」懷真露出欣喜的笑容,正想縮入沈洛年懷中,卻是突然一驚,又睨著沈洛年:「你別想轉移話題,你和那個姓黃的女人怎麼辦?」

    「唔……」沈洛年一副「被抓到」的表情,看的懷真很是想笑。

    不行,要忍耐,他讓自己等了一百年不玩玩捉弄捉弄他怎麼可以。

    看沈洛年很努力的抓著頭髮,懷真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眨呀眨的,已經快要憋不住笑。

    「呃……除了分手還有沒有其它的辦法?」洛年忍不住問。

    看沈洛年一臉認真,懷真終於掩嘴笑了出來:「騙你的啦!記得要每天幫我抓抓就好!一天要兩次……不對,要三次,早餐午餐晚餐都要,心情好的時候還要加宵夜和下午茶!」

    「……」沈洛年無言。

    媽的,就算清嬿再怎麼成熟,聽到這種要求還是會醋勁大發吧……到時候兩個女人要是為了搶男人打起來就糟糕……

    被晾在旁邊的狄韻看兩人講了一個段落,這才走過來說:「欸老……洛年,這位就是……」

    「我是懷真,妳是……」懷真笑嘻嘻的看著狄韻。

    狄韻甜笑:「我叫狄韻,那個懷真阿姨……」

    「要叫姊姊。」懷真馬上糾正。

    這狐狸……都活了幾萬歲了還計較這個……洛年暗暗好笑。

    「懷真姊,我有點是想跟他說,方便嗎?」狄韻一貫的微笑。

    「嗯。」懷真很大方的把沈洛年出借:「要打要罵都可以。」

    狄韻見狀,不管微笑的懷真,拉著還站在一旁發楞的沈洛年,連忙把他拖到距離懷真很遠的地方,這才說:「臭老頭,你想帶她回歲安城?」

    「不然呢?」沈洛年不解。

    「那清嬿怎麼辦?」狄韻追問。

    「她說只要每天幫她抓抓,其他我和清嬿她都不干涉。」沈洛年說的很理所當然。

    「……」狄韻難得的陷入沉默。

    先不管什麼是抓抓,但真的有女人會這麼大方讓自己的男人去跟其他女人卿卿我我?好吧就算真的有好了……

    「那我媽和我怎麼辦?」狄韻望著沈洛年。

    「啥?」沈洛年訝然。

    「啥什麼啥!」狄韻一腳往沈洛年踢過去,踢空的同時低聲罵:「臭老頭!難道和你跟我媽在一起?我順便叫你老爸?這樣就算了,你又多帶一個女人回來,跟清嬿又不清不楚,你這腳踏三條船的混蛋!」

    沈洛年這才想起,自己「闇神」的身分正被誤會為狄純之夫、狄韻之父,這種時候現說破自己身份準沒好事……

    「奇怪了……」洛年大惑不解:「明明就不是我捅出來的婁子,為什麼最後麻煩的人卻變成是我啊……」

    「我怎麼知道。」狄韻輕笑,微噘著嘴說:「你不幫我和我媽了?」

    沈洛年有些為難的雙手插腰。

    這對母女真是自己的剋星……一個害自己變成採花大盜外加殺人不眨眼的大魔王;一個是害自己莫名奇妙得當老爸,還被老頭老頭的叫,真是夠麻煩了……

    在遠處的懷真,自然是聽的到這裡的對話。

    別忘了,仙狐那雙耳朵可是很靈敏的。

    「這小子……果然被他遇上的都沒好事。」懷真看著遠處又在苦惱的沈洛年,忍不住搖頭失笑。

    敖歡依舊發楞。

    「欸,說句話吧?」懷真看向敖歡,卻發現他雙眼直楞楞的看著遠處的狄韻,靈魂像是被勾走似的,不動如山。

    「喂!」懷真猛搖了幾下敖歡,眼見他毫無反應,一個響雷打在他眼前,敖歡這才大夢初醒似的揉了揉眼睛。

    「要走了嗎?」敖歡看起來有些錯亂,很顯然剛剛的事他都視如不見。

    「走你個大頭!」懷真在敖歡額頭上猛彈了一記爆栗,敖歡這才完全進入狀態。

    「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嗎?」敖歡摸了摸頭,看起來很憨厚──很呆。

    「還敢問我。」懷真毫不客氣的盤起胸:「說,你是不是突然墜入愛河了?」

    敖歡仍然一頭霧水:「啥?」

    「還啥!」懷真很用力的打了敖歡一下:「你傻傻的看著小女生看了快要十來分鐘你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不是……」敖歡看著狄韻,微微蹙眉:「只是她長的跟以前和我交往的女孩很像……」

    「以前。」懷真抓住了關鍵字。

    「呃……」敖歡意識到自己不小心脫口而出的話,連忙乾笑想打哈哈混過去:「哈哈!沒有啦!哈哈哈……」

    「= = ……」懷真眼睛逐漸瞇成傳說中的一條線:「你以為姊姊傻的?」

    「哈……哈……」敖歡的額頭滲出一滴冷汗。

    「乖乖跟姊姊說!姊姊不會說出去的……」懷真甜笑:「不然──我就跟王母說,你在外面搞地下情,還搞大了人家肚子……」

    「這……」敖歡當下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