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嬿情緣‧第五章《我不是你孫子!》

   擎天塔上,葉瑋珊處理著繁忙的政務,秀眉微蹙,模樣看起來很是可人。

   忽然,司令室的門被敲了兩聲,瑋珊抬頭,和聲說:「進來。」

   「唔……那個,打擾了。」一名身穿紅袍的男子走了進來,後頭跟著一位美艷女子,葉瑋珊一笑,站了起身:「終於要說了嗎?」

   「真是……我就知道妳已經看出來了……」洛年無可奈何的笑。

   「你啊……不適合演戲。」瑋珊明眸轉動,露出了外人從不曾看過的笑容。

   「瑋珊妹妹,好久不見。」懷真笑嘻嘻的說。

   葉瑋珊微笑:「懷真姊,好久不見。」

   「過的好嗎?」懷真看了看周圍:「建設的不錯。」

   「嗯。」葉瑋珊望著懷真:「懷真姊,妳……妳又要和洛年離開嗎?」

   「你們不需要洛年嗎?」懷真輕側著頭:「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帶他走囉。」

   葉瑋珊一愣,懷真笑著繼續說:「如果犬戎那些小嘍嘍過來的話,洛年多少可以擋下一群吧。」

   聽到此話,葉瑋珊一喜:「懷真姊願意……」

   「反正現在他不怕妖仙,打狗之類的應該沒問題吧。」懷真眨眨眼:「先不要談這個,妳不把這事情跟其他人講嗎?」

   葉瑋珊含笑說:「是,我現在馬上通知其他八聖。」

 

   又過了十來分鐘,其餘八聖紛紛趕上塔,每一個人的表情每每都既是驚訝又是尷尬。

   洛年看了倒是哭笑不得,只能胡亂點頭:「嗨。」

   張志文是吃驚張大了嘴,彷彿還不能接受事實。

   相對來講,侯添良和吳配睿倒是很淡然,但那股微笑讓沈洛年看了是很不習慣。

   媽的!不要用這麼慈祥的眼光看我好嗎!我不是你孫子!

   狄純和賴一心則是一臉笑容,賴一心雖然有些尷尬,但還是笑著說:「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什麼一定不會有事,差點就掛了好嘛!你這陽光娃娃臉木頭!

   瑪蓮倒也是呆在那兒,彷彿一座雕像,只差沒有刻著幾年幾月幾日的底座,與張志文的樣子相去不遠。

   奇雅則沒說什麼,兩人百年重逢,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彼此相望一笑,倒是讓在場不少人都回過了神。

   瑪蓮首先回過神來,有些訝異戳了戳奇雅的手。

   奇雅又隨即皺起了眉頭:「?」

   「為什麼你們兩個每次見面都會笑啊?」瑪蓮呆呆的問。

   「不然要哭嗎?」奇雅莞爾。

   「妳怎麼一點都不驚訝?」瑪蓮又戳了奇雅軟嫩的腮幫子,一臉看到外星人的表情。

   「無聊。」奇雅白了瑪蓮一眼,悶著聲不說話了。

   「奇雅……」瑪蓮哀號。

   洛年看著兩人的互動,淡笑著。

   有些事,即使過了百年,還是不會變呢……

   「洛年,這百年來,你人在哪,我們找你找的好辛苦呢。」吳配睿微笑,看起來很有奶奶的款。

   「……」這、這……就算想要罵人也罵不出來吧……

   昔日的老友,現在人人都子孫滿堂?這是哪招?

   看沈洛年臉上表情變化豐富,葉瑋珊輕笑,神采飛揚。

   「嗯?」奇雅有些訝然。

   這百年來執政,葉瑋珊總是維持著不苟言笑的樣子,縱使有笑容,也只是為了應付各種大小場面,如此真誠的笑容,奇雅已經好久沒有看過了。

   不過話說回來,他還真是一點都沒變,除了一開始留的那鬍子……

   奇雅嘴角微微上揚,目光有意無意的在沈洛年下巴繞了一圈,恰恰好對上沈洛年的眼光,兩人心照不宣,只是眼神交會,沒有多開口。

   「好啦,看夠了沒?現在輪到我說話了吧?」懷真依舊笑瞇瞇的,眼神有意無意的往洛年飄了過去,那意思好像在說:臭小子,一次給我勾引這麼多女人,回去給我好好交代清楚!

   沈洛年乾笑了幾聲,背脊滲出一股涼意。

   這……叫做所謂魚與熊掌不能兼得,不對,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懷真看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清了清嗓子,沒想到懷真平常說起話來看似頗不正經,十句裡有九句都是在胡謅,沒想到真說起故事來,還真挺有說書人的架子,不過故事當然跳過了沈洛年被吸乾的那一段,當眾人聽的正起勁,連奇雅都感到頗有興致的時候,懷真突然一個停頓,轉頭問沈洛年:「是誰找到你的?」

   沈洛年一臉怪異:「艾露啊,怎麼,我沒跟妳說嗎?」

   「艾院長?」葉瑋珊訝異。

   「她怎麼沒有通知我們?」吳配睿問。

   「那個時候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我救活,可能怕麻煩就不說了吧。」沈洛年亂猜。

   葉瑋珊輕笑:「真是,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啊!」

   沈洛年翻了翻白眼,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看沈洛年有些負氣的悶不吭聲,葉瑋珊看著他,不知不覺將眼前這個男子和百年前他的身影相互重疊,憶起百年前往事,點點滴滴,歷歷如繪,一切彷彿都只是南柯一夢,莊周夢蝶,眼前情景感覺彷彿只是在夢中才會出現,卻又是無比真實。

   莊周夢蝶舞蹁躚,夢醒方知對枕眠。身外夢生化蝶去,修成圓覺即出樊。

   人生如夢,歲月如梭,光陰催人老,時光不待人……

   就算這樣,又如何呢?

   看著他,整個人生,就此了無遺憾了。

   葉瑋珊望著沈洛年,心中一陣漣漪四起,當初對他的感情似乎又從記憶中被喚了出來……

   打斷兩人的靜默,懷真輕咳了幾聲,又說:「這幾天除了我待在洛年的房間以外,還會有一個人哦,不介意吧?」懷真眼睛轉了轉。

   「不會,可是為什麼?」葉瑋珊問。

   「你們這擎天塔太不安全,我得帶個保鑣才行。」懷真笑。

   「保鑣?」在場的人都是訝異。

   這能夠隻手擋住刑天攻擊的女子,竟然還有所謂保鏢?

   「天仙級的。」懷真含笑說:「出來啦,歡小子。」

   眾人大感不解時,只見司令辦公室門被推開,一位俊俏青年走了進來,他臉上帶著笑容,看起來竟有些神似賴一心。

   「我道號敖歡,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敖歡笑了笑,突然目光轉向賴一心,有些訝異的說:「你也有尊伏之氣?」

   賴一心一頓,才正要說話,葉瑋珊就打斷他問道:「道長莫非是虯龍一族?」

   「嗯。」敖歡咧了開嘴,正有些好奇的打量眼前的人時,忽地,他的笑容僵在了那兒,視線停留在那嬌小的身影上,整個人彷彿被石化了一般,遲遲無法開口。

   所有人順著敖歡的目光看過去,只見狄純臉上微紅,想要找地方遮掩,但在眾目睽睽之下卻又抽不開身,整個人又窘又急,視線對上敖歡時,眼神帶著兩分不平,三分幽怨,更多的,全都是不可置信與懷念。

   百年後的這些人是何等機敏,從兩人的反應不免就能隱隱推敲出兩人之間,一定有著非比尋常的關係。

   只是這百年來狄純除了在擎天塔上活動以外,幾乎沒有獨自離開過歲安城……難道是去巡查東大陸時認識的?不對,如果只是有過一面之緣,那兩人的反應怎麼可能會是如此?

   但如果不是這樣子,卻又解釋不通……不,還有一個可能。

   難道說,二十年前,狄純抱回來的那個女娃兒,就是……

   這假設似乎有些大膽,但如果這樣解釋又意外的合理,為什麼只要提到狄韻的父親身為母親的狄純卻始終都不敢說出口,只要想到這件事便是低聲啜泣、淚如雨下。

   是的,五十年前,李翰還未成為屍靈王時,他對妖怪的恨意早已在軍隊中悄悄蔓延開來,更何況在軍隊中,父母被妖怪奪走性命的遠不只他一人。

   或許是在妖族面前強大的無助感下,轉變而成的恨意;或許在兩大種族對立的情況下,彼此和對方之間只能是勢不兩立;又或者是因為在毫無抵抗能力的原因下,藉由恨,可以稍稍紓緩心中的無力感,並將它轉變為力量。

   在軍隊中,鷹派總是比鴿派更佳趾高氣揚,所以,龍宮侍女會被士兵瞧不起,所以狄純的天仙情人是永遠的秘密……

   葉瑋珊看眾人一片靜默,於是眼神示意,所有不相干的人紛紛離去,眼前只留下了敖歡、狄純、沈洛年、懷真與葉瑋珊本人而已。

   沈洛年瞥了敖歡一眼,一副「你自己解決,我不能幫你」的樣子,敖歡可苦了臉。

   而狄純卻也只是微側著頭看著敖歡,臉上表情變的淡然,兩人又陷入了一片靜默。

   「那個……小、小燕?」平時神經大條……應該說豪放不羈的敖歡,在狄純面前竟然是有些結巴。

   「隨便敖歡殿下怎麼稱呼。」狄純的表情依舊冷淡。

   「小燕……別這樣……」敖歡低下身段。

   「笨蛋。」沈洛年在敖歡耳邊低聲道:「她是狄純,燕仙狄純,十聖之一,什麼小燕。」

   敖歡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狄純卻是負氣轉身,跟葉瑋珊嘀咕幾句後,就先行下塔了。

   「小純,等一下啊!」敖歡一急,也不管什麼人族女帝在不在場之類的,就連忙飛奔去尋找狄純的身影。

   懷真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圈,說:「我去看熱鬧,你們慢慢聊。」話說完,懷真也是溜了下塔。

   現在在場的,只剩下葉瑋珊和沈洛年。

   「嗯?」葉瑋珊微笑,一雙清亮靈動的雙眼凝視著沈洛年。

   「……」沈洛年選擇保持緘默。

   「幹麻啦,看到我都不說話。」葉瑋珊嘟著嘴,若不是她身穿一套戎裝,沈洛年眼中就要將她與百年前的那個動人女孩的身影交疊在一起。

   「呃……」沈洛年搔了搔頭:「妳跟一心分手了?」

   「這不是一個好的開場白。」葉瑋珊笑。

   「我一向不大會說話。」沈洛年很認真。

   「我知道啦!幹麻看到我就那麼緊張……」瑋珊微側著頭,明亮的眼眸閃呀閃的:「看到我不高興嗎?」

   「不是啦!」洛年連忙否認。

   媽的,又被誤會就慘了。

   「那你為什麼一直擺著一張臉……」瑋珊目光微垂,看起來很是委屈。

   「我……」洛年急著猛抓頭,但他口齒又不是很伶俐,想不出方法,頭髮倒是一下子被他抓掉了好幾根。

   看洛年一臉困難,瑋珊憋了一會兒,但最後還是噗嗤一笑,含笑說:「傻瓜,跟你在玩的啦,幹麻那麼認真。」

   「……」洛年一臉火大,但看著瑋珊的容顏卻又發作不出來,最後只能悶聲:「沒事我要走了。」

   「等一下啦!」瑋珊急忙抓住洛年的手:「我還有事要問你。」

   「又幹麻?」洛年臉色看起來很難看。

   「那……那個……」瑋珊猶豫了一會兒,有些忐忑的問:「我百年前,有給你留言,你……好像沒看……」

   「我……」沈洛年原本正要開口,但他心念一轉,改口說:「聽了,怎麼了嗎?」

   瑋珊小臉唰的一下變紅,原本一向冷靜沉穩的她,現在卻是無法鎮定。

   他聽了,他聽了……

   洛年倒是沒料想到瑋珊的反應會如此變化,但他卻依舊很淡定的說:「嗯?」

 「你……我、我……」瑋珊囁嚅,聲音越來越小,臉上也開始發熱。

   洛年看瑋珊這個樣子,卻也是一驚。

   這,這什麼氣息,不該有的那一種嗎?

   雖經過了百年,但葉瑋珊的體態,臉龐,卻是沒有太大的變化,依舊是個美人胚子;現在沈洛年被她透露出的氣息擾亂,一時卻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跳,有些怦然心動。

   靠!這女人怎麼過了一百年還是一樣這麼誘人的樣子,他媽的!

   「你……你全部都聽了?」葉瑋珊小心的對上洛年的目光,嬌羞的神態讓沈洛年看的有些臉紅。

   「一、一半左右啦。」洛年胡謅道。

   瑋珊微咬著下唇,看著洛年,一時間是臉紅,是惶然,又是羞澀。

   洛年嚥了口口水。

   總不會祖孫兩人為了搶男人打起來吧……這樣可真麻煩,不過自己要選哪一個呢……喂!回神!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幹麻用那樣的眼神看我……」瑋珊看洛年的眼神有些怪異,微噘著嘴說:「我才不跟外孫女搶老公呢,想到哪裡去了。」

   「……」讀心術不是我的專利嘛!鳳凰你唬人啊!

   看洛年臉上寫著「妳怎麼知道」的,瑋珊嫣然一笑,和聲說:「以後,沒事不要躲起來,可以上塔陪我,找我聊天啊。」

   「這……妳不是很忙嗎?」洛年問。

   「我權力已經要交棒了,一陣子過後會很無聊。」瑋珊望著洛年笑:「這是你欠我的!」

   洛年一愣:「什麼時候?」

   瑋珊搖頭不語,臉上依舊噙著一抹笑。

   嘖嘖,現在是……一個清嬿還不夠,連瑋珊也跟著一起來?原本只是想要逗逗她,看她會不會生氣的,結果反而抱得美人歸?媽啦,女人怎麼這麼難懂?

   「好啦,沒事我真的要走了。」洛年下了決定說。

   「再等一下啦!」瑋珊走近洛年,有些羞澀的說:「你……把眼睛閉起來好嗎?」

   「幹嘛?」洛年詫異地問。

   「閉一下嘛……」瑋珊笑說。

   看洛年乖乖閉上眼睛,瑋珊心中一暖,那雙手繞過洛年的腰,靠在他的身上,擁抱著他,柔軟的身體就這麼貼在他的身前。

   「瑋、瑋珊?」洛年吃驚地說。

   頭側貼著洛年的胸膛,瑋珊沒有說話,就這麼抱著他,眼中流露出懷念的神情。

   洛年也無可奈何,就這麼擁著瑋珊,那雙手逐漸環住瑋珊的腰。。

   「歡迎回來。」葉瑋珊聽著沈洛年堅定的心跳,輕聲說著。

   「笨蛋。」沈洛年無奈的搖頭,嘴角浮現難見的笑容。

   瑋珊含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