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記憶中的房間,還是宛如印象中那抹純淨的白,她找了個靠近窗邊的位子坐下,好似心無懸念,又似若有所思。

   「卡布奇諾?」韓星源微笑,在她的桌前放上了一杯熱咖啡。

   「謝謝。」她接過了咖啡,感覺手心的溫度還有些燙,便不就口。

   「最近過的好嗎?」他微笑,啜飲了口他為自己準備的拿鐵,靜靜的坐著,宛如夏日的晚風,涼爽、卻又不失夏日的氣息。

   「還不錯。」唐心妍也報以微笑,之前有些陰鬱的情緒被他的笑容一掃而空。

   「大學忙嗎?」他問,手中的咖啡杯輕觸陶瓷圓盤,清脆的聲響宛如銀鈴輕擊,敲開了夏夜的寂靜。

   「嗯……一點點。」她說,反問道:「你有考慮要考哪一間大學嗎?」

   「看洛年考哪一間。」他溫和的笑,給人一種足以沉澱心思的感覺。

   「也對。」她輕笑,沒有多做追問。

   氣氛很快又恢復一片靜謐。韓星源品味著拿鐵,像是在思考著該說些什麼,還是不該說些什麼,而唐心妍見他不語,一時無法打破沉默,只能望著窗外的天空,又是一陣烏雲密佈。

   煞地,天空炸下一道響雷,伴隨而來的是一聲轟然巨響,其聲勢之大嚇的唐心妍手一個不穩,咖啡杯掉在地上,硬生碎裂。

   「有沒有怎麼樣?」韓星源站起身,速即走到了她的身旁,只見杯中的咖啡濺了一地,而白色的咖啡杯也碎裂成數塊,四散在周圍的地上。

   「沒事……」她微微搖頭:「對不起,又給你添麻煩了……」

   「一點小事而已,別放在心上。」他溫存的微笑,只是說道:「妳的衣服……」

   唐心妍目光往下一看,只見白色的衣擺上被咖啡給灑了一片,斑斑點點。

   「可以借一下浴室嗎?」唐心妍問。

   「可是衣服……」

   「可以借你的來穿嗎?」她眨了眨眼,含笑道。

   停了片刻,他隨即綻開一抹笑:「當然可以。」

   等到真正盥洗完畢,已經接近十一點鐘,對面的大廈幾乎全棟都沒了燈光,只剩下些微幾戶的燈光稀疏的亮著。

   「源?」

   聽見來人聲響,他回頭一望,她正笑吟吟的站在她的面前,眼中還迷矇著些許水氣,髮稍微濕,雙頰泛著些許微暈,正秀色可人。

   「還習慣嗎?」他微笑,看著她穿著明顯比她還大一號的衣服,衣擺正好蓋到她雪白的大腿根部。

   「大了一點。」她笑,臉上的紅暈更濃。

   「看的出來。」淺笑著說,他領著她進了他的房間,讓她坐在床沿:「我家只有兩個房間,一個被我當作儲藏室用了,這間就先讓妳睡一晚吧。」

   「你又要睡客廳?」她還記得上一次的光景。

   「沒關係的,很多時候我也常常在客廳不小心睡著。」他笑著。

   述地,又是一陣霹靂直響,白光畫過天際,在遠處的地面落下。唐心妍下意識的捂住耳朵,閉上雙眼,直到數秒過後才又慢慢睜開眼睛。

   有些怯懦對上他的視線,她將臉別開,不讓他看見。

   「妳會害怕打雷?」韓星源輕聲問,柔的像似一潭清水。

   「嗯……」細諾蚊納的聲音輕響,她低聲說道:「讓你看笑話了。」

   「會怕打雷的女孩子,比較可愛不是嗎?」他坐到她的身邊,望著窗外,靜靜說道:「老實說,我比較喜歡有些依賴我的女生。」

   「嗯?」

   「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也不需要一個獨立自主的女孩子來照顧我。」輕笑,他說著,很平靜,很溫柔。

   「太黏的你們男生也不喜歡不是嗎……」唐心妍說,眼中似有似無的閃過了些什麼。

   「嗯。」他不語。

 

   雨勢漸大,初始時而淅淅瀝瀝,而後雨聲漸響,綿密而不絕於耳,猶似金石相擊,更似大珠小珠落玉盤,其聲不止,綿延不斷。

   「今晚,雨應該不會停。」

   「嗯。」

   「我陪妳吧。」

   「嗯?」

   「這裡隔音不好,雷聲很大。」他輕聲淺笑,眼神柔和。

   「謝謝。」她柔聲說,心中有些溫暖,彷彿春風拂過。

   雨的夜裡,今夜,未安寧……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