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嬿情緣11

   「先扶他到床上,洛年他還有氣!」懷真心急的說著,清嬿連忙將洛年扶到床上。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瑋珊等人衝進房間,看到這情形,全都愣在那兒。

   「靠!洛年怎麼變成這樣阿?」瑪蓮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說道。

   「瑪蓮,不要再說了。」奇雅低聲說,看了清嬿那自責的神情,她大概知道了原因。

    過了百年,瑪蓮也不是那麼少根筋,她順著奇雅的眼光看了過去,也大概知道了原因,於是也沒有再開口了。

   「先把這命魂丹讓洛年吞下。」懷真說道,清嬿連忙拿起洛年手中的命魂丹,讓洛年吞了。

   「笨蛋…明明知道自己沒那個能耐,卻硬要去煉命魂丹…明明知道我會擔心,卻……就算用了命魂丹可以增加壽命,但也要知道自己有沒有足夠的壽命可以去提煉啊…我知道你是不想讓我擔心,可是先為自己想想吧,不要每次都為了自己身旁的人一昧的付出啊,洛年……」懷真看著躺在床上的洛年,喃喃的說著。

   「洛年…你總是為了我,不惜犧牲自己的一切,為什麼…為什麼你要為我這樣做…我不值得你這樣對我…只要你…你能陪在我身邊,陪我說話,這樣就夠了…為什麼…每次你總是擋在我的面前…默默為我承受一切,為什麼總是如此地勉強自己,不管有沒有那能力。洛年,為自己想想…好嗎?不要…不要再讓我看到你逞強的背影了……」清嬿的輕噎的低語,充滿著悔恨與無數的痛心,縱使她想為洛年做些什麼,卻總是無能為力,只能看著洛年默默的守護自己、為自己獨自攬下所有的一切……

   「我們先出去吧,讓洛年好好的靜養,我得先回去找王母一趟……清嬿你就留在這兒照顧洛年吧……好嗎?」懷真望著清嬿說道。

    清嬿沒有說話,只是坐在洛年的床邊,點了點頭。

    眾人也不好多說什麼,只好靜靜的走了出去。

    清嬿緊握著洛年蒼白的手,臉上佈滿淚水。「洛年…我求求你,快點醒來…如果你走了…我要怎麼辦……現在的我…沒有辦法活在沒有你的世界……」清嬿看著洛年,潰堤的淚水無法止住,現在的她,只能陪在洛年身旁,默默祈禱著,祈禱著洛年快點醒來……

    此時,黃清嬿耳中突然傳來葉瑋珊要求通訊,黃清嬿連忙擦乾了淚水,撫平紊亂的心緒,這才開口:「外婆,有什麼事嗎?」

   「清嬿,洛年醒了嗎?」葉瑋珊問道,黃清嬿聽的出來,葉瑋珊的聲音裡,有著一絲絲的恐懼,究竟是什麼會令外婆感到如此心驚,黃清嬿答道:「外婆,洛年…還沒醒。」

   「這樣嗎……好吧,沒事了,就先這樣吧……」葉瑋珊正想結束通訊,黃清嬿不管那麼多了,直接問道:「外婆,究竟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為什麼外婆你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害怕……」葉瑋珊愣了一愣,這才說道:「是…蛟龍浮殿…來到歲安城,已經引起了居民的恐慌……」

   「蛟…蛟龍浮殿親臨歲安城……他…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清嬿問。

   「這……」瑋珊沉思了許久,這才緩緩開口:「他們是來…搶親的,有一隻蛟龍…想把小韻抓回去當妻子……我們當然不同意,所以就要打起來了,我原本是想…叫洛年來幫忙的…他還沒醒就讓他靜養吧……」話說完,葉瑋珊就結束了通訊。現在的清嬿,心中一片錯亂,不知道該怎麼樣才好,她往窗外看去,外婆他們已經跟蛟龍打起來了……洛年…我到底該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清嬿輕聲啜泣著,話語中充滿了無助與徬徨,那盈滿淚水的眼眶…又再度決堤,才剛止住的淚水又忍不住串串滑落……

   「傻瓜,總是把責任攬在自己肩上,不會累嗎?」沈洛年輕摟著清嬿,輕聲說道。

    清嬿聞聲轉頭一看,洛年正看著自己,清嬿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情緒,就這麼撲在沈洛年懷裡哭了起來。自從知道沈洛年為了自己縮短了至少有百年壽命後,清嬿就一直十分自責,再加上長久以來一直找不到適當的人傾吐心事,累積多年的苦楚與自責這兩種情緒就這麼一次爆發了出來。

    看清嬿沒幾秒就哭成了個淚人兒,沈洛年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讓清嬿靠在自己的懷裡痛哭,過了好些片刻,清嬿才慢慢的收了淚,但清嬿似乎沒打算離開沈洛年的胸膛,就這麼把頭埋在他的懷中……

   「為什麼有心事都不找瑋珊說呢?一直悶在心裡會悶出病的呀!」沈洛年輕撫著黃清嬿的頭,緩緩說道。

   「外婆…外婆一直都很忙,很難抽出時間陪我,就算好不容易抽出了時間也只有短短二、三十分鐘,雖然有很多人願意聽我說,但有些事…給旁人聽並不適合…於是幾乎所有心事我都只能壓抑在心裡……」話說完,清嬿抬起頭,看著沈洛年,眼眶還有點溼潤。

    清嬿,一直都是這樣過的嗎……沈洛年看著清嬿,一時說不出話來……

    黃清嬿肩側輕靠沈洛年胸膛,有些難過的說:「洛年,你不用…不用對我這麼好,為了我…你付出的已經夠多了……今天你會這樣…都是我害你的…對不起…對不起……」說到最後,清嬿臉上佈滿淚水,那語氣不重的話語,卻帶著深深的悔恨。

   「傻瓜,我是自願的啊,妳又沒有逼我……」沈洛年笑著說道。

   「洛年…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我真的不值得你這樣做。」清嬿輕聲說著,低泣的聲音和破碎的言語緩緩的結合著。

   「因為我愛妳啊…妳不用在意我為妳做了些什麼…妳只要幸福、快樂,這樣就好了,不要再去想別的,好嗎?」沈洛年輕聲說著,那種種溫柔的話語給人的感覺是一種安全感,可以放心把所有一切都託付給他的感受,清嬿輕靠著沈洛年的肩,靜靜的留著淚……

    沈洛年輕輕拭去清嬿的淚水,說:「還不走嗎?清嬿?妳確定他們有辦法撐那麼久?別忘了我的感應範圍比妳廣啊…」外面激烈的炁息衝突、加上剛剛黃清嬿忐忑心亂的樣子,沈洛年不是沒注意到,只是剛剛清嬿那麼難過,洛年實在不捨就這麼打斷她,索性讓她哭個夠,但隨著瑋珊等人的炁息漸弱,令沈洛年越來越擔心……

    清嬿過了一會,才開口:「我剛剛有聯絡外婆,可是…無法回應……洛年,一切…就拜託你了……」洛年看的出來,清嬿其實很掙扎,清嬿掙扎的原因,洛年也明白,洛年握著清嬿的手,說:「不用擔心,我不會有事的,走吧。」話說完洛年就爆起炁息,帶著清嬿往戰場飛去……

    這個時候,瑋珊那兒的戰況十分糟糕……先是侯添良被擊倒,緊接著張志文、狄純都被打落,沒有了空中的干擾,蛟龍的攻擊越來越猛烈,瑋珊等人即將被逼到走投無路……

   「通通住手!」天空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所有人同時往空中一看,那不是別人,正是瑋珊他們的救星──洛年!

   「洛年…你終於來了。」瑋珊鬆了口氣,心中那塊大石頭也終於放了下來。

   「沈洛年,我們之間的仇還沒算呢!」計楚瞪著沈洛年,憤恨的吼道。

   「你有種就放馬過來,我就站在這兒等你。」沈洛年也不甘示弱的嗆了回去。

   「全部圍上去,別讓任何一個人溜了出去!」計楚一下令,所有蛟龍與騰蛇通通圍了上去,原本鬆散的陣勢變為嚴謹的佈局,乍看之下,真的是滴水不漏,無處可逃。

   「洛年,該怎麼辦?」瑋珊不安的問道。

   「別擔心,我自有解決的辦法。」洛年輕拍了瑋珊的肩,示意她不用擔心。

   「也該放絕招了……凱布利,型態變化!」話才一說完,凱布利就變成了一把寒光閃閃的利劍,蛟龍族看到這情形,都覺得暗暗不妙。

   「別怕!那小子只是唬人的罷了!全部進軍!」計楚一聲下令,所有蛟龍和騰蛇通通殺了過來。

   「不知道什麼叫做記取教訓嗎?也罷,天華˙幻劍凌影˙六月雪!」沈洛年化作十道身影,對著蛟龍殺了過去。

   「那幻影…並非真身啊…洛年這樣會有危險的!」一心焦急的說道,眾人聽了,不免暗暗擔心,洛年不會出事吧……

    只見沈洛年紅袍翻飛,在幾個閃身之間,被蛟龍與騰蛇團團圍住,但洛年身旁繚繞的劍影,也令蛟龍們不敢隨便接近。卻在此時,洛年突然爆出炁息,飛到了十公尺的高空,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時,沈洛年已經開啟了玄界之門,「星光燕華˙極天光牢」在蛟龍還沒回過神的同時,一大群光燕已經將他們團團圍住,令他們無法動彈。

    眾人看著這情形,全都瞪大眼睛,愣在一旁。張志文忍不住喊:「洛年你又開外掛,每次絕招都留在最後用,你想嚇死我們啊!」

    沈洛年正想罵張志文的同時,卻突然感到魔力大量流逝,難不成……守護陣被破解了?

    剛剛沈洛年先叫清嬿躲在林子,並且在她身旁布下了守護陣,以免被抓起來當成人質,莫非蛟龍已經找到了清嬿?

    就在此時,天空傳來了一陣威沉的聲音:「沈洛年,放了他們,否則…清嬿就死定了!」沈洛年往天空一看,只見計楚抓著清嬿,將一把長刀抵在清嬿的玉頸上,清嬿雪白的玉頸上被壓出了一條淡淡血痕。

   「放了她。」沈洛年瞪著計楚,緩緩的說道。

   「洛年…你不要管我,快走!」清嬿勉力掙扎著。

   「妳給我閉嘴!」計楚厲聲說道,同時清嬿的頸子上也滲出了絲絲血跡。

   「我在說一次,放了她!」沈洛年加重了語氣,並且拔出了天仙飛翼,爆出雙色炁炎。

   「你敢過來,她就會立即喪命,趕過來就試試看。」計楚看著沈洛年,露出了一抹狡詐的微笑。

   「你到底要怎樣?」沈洛年問。

   「很簡單,我只要你的命,只要你死了,我就會放了清嬿。」計楚說道。

   「洛年,別相信他…你快走…不要管我……」清嬿著急的說道。

   「不可能的……」洛年對著清嬿說道。沈洛年向計楚喊:「計楚,我答應你的條件。」

   「洛年,你別衝動,一定還有別的辦法。」葉瑋珊焦急的說道,但沈洛年只是搖了搖頭。

   「沈洛年,你把血飲袍脫下來,接著把龍珠影蠱放到一旁,然後把他們全部放了。」沈洛年只得跟著照做。

   「兄弟們,佈下冰晶陣!」計楚說。那些被放出來的蛟龍聽到命令,便拿出長戟,團團圍住沈洛年,剎那間,沈洛年身旁充斥著寒光閃閃的冰晶。

   「動手!」計楚一聲下令,所有冰晶全都往沈洛年的方位高速飛去,在一陣陣爆散雲霧中,沈洛年手中的血飲袍就這麼悄然飄下,而龍珠影蠱凱布利艷霎時消散的無影無蹤。

   「洛年!」黃清嬿哭喊著,但洛年卻毫無回應,那聲響就這麼迴盪在空中,慢慢消散。

   「哈哈哈!我終於除掉沈洛年了。」計楚仰天長笑,他接著說:「接下來就是妳了,別以為我會遵守約定。」卻在此時,黃清嬿身後的計楚突然消失,取代的是毫髮無傷的沈洛年,龍珠影蠱凱布利也環繞在兩人身旁。

    黃清嬿看到沈洛年沒死,忍不住撲在沈洛年懷裡哭了出來,她槌著沈洛年,罵:「討厭討厭啦!你每次都這樣,你…你不知道我會擔心嗎?你不知道我剛剛有多害怕嗎?你真的死的話我要怎麼辦?」沈洛年輕拍著黃清嬿的背,說:「傻瓜,不用為我擔心,我不是沒事嗎?」

    在一旁的蛟龍全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剛剛的冰晶明明確實有擊中沈洛年,為什麼他會毫髮無傷?這時沈洛年說:「也該把計楚放回來了。」

    而剛剛消失的計楚又突然出現在天空中,眾人不禁傻眼,這究竟是什麼戲法,沈洛年看大家疑惑的樣子,說:「這是鳳凰能力,空間移轉,你們剛剛打出來的冰晶,我全都移到別的空間了。」沈洛年又冷笑著說:「還想跟我打嗎?」

    記楚等人愣在一旁,但計楚馬上又回過神說:「不要怕他,我們人數佔了優勢,圍上去。」

    沈洛年拔出了天仙飛翼,準備應戰,但這時天空傳來了一陣柔和卻威嚴的聲音:「通通停手!」眾人往空中一看,不禁傻眼,竟是五…五古仙親臨?

全站熱搜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