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一打開房門,瑪蓮、奇雅、吳配睿、狄純、葉瑋珊全都跌了進來,清嬿看著眼前的情形愣著說不出話來,眾女原本想跑可是卻被洛年攔了下來,洛年盤胸笑問道:「妳們聽了多少阿?」」

   「呃……這個嘛……」瑪蓮尷尬的抓了抓頭:「小睿你說吧…」

   「這個…我…」吳配睿也慌了:「奇雅姊你說吧……」

    奇雅別過臉透出了一絲的薄紅:「小純你說吧……」

    狄純一呆也紅著臉說:「這個……讓瑋珊姊說吧……」

    瑋珊臉更是爆紅:「這個…這個…」瑋珊支支吾吾的說:「就是從你們說要…洗…洗鴛鴦浴的時候聽的……」

    洛年笑的更燦爛了:「嗯…很好,很誠實……」眾女原本鬆了一口氣但洛年又接著說:「可是…偷聽別人講話是不對的……」

    瑋珊顫抖的問:「洛年…你…想做什麼…」

    洛年拿起了天仙飛翼笑著回答:「沒什麼阿…只是想殺人罷了……」

   「啊──」眾女想要逃跑卻被洛年攔了下來,只見洛年陰沉的笑著:「哼哼…要先把手砍斷還是腳砍斷呢…瑪蓮…你已經第二次了吧?」瑪蓮緊張的直冒冷汗,其他人更是嚇的全身發抖,這時清嬿輕喚:「洛年~」

    洛年問:「怎麼了?你要就這麼算了嗎?」

    清嬿說:「算了……沒關係。」

    洛年於是把天仙飛翼撤了:「好吧……妳說了算。」聽到這句話,眾女這才終於鬆了口氣,不過她們每人都暗自想到:以後如果要請洛年幫忙就叫清嬿來說好了,有清嬿不怕洛年不聽話……

    既然洛年不生氣了,瑪蓮就得寸進尺的問:「洛年,你和清嬿已經上本壘了吧?」

    清嬿聽到這句話馬上羞紅了臉,洛年的臉也微微一紅。

   「哦……果然如此,原來昨晚你們已經乾柴燒成烈火、天雷勾動地火、生米煮成熟飯啦!配睿妳等著抱曾孫吧!」瑪蓮笑著說。

    洛年正想開口罵人,狄純已經笑著問:「恭喜阿!你們要生雙胞胎嗎?」

    瑋珊也笑著說:「什麼時候要辦婚禮阿?」

    這次竟然連冷冰冰的奇雅也開口了:「等屍靈滅絕後再來辦婚禮吧!跟如鴻一起辦來個雙喜臨門。」

   「外婆!」清嬿嗔道。

    瑪蓮興奮的嚷著:「讚!這個點子好!快把婚禮辦一半!」

    清嬿輕拉洛年的衣袖:「怎麼辦啦……等奶奶她們回去全歲安的人民一定全都知道了啦…」清嬿急的快哭出來了。

    洛年輕撫著清嬿的頭:「放心吧!我有辦法!」

    瑪蓮討論的正起勁時,卻突然聽到了洛年的聲音,只見他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變出了一個有大概約三顆籃球大小的石頭,只聽他沉聲說:「看到這石頭沒有?」眾人點了點頭。

    只見洛年用勁一捏,那石頭便化為塵粉,而且可怕的是,洛年並沒有用炁,瑋珊等人不禁打了一個寒顫,洛年冷笑道:「如果你們再講下去,再讓任何一個人知道,就是那石頭的下場。」眾女點頭如搗蒜,連忙封住自己的嘴巴,洛年看了,才滿意的笑了笑,陪清嬿走去飯廳。

    吃完早點後,瑋珊提議出去走走,於是眾人就走向森林,在林間散步。

    走著走著,眾人都很有默契的避開洛年和清嬿,讓兩人可以獨處,隨著眾人與兩人的距離越拉越遠,兩人手牽著手,走到一處樹蔭下休息。

   「洛年…你……」清嬿欲言又止,表情有點為難。

   「怎麼了?」洛年問道。

   「你會永遠留在歲安城嗎?」清嬿的心有些期待,卻又怕會受到傷害,洛年看著清嬿,暗暗嘆了口氣,看來…應該要告訴她事實了……

   「清嬿,如果…如果我有事必須離開妳身邊三年,妳…妳願意等我嗎?」洛年問。

   「洛年,為什麼你…你要問我這個問題?你…真的不行留在歲安嗎?」清嬿忐忑的問。

   「等三年過後,我會回來的。」洛年堅定的說道。

   「為什麼……那…那我跟你走。」清嬿焦急的說著。

   「清嬿,這次…妳真的不能跟來……妳還有美好的一片未來,不要因為我就放棄。」洛年說。

   「為什麼,你不是…你不是說要永遠陪著我嗎……」清嬿的眼眶裡,已經噙滿了淚水。

   「這次…如果我不走,全歲安的人民…都會死的……」洛年緩緩說道。

    清嬿啜泣道:「可是…可是……」

    洛年抱著清嬿:「傻瓜,我又不是不會回來了,而且我會跟你聯絡阿!」

    清嬿那還有些泛紅的眼睛看著沈洛年,躊躇了好一陣子,這才說:「你…你一定…要回來哦。」

    洛年笑著回答:「一定的…一定……」

    清嬿偎在洛年懷裡,兩人形影相依,一時間誰也沒說話,過了一會,清嬿才輕聲說道:「我一定會等你回來…不管是三年…還是五年…我都會等你…直到你回來為止。」

    洛年在清嬿耳邊輕聲道:「那等我回來,我們就結婚吧!」

    清嬿臉一紅,輕捶沈洛年的胸膛:「討厭啦!幹麻一直提這件事。」

    洛年笑著說:「瑋珊應該會希望婚禮辦的很盛大吧,不然妳要奉子成婚嗎?」

    清嬿一聽,羞的跳起身來追打沈洛年,沈洛年當然是拔腿就跑,兩人一追一逃了好一陣子,清嬿沒調整好腳步一個不小心就要摔倒在地,洛年回頭一望想扶住清嬿卻一個重心不穩就被清嬿壓在草地上,兩人的唇就這麼剛好應合在一起。

    一股強烈的電流穿透彼此的皮膚和身上的衣物,飛竄的流到清嬿的身子,清嬿一驚,想要站起身,卻反而被洛年壓在草地上:「這是妳先開始的,怪不得我。」清嬿本能性的掙扎,未料,洛年的手加重力道扣住她的腰,讓她連逃的機會也沒有。

    洛年的氣息讓她腦袋暈眩,呼吸沉窒,胸口發熱,清嬿突然失去所有力氣,無法掙紮,只能任由他圈緊自己,感受被他緊緊擁抱的力道。

    洛年溫柔的輕吮著清嬿柔軟水嫩的唇瓣,清嬿溫馴的順應著,洛年用舌輕頂她的雙唇,清嬿卻像是早已洞悉洛年的意圖,微微張口邀迎。

    感受到她的默許,他不假思索的將舌輕巧滑入她口中,放肆的汲取她的甜蜜。
    不可思議的柔軟,不可思議的嬌甜……

 他一手掌住她的後腦勺,一手輕擒起她的下顎,讓品嚐變得更順利。

 一股難以言喻的歡快感,從彼此的舌尖蔓延開來,充斥整個口腔,在協調的節奏裏,唇舌的進退纏綿,仿佛正在共舞著一曲探戈。

 洛年偷偷望向清嬿,發現她和自己一樣,陶醉的星眸微閉,沉醉之際,他吻得更歡烈了,帶著力道的手掌揉著她脊背,仿佛要將她揉進自己身體裏似的纏綿至極。

 直到兩人都快要無法呼吸時,他們才不得不分開,濃重的呼吸又急又喘,聽在彼此耳裏,煽情得令人臉紅心跳,空氣中彌漫著一觸即發的微妙氛圍……

 清嬿不住的喘息,而洛年也是,唇貼靠著她的耳際,壓抑的吞吐著屬於他的陽剛氣息,兩人就維持了這樣的姿態好半晌……

 滿臉紅燙的清嬿眨動長睫,怯怯的抬起明媚的眸,洛年溫柔的望著她,在他熾熱目光的注視下,清嬿不由自主的紅了臉。

    洛年輕輕牽起她的手,柔聲說道:「走吧。」

    清嬿掌心一暖,一股暖流流向心頭,兩人手牽著手,往眾人的所在方向走去……

全站熱搜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