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妖仙力戰屍靈,可是在屍靈壓倒性的戰力下,根本就無能為力,七個屍鬼的強大力量,連天仙也抵擋不住,在屍靈一波又一波的攻擊下,眾妖仙節節敗退,而屍靈所經的地方,全部都化為了片片腐土,屍靈的勢力逐漸擴張,而戰團也逐漸移到了歲安……

    「殺吧!怒吼吧!把弱小的人類通通化做屍靈吧!」屍靈之王大笑著。

    就在屍靈即將攻入歲安時,只聽一聲:「作夢!」六股強大的炁息往戰團直衝了過來。

    「蒼炎日無極」、「霜華之凍」、「鎮魂光雨」、「極雷天明閃」方圓十里內玄界之門大開,烈火、寒霜、極光、掣雷爆起,同時能增益效果的火鼠、冰蛇、星燕、電狐乍現,逼得屍靈連連敗退,眾人往空中一看,只見一頭紅髮,右手手上戴著一把紅色弓弩,穿著紅袍的東方男子;與有著銀藍長髮,五官俊秀,手持一把藍色長戟的西方男子;和有一頭金髮,身穿金縷薄衣,手拿金黃長劍的西方女子;以及一頭黑色短髮,身著西裝,指上套著紫色長鍊的東方男子飄浮在空。

    「白虎!」「青龍!」「麒麟!」「玄武!」眾妖仙驚喜的呼喊著。

    惱怒的屍靈王還想繼續進攻的同時,周圍突然一陣飛砂走石,一位有著黑色長髮,穿著白色長袍,手拿銀色長槍的東方女子;以及身穿血飲袍,手持藍色銀鍊的男子擋在七個屍鬼之前,七個屍鬼看到那藍色銀鍊,紛紛退了數百餘尺。

    「鳳凰!」「闇神!」妖仙們與人族同時欣喜的喊著!

    「怎麼了,不敢再前進了嗎?」沈洛年看著屍靈,冷冷的說著。

    「王母,五古仙與洛年手持的武器是什麼?為什麼屍靈會突然敗走?」懷真由於沒有經歷過屍靈大劫,完全沒看過五古仙化做人形,更別提五古仙手持的武器了,於是好奇的問王母。

   「白虎日燄,手戴的是煉獄虎炎弩;青龍星凍,手持的是寒冰龍凍戟;麒麟晨光,手拿的是星月麟光劍;玄武夜雷,所持的是電掣玄雷鍊;鳳凰月凰,手中的是永恆鳳魂槍;而洛年,他帶的是封印屍鬼的淨海天魂鍊,有了這些上古神器,局勢對我們十分有利,屍靈想再前進是很困難的。」王母看著眼前的局勢,終於放下心來,露出了一抹微笑。

    「以為這樣就能夠壓制住我們嗎?我們上!」七個屍鬼與屍靈之王分別站在八個方位,各自凝聚著一股龐大的力量,打算利用人數上的優勢一舉攻破歲安。

    「你們有絕招,以為我們沒有嗎?」屍靈之王怒視著五古仙:「殺!」

    「闇影寒霜!」「惡劣屍毒!」「紫紅邪焰!」「食腐蝠群!」「闇邪毒網!」「死黑爪!」「嗜血邪咒!」「魔魂逆襲!」一股股強大的闇屬絕招從八個方位襲了過來,眾妖仙正要放出妖炁護體時,只聽月凰喊了一聲:「洛年,別讓他們看扁了!」

    只見洛年手中泛起了耀目藍光:「傾聽神諭˙天堂之時!」剎那間,一陣炫目的藍光籠罩歲安,屍鬼們的攻擊撞擊到藍光之後就這麼煙消雲散,在屍靈之王還沒反應過來的同時,月凰緩緩說道:「現在,也該輪到我們攻擊了,我們上!」五古仙同時爆出炁息,向屍靈王那裏殺了過去,而七個屍鬼擋在屍靈王面前,不讓五古仙越雷池一步,五古仙也不追擊,轉身對七個屍鬼殺去。

    日燄利用著快速的移位,在古墓之王眼花撩亂時,同時從多方位發射出強而有力的箭矢,古墓之王被逼的一個身型不穩,想要閃避時,日燄抓住了這個破綻,一股帶著強大炁息與炎靈之力的箭矢射去「熾陽之火!」古墓之王被一股熱浪硬生生炸上,痛呼一聲,連忙穩住身勢,卻也不敢繼續進攻;而星凍揮舞著長戟,使周圍颳起了一道道冷冽的寒風,一成套連綿的戟法對著闇影騎士瞬間展開,一陣寒光急舞間,拿著劍的闇影騎士急速飛退,凝停在一旁就著麼與星凍對峙著;一旁,夜雷的鎖鏈忽遠忽近的襲擊,但寒冰妖后也不是省油的燈,靈動的身法令蘊含著強大雷電的鎖鏈完全擦不到邊,可是寒冰妖后的遠距攻擊卻又總是被繚繞的鎖鏈所阻擋,兩方就這樣僵持不下;晨光則是宛如電光般的轉折閃動,詭異難測的身法與速度,令闇寒冰龍的攻擊老是撲了空,可是闇寒冰龍有著堅硬的磷甲,晨光的長劍卻也難以造成太大的創傷;而月凰也是像洛年一樣造出了多個分身,與邪魔將軍正面對決,而面對多個分身,邪魔將軍惱怒的吼了一聲,泛出一大片強大的闇靈之力對著多個分身襲去,但月凰可是五古仙之首,轉折間,已經欺到了邪魔將軍的身後,在邪魔將軍反應不及,一個輕重轉換橫掃,在邪魔將軍背後迫出一條長痕,邪魔將軍一驚,連忙扭身飛退,月凰原本還想追,卻聽洛年喊到:「月凰,你說的暖身也該結束了吧?」五古仙一聽,相視而笑,飛退回去。

    剛剛的竟然只是暖身?在場的妖仙不免傻眼,五古仙的能力也太可怕了,但如果這麼好解決,為什麼以往會有屍靈大劫?在眾妖仙苦惱的同時,屍靈王一個震怒,大吼道:「敢小看我們,你們死定了!」突然,七個屍鬼和屍靈之王身上的闇靈之力開始像火箭一樣直升,而他們周圍的殭屍旱魃卻一個接著一個的倒下,原來七個屍鬼和屍靈之王正在吸取身旁屍靈的闇靈之力,月凰眉頭微微一蹙:「麻煩了……」

    星凍緩緩說道:「月凰,該讓洛年出手了。」月凰點了點頭。

    遠處,屍靈之王笑著:「哈哈哈!你們完蛋了!只有一個時空之鑰,看你們怎麼奈何的了我們!」

    在一旁的夜雷緩緩開口:「屍靈之王,你知道月凰為何是五古仙之首嗎?」

    屍靈之王冷笑著:「不知道又如何,我只知道,你們今天,是插翅也難飛了」

    夜雷搖了搖頭:「不知死活的傢伙,洛年,你上吧,按造計畫走。」洛年點了點頭,一個眨眼間,身影一化為六,對著屍靈大軍殺了過去,眾妖仙看到這一幕,全都嚇的傻眼,對方的戰力也可以算是八個上仙級的,五古仙竟然就讓洛年自己一個人殺了過去,而七個屍鬼看到洛年自己送上門,就如餓虎撲羊般殺了過去,反正那些分身只是幌子,對方只有一人,不怕殺不了他。

    此時,月凰微笑,瞬間,六條鎖鏈猛然殺出,這次,全是實影,而七個屍鬼挾帶的闇靈之力一遇到那湛藍鎖鏈,就如妖炁遇到渾沌原息般四處奔散,他們想逃,但,來不及,速度慢的古墓天蛛、古墓之王、闇影騎士被鎖鏈逮個正著,鎖鏈發出了耀目藍光,亮的令人睜不開眼:「永恆封印˙屍鬼封盡!」此時,藍光之中,爆起了陣陣黑霧,幾近將藍光吞噬,慢慢的,藍光消退、濃霧散去,眾妖仙、屍靈大軍,全都等待著一刻,一陣寒風,吹過,翻飛的紅袍,堅毅的站在濃霧之內,而另外三個屍鬼的身影,已完全消逝、無蹤。

    五古仙終於鬆了口氣,而屍靈之王則是憤怒的喊著:「怎麼可能!時空之鑰,明明就只能造出一條淨海天魂鍊,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日燄緩緩說道:「月凰為何會是五古仙之首的原因,你偏偏不聽,我又能有什麼辦法。」

    屍靈之王憤恨的瞪著日燄,日燄這才不疾不徐的說道:「鳳凰最強的能力,除了浴火重生之外,還有一個,就是分靈,也就是將一個靈魂一分為六,就是有六個分身,鳳凰的生命力夠強,因此才能夠分靈,雖然洛年不是真鳳凰,但有我們五個幫他完全換靈,靈魂的生命力也因此足夠;而有六個人,當然有六個時空之鑰,這樣你還有什麼疑問嗎?死前有什麼遺言,要交代就快交代吧。」

    看到三個主將慘死,屍靈的信心已經開始動搖,害怕的往後退了幾步,月凰已經面對過多次屍靈之戰,知道要進攻,就要趁現在,於是對全妖仙下令:「全面進攻!一舉將屍靈殲滅!」

    眾妖仙的氣勢銳不可擋,屍靈大軍已經逐漸崩潰,剩下的四個屍鬼面對五古仙和沈洛年的攻擊更是難以招架,屍靈王咬了牙,頓時闇靈之力大漲,一瞬間衝破妖仙防衛網,孤身一人往歲安殺去。

    「不妙。」五古仙想回身追趕,卻被四個屍鬼纏著,一時無法脫身,而洛年打了許久,更是無力追趕,只見屍靈王往黃清嬿的方向急掠而去。

    「小心!」在一瞬間,沈洛年已經知道屍靈之王想做什麼──挾持人質,黃宗儒見屍靈王往這飛來,雖然已經布下炁罩,賴一心和葉瑋珊等人也往屍靈王那攻擊,但,一個最現實的問題──實力差距太大,瞬間,紫色炁罩被布滿闇靈之力的黑爪擊破,賴一心等人的攻擊也紛紛落了空,一切就只在一瞬,黃清嬿已被屍靈之王那充滿黑氣的冷爪抓住,沈洛年和五古仙想回頭救援,可是屍靈之王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卻讓他們不敢前進:「敢過來,她就會沒命!」黃清嬿痛苦的扭動身子,可是卻無法掙脫。

    「清嬿!」沈洛年焦急的喊著,現在主導權在屍靈之王上,屍靈之王俠持著黃清嬿往七個屍鬼的方向緩緩飛去。

    「洛年…救我…我好難受……」黃清嬿無力的呻吟著,令洛年看了好心疼,可是,自己卻又無能為力。

    屍靈之王邪惡的笑著:「如果我把闇靈之力,灌入她體內,不知道會有怎麼樣的後果呢…哼哼!」

    「放了她!」沈洛年狠狠的瞪視著屍靈王,原本藍色的時空之鑰開始閃耀著金色的光芒。

    「有本事,就自己過來救她啊!」屍靈王冷冷的笑著,同時把一小股闇靈之力送入清嬿的體內,黃清嬿無力的掙扎,痛苦的扭動身子,卻還是無法逃過被折磨的命運,從臉上痛苦的表情,就看的出這並不好受。

    放了她!」沈洛年憤怒的吼著,同時一股強大的力量在一剎那突然撼動全場,時空之鑰從藍轉為金黃,原本自信的屍靈之王,露出了害怕的神情,而屍靈大軍在這時突然幾乎全數倒下,只剩下幾個闇靈之力比較強大的免強站的起身,五古仙驚訝的看著洛年,一旁的妖仙看著洛年的眼神也從崇拜變成了敬畏,見洛年身旁繚繞著一股股白色氣息,那堅定的眼神狠狠的盯著屍靈之王。

    「洛年…是『她』的後裔……」星凍的聲音微微顫抖著。

     月凰愣了一會,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不敢置信的吐出了幾個字:「金龍一脈才有,專門壓制屍靈的天成之氣──龍魂˙黎光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