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沈洛年的耳中,傳來了一個柔美的女聲:「喚醒你真正的名吧,不要遲疑,按照你的直覺,說出來吧。」

    「可…可是……」沈洛年正遲疑時,突然傳來了一陣樂聲,聽著那虛無飄緲的聲音,沈洛年不知不覺說出了兩個字:「神樂」霎時,一陣金光完全籠罩洛年全身,而原本環繞在沈洛年周圍的白光轉到了凱布利身上。

    「那他呢?」雖然沒有明確指出是誰,可是沈洛年知道她指的是凱布利,沈洛年沉思了一會,最後緩緩說出了答案:「我認為……還是凱布利。」

    「你確定?」傳來的是一陣似笑非笑的聲音,沈洛年只是應了聲是,沒有多做回應。

    「很好,你通過了,把封印解除吧,喚醒你真正的力量。」沈洛年手中的時空之鑰已經化為了一把金色長劍,上面還刻印著一條五爪金龍的圖案,沈洛年身上的血引袍也化為了一副金色袍甲,而凱布利吸收了那陣陣白光,緩緩化形為一條長約二十尺的白色巨龍,此時,天地異變、風雲變色,頓時大雨傾盆,將整座城轟淋成一片奔騰張狂,雷聲劈開了歲安的天空;靠海的一端,一股巨大的闇靈之力直達天際,好像黑夜般垂直落下。

    「你這弱小的身軀,就借我一用吧。」一陣低沉的聲音響起,在屍靈之王還反應不過來時,一股股龐大的黑氣透入了屍靈之王體內,而剩下的三個屍鬼在捧到那股黑氣之後卻也突然化成了闇靈之力,一並透入屍靈之王的體內。

    「終於來了嗎,闇靈。」沈洛年藐視著闇靈。

     煙波散,大地清明,遠處的薄薄黑幕,已變成一團狂暴的闇影「五古仙,好久不見。」

    「闇靈。」五古仙望向遠處的闇影,肅殺的光明一瞬,海一般的雨中,天下無敵的邪惡闇影,無所不畏的聖魂之光。

    「你不怕嗎?」闇靈問。

    「會啊,但不至於,怕到落荒而逃。」一圈耀目的金光亮起,「今日,就是打敗你的時候了。」沈洛年知道,這次他的背後,不再有後退的路……

    「你不怕你最心愛的女人的性命就斷送在我手裡?」闇靈冷冷的問,同時,用了一副黑色鐐銬緊緊銬住黃清嬿。

     清嬿痛苦的樣子,令洛年看了好心疼,可是,沈洛年還是強壓下心中的情感,說:「你不敢的,這樣,你就沒了與我談判的機會。」

    「算你狠,好吧,這點我不得不承認。」闇靈笑著,同時一個手刀,狠狠往清嬿打了過去,清嬿虛弱的身子承受不住這樣的衝擊,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就這麼昏了過去。

    「我會讓你後悔這麼做!」沈洛年憤憤的瞪著闇靈。

    闇靈只是不在乎的笑著:「開打吧,把你所有本領都使出來。」同時,外圍出現了一圈淡淡的黑色氣罩,阻隔外界的介入。

    「正合我意。」沈洛年拔出了那把長劍。

    「龍雨星魂,戀雨之前的武器,我倒要看看你能發揮這把劍多大的威力。」闇靈看著沈洛年,冷笑:「我要上了,百里追魂!」一股強大的闇靈之力直襲而來,直朝沈洛年撲去,沈洛年只是站在原地:「虛化˙凌波微步」一瞬間,沈洛年就這麼避開了闇靈那股強大的攻擊,化為六影,直朝闇靈逼去。

    「不錯!這樣打起來才有意思。」闇靈拿出了泣血劍,展開了一套步法:「鬼足神行」只聽一連串金屬撞擊聲,兩人就在氣罩圈內,打的難分難解,五古仙卻只是在一旁看著,沒有要破解氣罩的意思。

    「古仙,為何不破解氣罩?」王母走近問。

    「這氣罩…從外部完全破不了阿……」夜雷苦笑著。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王母又問。

    「以前,戀雨在與闇靈纏鬥時,我們也想破此氣罩,可是就算我們五仙同時用盡全力往氣罩一撃,氣罩還是不為所動。」月凰無奈的看著氣罩內纏鬥的兩人,暗暗祈禱著歷史別再重演。

    「冒昧請教,戀雨是什麼人?」王母問道。

    五古仙對望了一眼,這才嘆了口氣,緩緩說道:「戀雨,就是…之前封印闇靈,化解屍靈大劫的人,只是……她也在那場戰役裡,犧牲了……」

    時間回到萬年前,也就是大家還不知屍靈嚴重性時,闇靈破壞了玄靈間的規定,打亂了時空之輪的平衡,帶著樂眠七棺與殭屍旱魃親臨,那時,強大的闇靈幾乎是無敵的狀態,造成天下生靈塗炭,處處都是屍靈的蹤跡,此時,六古仙挺身而出與闇靈對抗。那時,古仙內道行最高的並非月凰,而是金龍戀雨。

    金龍不可忽視的力量,成為了闇靈第一攻擊的目標,但是聖與魔的對戰,會獲勝的,最終是聖,闇靈的攻擊每次都是徒勞無功,因此,他轉換了目標,把目標放在戀雨最重視、最愛的人──靚海身上,為了拯救靖海,戀雨被闇靈逼的走投無路,最後的選擇,只能與闇影同歸於盡……

    會這樣的原因是,就在戀雨即將把闇靈封印時,闇靈控制了靚海的心智,對靚海下了指令,也就是殺了戀雨,對戀雨來說,躲過靚海的攻擊,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但就在闇靈被封印的最後一刻,他說了一句話,讓戀雨陷入了兩難的抉擇:「如果妳沒被他殺死,當他的闇靈之力耗盡,他就會自動死去;如果妳被他殺了,只要鳳凰為他灌入原息,他則會活下來,他是死是活,一切就看妳自己的選擇吧!哈哈哈哈……」語畢,闇靈就這麼消逝無蹤,只留下了徬徨的戀雨,戀雨一次又一次的躲過靚海的攻擊,可是隨著闇靈之力的消逝,靚海的攻擊越來越無力,戀雨知道,這樣下去,靚海一定會死,為了拯救靚海,在靚海最後一次把短刀刺向她時,戀雨沒有閃避,就讓靚海這一刀硬生生刺進自己的身子,而靚海完成闇靈的任務後就這麼倒下,而戀雨則是留著血跪倒在地……

    月凰和晨光想要救戀雨,可是闇靈那把短劍造成的傷,不管是渾沌原息還是光靈之術都沒辦法讓傷口癒合,戀雨撐著最後一口氣,忍痛說著:「別…別浪費時間……救我…我已經沒救了……去救靚海……」

    「可是……可是……」月凰留著淚,不知該如何是好。

    「月凰…拜託妳……就當是…是我的遺願……」戀雨無力的說著。

    「戀雨,妳一定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晨光焦急的說著。

    「月凰……答應我……」戀雨用盡了最後一口氣,月凰咬著牙,點了點頭。

    看到月凰答應,戀雨這才放心笑了,緩緩閉上了眼睛……

    「戀雨……」晨光哭喊著,可是戀雨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晨光,去救靚海,別讓……別讓戀雨遺憾……」月凰忍住內心的傷痛,去把靚海救活,而靚海清醒後,聽到了一切的經過,留著淚抱起戀雨的屍體,回到了戀雨的出生地,從此,六古仙只剩下五人,而也再也沒有人看過靚海的身影……

    時間拉回現在,闇靈與沈洛年已經打了一個段落,各自喘著氣凝視著對方。

    「想不到你還蠻強的。」闇靈說。

    「你也是。」沈洛年喘著氣說著。

    「休息夠就在來吧!」闇靈舉起了泣血劍。

    「那我就上了!」沈洛年拿起了龍雨星魂,往闇靈的方向殺去。

    「龍雨星映流˙攻勢第八型˙筱突之雨!」一條白色巨龍帶著一條水幕與洛年往闇靈殺去。

    「寂樂滅極斬!」闇靈挾帶著強大闇靈之力的泣血劍劍襲了過來。

    一道金色強光與陣陣濃濃黑霧爆起,兩人全力的一擊,彈指間,轟然一響,衝突產生的宏大威能化作實際攻擊,兩人,被捲進陣陣濃霧間,生死,不清……

全站熱搜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