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嬿情緣‧第二章《搶你妹啊》

    另一方面,沈洛年一面飛,一面抽空練著十八繚亂,刃芒在周圍閃耀。

    劃破空氣的感覺。

    他不斷揮舞著變化繁多的各種變式,一面在天仙雙翼前後舞動之間快速轉換著質量變化,並把賴一心傳授的招式意境想辦法體會、揉合進去,而隨著逐漸地熟悉,也可以逐漸減少時間能力的運用,相對節省作戰時消耗的精智力。

    但這武尊發明的武功,果然很麻煩啊……

 

    次日下午,隨著逐漸接近目的地,沈洛年也感受到了一股騰蛇毫不掩飾的妖炁。

    他考量許久,決定先把凱布利喚入腰包內,再把黯淡的火浣外袍脫下,換上閃動著特殊光輝的血飲袍,接著準備就緒後,渾身炁息爆出,轟然一聲衝破音速,對著蛟龍浮殿正面直飛,沒幾分鐘就接近了蛟龍浮殿,那轟隆隆的破空聲響一路傳來,直到沈洛年衝到浮殿正面上方百餘公尺外,這才倏然停止。

    他停在空中,讓凱布利跳出腰包,飄浮於身側,這才靜靜看著前方龐大的蛟龍浮殿。

    如此速度,除了天仙以外是很難辦到,但從沈洛年的全身籠罩地炁息來看,可見不是天仙,但這樣為何他的速度會如此的快,就算是寓鼠一族妖仙也不一定達到。

    以上種種,便讓沈洛年的道行看起來十分高深莫測,加上刻意放出的龍珠影蠱凱布利,騰蛇不免看高沈洛年一層。

    他停下沒多久,一條長二十餘公尺的騰蛇緩緩浮起,停在沈洛年面前,口吐人語:「蛟龍麾下迎賓──騰蛇紅離,請教道友族屬尊諱,此來何事?」

    有高等妖仙來迎接,已經很給面子了,他微微一禮:「人族──沈洛年,我人族帝女狄韻,數日前被幾位蛟龍道友於虯龍龍宮外帶回蛟龍浮殿,這件事虯龍族該也向貴方探詢過了吧?我是來接帝女回返的。」

    看沈洛年身旁疑似龍涎珠的凱布利,紅離可不敢當沈洛年是騙子,加上計楚等人確實在兩日前帶回一名人類女子,他沉聲說:「道友請進」

    說完,紅離轉身向浮殿中央飛去,沈洛年跟著飛行,等飛到一個足有五百公尺寬的平台上方,這才回頭說:「道友可於此處稍候,待我將此事上禀。」

    過了一會兒,周圍數百道妖炁中突然冒出四股強大的妖炁,他抬頭一看,不禁一愣,既然是計楚等四名蛟龍,計楚等人一看到沈洛年,馬上下令:「佈陣,別讓他逃了!」話才一說完,周圍的蛟龍們馬上散開,手中長戟急揮,在妖炁爆出的同時,還有一股寒氣瀰漫著,又是冰晶陣。

    媽的,自己可不是來這打架的,沈洛年不管三七二十一,朝著一處人最少的地方衝去,而這一衝,馬上遇見大片凝凍冰晶,沈洛年毫不猶豫,使出十八撩亂第一招「千針」。

    只見沈洛年手中天仙飛翼化成了無數幻影,不停變化著,宛如無數尖針朝著大片冰晶衝去,只聽轟然一響,那大片冰晶瞬間消散,計楚等人不慌不忙,妖炁一爆,寒氣一逼,無數冰晶以及破空炁刃朝著沈洛年殺去。

    不料此時,一道七彩光芒對著那無數炁刃與冰晶飛去,一瞬間,那無數冰晶宛如連鎖效應般一一爆開,而那破空炁刃在那七彩光芒華麗盤旋中,早已消散無蹤。

    就在五人打的亂七八糟的時候,霎時,一個沉穩威嚴、聲如雷鳴的聲響從廣場北面傳來:「住手!」

    就在計楚四人停頓瞬間,逃命功夫天下第一的沈洛年早就一溜煙的鑽出戟陣,當他往聲音來源一望,整個人卻是一愣。

    這……這什麼東西……

    能在這種場合中發聲大喊,來者必是計家中的大人物,沈洛年一直和計楚等人磨菇,也正是等待著這種人出現,但他萬萬沒想到,出現的人竟是如此形象。

    其實發出喊聲的那個蛟龍族人長得並不古怪,同樣是手持長戟、一身黃袍,人形身體上頂著個標准的金麟龍腦袋,但問題是……那人足有五層樓高,一根手指仿佛就有沈洛年手臂粗細,那龐大的身軀穩穩站在廣場入口。

    而這時來的可不只這一人,他身後還有四名三層樓高的蛟龍人尾隨著……

沈洛年狐疑,蛟龍族是不是以體積大小論身分高低的啊?

不知道台北101跟他同時擺在一起誰比較威……

    在他胡思亂想的同時,那巨大蛟龍頭上兩顆比人頭還大的眼珠子掃過場中眾人,最終停在計楚等人身上。計楚等人透出惶然的氣息,同時行禮說:「王公,您怎麼來了?」

    蛟龍王公輕哼了一聲,轉頭望向沈洛年。

    他目光先在凱布利身上停留片刻,這才對沈洛年說:「人族——沈洛年?」
    看來就是蛟龍族的老大了,不過卻是公的?這名稱倒是和虯龍族的王母相呼應……看來他似乎不怎麼高興?

    沈洛年心中警惕,行禮道:「見過王公。」
    那蛟龍王公透出的氣息並不友善,但卻又沒說什麼,他望著沈洛年片刻後,轉頭望著計楚說:「你們搞什麼?」

    計楚似乎有點兒慌亂和疑惑,但仍保持鎮定地開口說:「王公,這人類擅闖浮殿,我們正要把他捉住教訓,這種小事我們處理就……」

    「胡鬧!」蛟龍王公突然對著計楚等人大喝一聲,同時他手中那巨大長戟倏然劈上廣場,轟然一聲妖炁炸散,地面出現一個橄欖形的巨大凹陷,十來道碎裂紋路往旁延伸,不少碎石激射彈飛,隨著空中罡風飛捲,不知道飛到什麼地方去了。

    這近十余公尺長的粗大長戟在蛟龍王公手中彷彿輕若無物,揮落地面時只帶出了一道閃光,撞擊地面的瞬間又倏然收力停下、穩穩凝定。

    沈洛年不禁心驚,對他來說,只要超越了天仙境,他就無法分辨對方的強弱,比如龍王母到底是天仙還是上仙他就毫無概念,只能從對方展現的氣勢粗略揣度;而蛟龍王公剛剛那一下產生的壓迫感,是他至今為止感受到最強烈的一次。

    這……媽啦!我可沒有在拍電影,你搞啥特效啊!

    四人這一飛散,蛟龍王公倒也沒追劈,只哼了一聲。

    計楚等人透出驚慌、害怕、疑惑的氣息,回聚在那凹陷的地表外側,整齊地排成一排,一副等候發落的模樣。

    「人族帝女又是怎麼回事?」蛟龍王公沉聲說。

    計楚等人有些惶恐地對看一眼,誰也不敢接話。

    他們之前按照計劃劫擄狄韻、將沈洛年引到浮殿,這兒不用擔心其他妖族架梁,只要讓周圍數百騰蛇協助圍困,沈洛年不管多滑溜,也逃不出去。
    眼見長輩怒沖沖地詢問,從小被打到大的計楚等人,自是說不出話來。

    「好啊!四個混賬!你們連劫女淫樂這種事都幹出來了?」蛟龍王公勃然大怒,長戟猛然一揮,一股橫向炁刃爆出,龐大妖炁爆散,把四人猛然撞飛,飛摔到廣場邊際,讓洛年看了是忍俊不禁。

    我的媽媽呀,好像很痛……

    只聽蛟龍王公大喝:「還敢說沒去過北街那些下流無恥之處?我怎麼交代的?今日我打死你們這群渾蛋小子。」

    「沒、沒有啊,王公……我們真的沒去過……」在炁浪中翻滾的四人一陣慘叫,模樣窩囊。

    「還敢狡辯?否則你們抓個人類女子回來幹什麼?這種下流手段還不是在那地方學的?」蛟龍王公宛如打雷般地大吼,同時右手長戟猛一頓地,就這麼硬生生插入巨岩之中,整座蛟龍浮殿仿佛都震動了起來。

    沈洛年看了不禁咋舌,無論如何,計楚等人也是四個妖仙,在這王公面前卻仿佛粘土般隨意地搓圓捏扁,這大家伙就算不是上仙,在天仙中想必也是十分強大的一位。

    阿彌陀佛,佛祖保佑,請保佑小民能夠平安無事……沈洛年在心中禱告。

    這時計楚等人似乎也受不了了,其中一人突然喊:「王公,我們……我們沒碰過那女子,這是有原因的。」

    蛟龍王公又轟了兩下,這才將推出的炁浪一緩,沉聲罵:「什麼狗屁原因?」

    跌跌撞撞的四人好不容易穩下來,剛剛出聲的那名蛟龍看了看其他三人說:「那個……」

    「還不快說!」蛟龍王公那仿佛打雷般的嗓子猛一喊。

    「我們帶那女子回來,非為淫樂,只是……只是搶親!」那蛟龍說。

    「搶親?」蛟龍王公與旁觀蛟龍都是一驚,議論聲馬上從周圍傳出。

    沈洛年更是在心中瘋狂吶喊:搶你妹啊!根本就是擄人要脅加上性侵未遂!搞不好最後還會來個先姦後殺慘絕人寰不忍目睹的五馬分屍棄之於荒山野嶺@!#$%^&*……

    當然,一切純屬沈洛年的內心獨白。

    計楚也是大吃一驚,出主意的是排行老二叫作計孟的蛟龍,他連忙給了計楚一個眼神,計楚這才想通,若說老實話,今日非得被打死不可,搶親反而說得過去,但搶親……可有些麻煩啊……

    搶親是蛟龍族的一個習俗,當蛟龍男子找到情投意合的女子,會先行贈送彩禮,之後則在約定的時間到對方家中將女方搶走成親。「搶」的過程中,若女方親友有人反對,也可出手「截搶」。

    當然,就算女方與女方親人都不同意,男子也可以強行搶親,只要能應付挑戰,一樣可以把女子搶回家,只不過這種方式在嚴守一夫一妻制的蛟龍族中很少人這麼做。

     也因蛟龍族是一夫一妻制,所以蛟龍王公不但不准計楚等人去北街嬉玩,聽到他們擄劫女子回來時,更因此大怒。

    此時計楚遲疑了一下,還沒開口,蛟龍王公已經瞪了過來,沉聲說:「阿楚?」

    計楚吞了一口口水,應聲說:「是,我們是搶親。」

    若真是搶親,就不算擄人淫樂了……蛟龍王公不管族人在身後議論,沉聲問:「誰搶的親?」

    誰要接這個燙手山芋!?

    計楚苦著臉回頭看著其他三個兄弟,卻見三人都躲避著自己目光,他正不知所措,只聽身後蛟龍王公沉哼一聲說:「總不是你們四個一起搶吧?」

    計楚還不知該怎辦,計孟已經接口說:「啟稟王公,是四弟阿羅。」

    那叫作計羅的四弟瞪大眼睛低喊:「孟、孟哥?我……我……」WTF!為啥會落到我頭上!

    計孟輕捏了計羅一把,跟著大聲說:「我們由歲安城西返,於途中偶遇此女,阿羅對她一見鍾情,所以親自出手搶了回來。」

    狄韻確實是由計羅帶回,但這只因為他是小弟,一些閑雜瑣事多由他出手,卻不是什麼一見鍾情,可是他也知道,若眼前提出異議,又說不出合理藉口,四兄弟恐怕都得挨上一頓揍。

    當時既然是自己動手,只好認了這件事,否則若王公詢問那女子,豈不糟糕?他無奈地閉上嘴,心中卻暗暗叫苦,這麼一來,自己豈不是得娶人類女子?

    計孟知道計羅心意,低聲說:「人壽至多百餘,一下子就過去了。」

    計羅雖然稍微安心,但排行老三、一直沒開口的計表突然愣愣地低聲說:「那百年之後,族中還有女子願意嫁給老四嗎?」

    「……」

    見四人低聲討論,沈洛年在旁也是啼笑皆非,他當然看得出來這幾個年輕蛟龍根本就是撒謊,卻不知他們為什麼不肯說實話?搶親又是什麼意思?搶女人回來做老婆嗎?蛟龍族的男人找老婆原來這麼方便……若他們堅持這種說法,該怎麼揭穿他們的謊言?上次的衝突也當不了證據……

    話說這小惡女也真夠倒楣,麻煩事總是落到她頭上,嘖嘖,這蘿莉粉絲團的成員又要添加一名了……不對不對,她現在已經開始發育了,應該叫啥好呢?小惡女俱樂部?

    沈洛年正得意的胡思亂想,蛟龍王公就搖頭:「要搶也得先下禮約期,怎能在路旁硬搶?」

    「啟稟王公,歲安城我們去不得啊。」計孟說:「只是少了一個手續,我們另行補禮就是了,就算是人族帝女,嫁給四弟也不算辱沒了她。」

    「……」沈洛年啞口無言。

    看來這小惡女的後宮可真是充滿了珍禽異獸……

    蛟龍王公沉思片刻,望了沈洛年一眼說:「既然想與人族結親,那又為何攻擊此人?」

    「這……」計楚有點結巴地說:「這人太過囂張,直闖浮殿,我們只是想……教訓他一下,沒有其他意思。」

    F`**K!!!洛年心裡嘶吼。

    明明就想殺我!什麼只是教訓!看我詛咒你不得好死、祖宗十八代不得安寧、子子孫孫……不對,不小心咒了這王公萬一他找自己幾麻煩可不妙……他奶奶的!

    若只是為了教訓對方,怎須四人用冰晶陣圍攻?蛟龍王公看來粗豪,卻不是草包,他自然聽得出計楚口中有不盡不實之處,但蛟龍畢竟護短,這些細節他不想在外人面前談起,只瞪了四人一眼,這才緩聲說:「阿羅,人族與我族習俗畢竟不同,那女子知道後,反應如何?」

    計羅一愣,呆了呆才說:「她、她還不知此事。」

    「亂來!你還想拖多久?」蛟龍王公瞪眼間手一揮,四人又是滾地葫蘆般地往後翻,他怒叱:「快去把事情和她說清楚,帶來見人!」

    爬起的四人對望一眼,同時往外奔去。

    「通通跑去幹麻?」蛟龍王公怒吼:「阿羅去就好,你們三個給我滾回來!」

    計楚等三人只好苦著臉停下,蛟龍王公也不管他們三人,他轉頭望向沈洛年:「鳳體小子!你記住了,這兒是蛟龍的地方,就得照蛟龍的規矩,否則別怪我不給面子。」

    只聽蛟龍王公又說:「那四個渾小子搶親也搶得亂七八糟,我一會兒讓人備禮,讓你帶回去給她家人,這事就這麼解決,你以後少來我族晃蕩,出了事我可不負責!」

    雖然後面兩句話明顯透出威脅之意,但沈洛年這時可顧不了這麼多,他訝異地說:「她要是不願意留下呢?」

    蛟龍王公瞪眼說:「搶親是蛟龍族的規矩!既然被阿羅搶了來,她不想留也得留,否則人族派人來搶回去也成。」

    「……」沈洛年傻眼。

    這什麼霸道的爛規矩……

    也罷,我盡力了。

    沈洛年在心裡為狄韻默哀三秒鐘。

    這臭丫頭的「打敗清嬿計畫」以及「後宮男寵招募活動」恐怕是玩不成了……

    不料計羅這一去,卻去了好片刻,蛟龍王公等了半晌,怒氣又起,當下揮著長戟把計楚趕去催促,一面又把剩下兩人罵了個狗血淋頭。

    阿彌陀佛……洛年暗暗雙手合十,對著兩人致意。

    兩人……應該說是兩龍實在很想給洛年一記中指,但是在王公面前,又只能乖乖挨罵。

    又過了幾分鍾,計楚、計羅終於帶著狄韻飛來廣場。

    只見狄韻面帶微笑、服裝整齊、泰然自若,倒不像受了什麼委屈。

    沈洛年不禁暗暗懷疑,這黑心丫頭不會真想當什麼蛟龍老婆吧?若有了這種靠山,對這野心勃勃的丫頭來說,好像不是壞事,不過這蛟龍每一個都這麼大一隻,嘖嘖嘖……

    當他亂想的同時,狄韻已經在計羅禦炁托帶下于廣場落下,她對著蛟龍王公甜笑施禮說:「人族狄韻,拜見蛟龍王公。」

    蛟龍王公瞄了狄韻一眼,轉頭瞪著計羅說:「這就是你選擇付以一世忠誠的妻子?」

    「……是的,王公。」計羅不甘不願地說,一面偷瞄狄韻,直打眼色。

    蛟龍王公哼了一聲,轉頭對狄韻說:「人族女孩,妳已經清楚自己的狀況了?知道搶親的意思了嗎?」

    「是的,王公。」狄韻微笑說:「計羅已經詳細告訴我了。」

    「好。」蛟龍王公見狄韻沒有哭鬧,倒是頗為滿意,他點點頭說:「人族派人與妳會面,去交代一聲。」

    狄韻卻沒向沈洛年走去,反而說:「王公,小女子有事稟告。」

    蛟龍王公有些意外,挑眉沉聲說:「何事?」

    洛年暗暗吐舌。

    這丫頭好大的口氣,用官威也要看場合啊……

    「搶親固然是蛟龍族的規矩,但這次從頭到尾可都不合規矩,不但未送彩禮約期,更在路旁胡搶,這成何體統?」狄韻微笑說:「計羅若當真有心,不妨照規矩重來一次,若他真能應付我族各種挑戰,將小女子搶來,我也心甘情願。」

    蛟龍王公微微一愣,就聽計羅跟著說:「王公,狄姑娘說得對。」

    「你也願依禮重來一次?」蛟龍王公目光轉向計羅。

    「正是,上次是我太過魯莽,我要迎娶狄姑娘,自然應該堂堂正正地接受挑戰,不該投機取巧。」計羅雖然害怕,但依然抬頭挺胸。

    蛟龍王公目光在狄韻與計羅兩人身上轉了轉,緩緩點頭。

    沈洛年這才明白,剛剛那段時間,狄韻恐怕已經搞定了這年輕蛟龍,若當真把狄韻送回歲安城,不管怎麼樣,計羅也搶不走狄韻,何況他看來也不想真把狄韻娶回去。

    還好還好,萬一這頭蛟龍真要取這鬼靈精怪的丫頭,這可有得受了……

    當然,沈洛年是在為計羅暗自慶幸。

    「那麼我這就離開浮殿,回返歲安城。」狄韻回頭對計羅甜笑說:「狄韻在歲安城靜候計羅仙長大駕。」

    「不敢。」計羅也是鬆了一口氣,乾笑說:「狄姑娘一路順風,來日再會。」

    至于計楚等人,此時也不敢多嘴,雖然這與計劃不合,但也沒辦多說什麼。

    見狄韻走來,沈洛年這才對蛟龍王公胡亂地拱了拱手,旋即以炁息托起狄韻,往外飛了出去。

    看沈洛年離去,計楚等人正在另想辦法,卻聽蛟龍王公沉聲:「你們這些小子,真以為我這麼好敷衍。」

    「……」四人不約而同嚥了口口水。

    「每個各交互蹲跳一萬下!不准給我偷用妖炁,沒跳完不準吃飯!」蛟龍王公爆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