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流動,帶來了不屬於這個城市的喧囂,不屬於這裡的氣息。

    不屬於,他的憂愁。

    遠處,一道身影奔來,周圍流風隨他起伏。

    他笑。

 

    「處理完了?」韓星源問,臉上難得皺眉。

    「嗯。」洛年點頭。

    「真是,你這次也太亂來了,不是有規定在外頭不可以使用大型法術的嗎,你也實在是……」韓星源嘆氣,似乎有些受不了自家搭檔的率性。

    沈洛年微笑,看著有些無可奈何的他。

    「別忘了,我們不論在哪裡都有特權。」他說。

    「……」韓星源扶著額頭:「特權不是給你這樣玩的吧……」

    「管我。」他涼涼的頂回去。

    「唉……」除了嘆氣,他還是只能嘆氣。

    為什麼當初我不找一個正常一點的人當搭檔啊……

    「你自己也沒多正常好嗎?」洛年瞪回去。

    「……」

    跟他一起搭檔的人,心臟一定要很給力。

 

    事件就這樣落幕,沒有人記得尤夢柔的存在,包括她的親人。

    她曾經存在過的證據、相片,不是遭到意外損毀,就是被遺忘,最後不了了之。

    絕對的遺忘,絕對的不存在。

    日本的畢業旅行,就這樣過去了。

    然後,是新的開始。

    畢業旅行完,迎接著這群莘莘學子們的──

    沒錯,是模擬考成績。

    「各位同學,經過了畢業旅行,很高興的,我們終於要來發月考考卷了。」台上老態龍鍾的老師推了推厚重的眼鏡,發出了精光一閃。

    嗯,這是邪惡的笑容,搭配上大魔王出場的音樂。

    「老師──」底下的學生們一片哀號。

    如果這時你是站在台上的老師,你會感覺一陣舒爽,然後開始一臉壞笑的唸出同學們的成績,專屬於老師們的紓壓方式,很壞,可是很有趣。

    但很可惜地,你不是老師。

 

    被飽受折磨的,也包括好學生葉瑋珊。

    「瑋珊,這次很多粗心哦。」台上的老師笑,說:「下次要注意。」

    「嗯……」瑋珊腦中一陣發熱,有些艱難的嚥了口氣。

    這時,台下完全屏息,等著看老師所謂的「很多粗心」是有多少。

    老師微笑:「九十八分。」

    「老師!」

 

    在公佈欄,一群人圍在前頭,擠著看月考的校排名。

    葉瑋珊毫無疑問的,依舊坐落在校排第一的位置,但這已經不是她所在意的事。

    她在意的,是二年級的校排名。

    「怎麼了?」洛年走到瑋珊的身旁,看著她。

    「你校排多少?」瑋珊問。

    洛年一臉得意:「第一。」

    「怎麼可能!?」瑋珊看著洛年,臉上很明顯地盡是懷疑。

    「不信自己去看。」他笑,拉著她的手穿進周圍人群。

    二年級校排第一的欄位上,寫著沈洛年三個大字。

    更正,是小字。

    瑋珊轉頭看著洛年,眼神有些怪異。

    「說,你是不是作弊?」

    「哪有!」

    「不然你怎麼想校排第一就校排第一!」

    「我認真起來,可是連我自己都會害怕。」洛年挑眉,滿臉笑容。

    「別亂用那些年的梗啦!」瑋珊嗔道。

    「每天一瓶牛奶,別忘記。」洛年微笑,看起來很是開心。

    「我……我們有玩這個嗎……」瑋珊眼睛轉了幾圈,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欸,妳記性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差?」洛年一臉異樣的看著瑋珊。

    「我記性又沒有很好。」瑋珊嘟著嘴,無辜的模樣看起來很是令人心疼。

    「不管,總之我每天都要看到一瓶牛奶。」洛年不管瑋珊的意見,直接幫她下了決定。

    「哪有人這樣啦!」瑋珊不滿的抗議。

    洛年笑:「我就是。」

 

    最後,瑋珊還是乖乖的每天到洛年的班上,陪他吃著早餐。

    「下次,我們還要賭嗎?」洛年打開鮮奶,看著靠在一旁欄杆上的瑋珊。

    「唔……」瑋珊想了想,說:「我們來賭平均。」

    「嗯?」洛年喝了口鮮奶,臉上有些問號。

    「就是月考加權的平均,如果你輸的話,換你要送一個禮拜的牛奶到我們班。」瑋珊微笑。

    「嗯,如果妳輸呢?」洛年反問。

    「我又不會輸。」瑋珊輕笑,喝了口鮮奶。

    「嘖嘖,小姐,很有自信哦。」洛年斜著眼睛看著瑋珊,一臉像是看到神經病的表情。

    「喂,你那什麼表情!」瑋珊說,自己卻也笑了出來。

    「快點啦,妳輸了要怎麼辦?」洛年問。

    「一樣啊,我送一個禮拜的牛奶到你們班。」她說。

    「就這樣喔……」洛年懶洋洋的,看起來有些不滿意。

    「還挑,現在鮮奶也很貴欸!」瑋珊睨著洛年:「不然不要賭。」

    「我又沒說,還是……我有想到別的?」洛年看著瑋珊。

    「什麼?」瑋珊問。

    「如果妳輸了,妳要穿女僕裝在我家一天。」洛年嘴角上揚,看著體態姣好的她。

    她穿的話,應該很好看吧。

    「那你輸了呢?」瑋珊又問。

    「妳是真的那麼有自信?」洛年有些傻眼。

    「當然。」瑋珊笑,一臉自信。

    「我穿執事裝,在妳家一天。」

    「嗯。」瑋珊笑了出來,嘴唇上印著一條小白鬍,可愛到翻:「打勾勾。」

    「好。」洛年輕笑,看著只屬於他的她。

 

    「一言為定。」

    兩人的諾言,兩人的愛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