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葉‧那些年的時光(1)《出海》

    延續……

    白浪滔滔,夜色低垂,一彎新月掛在天中,浮雲繚繞。

    在海灘旁的小木屋,眾人皆已熟睡,惟獨一人。

    月色輕柔,波光冉冉。

    一名少年坐在窗前,望著遠方無窮無盡的海洋,喟嘆。

    不應該屬於他的憂愁。

    晚風拂面,吹動了一旁的紗廉,一旁的花草。

  吹醒了,溫柔的少女。

 

    「還沒睡?」瑋珊問,看著眼前的他。

    「嗯。」他點頭,心神有些不寧靜。

    思緒,被帶到了很遠很遠的遠方……

  「壞蛋!我跟你約法三章。」

  「啊?」

  「第一,我的雷術,只用來保我們兩人的命,別人我可不管。」懷真難得收起笑容正經說。

  「嗯。」當時的他點頭。

  「第二,若我抓著你逃走,你可不准再用道息掙脫!」懷真瞪眼說:「我現在變這樣,就是上次被你害的。」

  「呃……」這有點困難……

  「第三!」懷真也不管沈洛年同不同意,接著又說:「這次事情結束,我們和白宗這群小朋友分開,我們倆自己回臺灣。」

  「嘎?」他一呆,詫異地說:「為什麼?我們怎麼回去?」

 「那樂觀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又好管閒事,和他在一起,有多少命都不夠死,當然要走。」懷真頓了頓又說:「只有我們倆的話,貼著海平面飛,這點距離,頂多花兩、三天,中間累了偶爾找幾座小島歇腳就好,幹嘛陪他們坐一個月船?」

  「這麼快嗎?」他吃了一驚:「不是說將近八千公里遠?」

  「反正你可以變得很輕,和我自己飛差不多,兩、三天夠了。」懷真哼了一聲說:「要是以前,哪需要這麼久?」

  也對,搭乘飛機也才花十二個小時,她以前比飛機還快,當然不用這麼久……洛年望著懷真,還沒回答,懷真已經瞪眼說:「快說『我答應妳』!」

  「不要。」他搖頭:「才不答應。」

  懷真生氣地說:「我是為你好耶。」

  「知道啦,我願意聽的時候就會聽。」他哼聲:「不保證。」

  「喂!」

    一聲分不清是真實亦或者是幻境的叫喚,將沈洛年拉回了現實。

    「在想懷真姊?」葉瑋珊輕笑,笑容有些苦澀。

    「嗯……」沈洛年有些尷尬的點頭。

    「你們男人,就是花心。」葉瑋珊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表情沒有責怪的意思。

    「妳不生氣?」洛年問。

    瑋珊笑:「我才沒那麼幼稚。」想了想,她微笑說:「早點睡吧。」

    「嗯。」洛年應聲,卻沒有躺下的動作。

    「睡了啦!」瑋珊嗔,表情很是可愛。

    「好啦。」洛年無可奈何的笑,躺下。

    有她在,這樣,應該也不算太壞吧……

    不知不覺,他的嘴角微彎上揚,像一彎柔和的新月,皎潔、明亮。

 

    翌日清晨,洛年醒來,發現瑋珊已經不在身旁。

    出去了嗎?

    他不以為意,走進浴室盥洗一番,這才步出房門外,才走沒幾步路,他就聽見了白玄藍的聲音。

    「怎麼突然想要出海?」隱隱約約的,他能聽見白玄藍與葉瑋珊的對話內容。

    「因為……我想我們可以去東大陸看看,一方面可以知道犬戎的勢力範圍,一方面也能探勘其他地方有沒有噩盡島缺乏的礦產資源,也能夠了解其他妖族的分布,我認為對我們是有利無害。」瑋珊說,字句有理清晰,但不知為何,她的聲音聽起來卻有些缺乏信心。

    「瑋珊,妳真的這樣認為嗎?」白玄藍反問,簡潔的一句話就讓她難以辯駁。

    「我……」

    「知道犬戎族的勢力範圍,並不是現在最緊要的問題,我們的重心應該要放在近在眼前的鑿齒與刑天,如果連近在眼前的敵人都沒有摸透,這樣是本末倒置。」白玄藍說,聲音聽起來溫和卻又不失其分量。

    「嗯……」瑋珊有些艱難的點頭,聲音已經沒有了能夠說服白玄藍的把握。

    「二來,知道其他島嶼上的礦產資源,對於日後的發展是相當有利,可是瑋珊,以目前歲安城的人力,完全無法到其他島嶼開採其他資源,就算人力充足,難道中途不會遇到襲擊?要怎麼將龐大的資源運回來,也是一個問題啊。」白玄藍和聲道。

    頓了一頓,她清了清嗓子,最後問了瑋珊一個問題:「瑋珊,了解其他妖族的分布,對於現在的歲安城真的有很大的幫助嗎?妖族會想要跟人族打交道嗎?我們真的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所有族群都應與我們建立關係?」

    眼前,一片沉默。

    瑋珊低垂著頭,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妳還太單純了,瑋珊。」白玄藍溫柔的說:「對於其他人的說法,在上位的人不能只聽信其片面之詞,防人之心不可無,因為太過相信他人而使得權力旁落的事件,歷史已經重蹈覆轍太多次了。」

    「嗯。」瑋珊點頭。

    「舅媽不是在責備妳,別想太多,嗯?」

    「知道。」

    「然後……」白玄藍停頓了一會兒,最後問道:「瑋珊,妳出海是為了什麼,真的純粹只是為了歲安?還是……妳有別的用意?」

    「我……」瑋珊一愣,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想要出海,是想要找些什麼,還是想要離開什麼?」白玄藍和藹的說:「不然,以前妳不是倦於四處奔走的嗎?」

    「也不是厭倦,只是……跟一心出海很累,動不動就要去救人,不然就是到處亂跑,結果被妖族困住,每次都弄得很狼狽,像出去活受罪一樣。」瑋珊微鼓著雙頰,想到被一群犬戎圍困的往事,臉上還是頗有微詞。

    「妳這孩子也真是,難道這次有洛年在一心就不會亂來嗎?」白玄藍笑,反問。

    「至少他會拉住一心啊。」瑋珊說。

    「那妳這次想要出海,是為了什麼?」白玄藍喝了口茶,將話題導回正題。

    瑋珊有些迷惑:「不是……沒有要出海嗎?」

    「我沒說不能出海啊。」白玄藍微笑,語道:「不管妳最初的動機是不是這樣,舅媽都相信妳的判斷。」

    「舅媽……」

    白玄藍想了想,說:「要去的話,記得問問看艾露要不要一起去。」

    「嗯?」

    「在海上,有個醫生在,會很有幫助的。」白玄藍微笑。

    「知道了,舅媽。」瑋珊點頭。

    「沒事的話,我先去忙了。」白玄藍站了起身,離開前,依舊和藹的對著瑋珊叮嚀道:「凡事要多想,多看……」

 

    等白玄藍離去後,洛年從樓上走了下來,看著如釋重負的瑋珊。

    然後,坐下。

    「妳怎麼想出海?」洛年問。

    「你都聽到了?」瑋珊看著窗外。

    「嗯。」洛年點頭。

    「你說呢?」瑋珊反問,看著他。

    「我又不會讀心術……」洛年皺眉。

    「呵呵……」瑋珊輕笑,說:「你不是想要去找懷真姊嗎?」

    「所以?」洛年一頭霧水。

    「出海的話,比較好找吧,你又認識那麼多妖族……要找她,應該很容易吧。」瑋珊說,眼神柔和。

    「話是這麼說……」洛年語道:「可是……」

    「你沒找到她的話,你不會心安吧。」瑋珊看著洛年,眼中秋波閃動。

    「我也不一定找的到她啊,而且就算真的找到了,妳要怎麼辦?」洛年說。

    「我只能當二夫人囉。」瑋珊嗔:「還不都是你,到處花心。」

    這……感覺好像某隻狐狸也對我說過……

    「總之,就出海吧,一直留在歲安也無濟於事,嗯?」瑋珊覆上洛年的手,柔聲說。

    洛年望著她,有些無苦奈何的微笑,點頭。

    「就當作讓奇雅和添良度蜜月囉。」瑋珊笑。

    「……」

    媽啦,有這麼順便的嗎!

 

    一星期後,白宗一行人出海,但還有一人也在船上──

    艾露。

    「洛年,早餐要吃完才能出去!」艾露在一旁嚷道,拿著牛奶追著在甲板上急奔的洛年。

    「媽的……」洛年已經轉了三個彎道加上輕身,但艾露還是不屈不撓的跟在後頭。

    「洛年!」

    「媽啦!」他媽妳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堅持了!

    「洛年,不喝牛奶會長不高!」艾露叫道。

    「我現在早就不能長高了!」洛年也叫回去。

    「不管,我是醫生,你要聽我的話!」艾露也頂回去。

    「……」

    幹!到底是誰給我請這個船醫的!我也是醫生好嗎!

 

    兩星期過去……

    海面上風平浪靜,海鳥翱翔,海風吹拂,帶著點溼鹹的味道。

    有身兼營養師外加醫療人員的艾露,白宗一行人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人出現身體不適的現象。

    好吧,沈洛年例外。

    船頭,他孤身一人佇立在那。

    沒有錯的話,今天可能就會在東大陸附近登陸吧……

    只是,天一向不從人願。

    「今天的浪好像特別大……」洛年皺眉,視線直視著遠方。

    他的直覺告訴他,前方一定有東西在干擾著洋流的方向。

    但又有誰那麼神通廣大?

    與精靈在幻境間長時間的精神戰鬥下,沈洛年的精智力已經往上提升了不只一個層次,感應範圍與反應力也被修練的格外出色,直逼天仙。

    驀然,他心中一震。

    這感覺……

    沒錯,是精靈的警示。

    「今天大家好多人暈船。」艾露在不知何時走上了甲板,站在洛年身旁。

    「暈船?」洛年問。

    「嗯。」艾露點頭。

    他望著遠方,眼睛漸漸的瞇成一條線。

    感應範圍拉大。

    方圓五百公尺……

    一公里……

    十公里……

    二十公里……

    「!?」洛年一震,四周海鷗飛起。

    炁息……很多,有些雜亂,應該是兩個種族……但是哪兩個呢……

    「怎麼了?」看洛年有些緊張,艾露疑惑的問。

    「先別吵。」洛年定下心來,方圓三十里內炁的分佈逐漸在他腦海成形。

    媽的,有這麼倒楣的嗎……

    看洛年沉默不語,艾露在一旁也沒有說話,就這樣靜靜的站著。

    風依舊吹流,海水依舊波濤……

    雲層匯聚。

    「發生什麼事了?」瑋珊走到甲板上,看見兩人站立在一旁。

    「媽的……不知不覺就……」洛年緊蹙著眉,扶著額頭。

    「怎麼了?」瑋珊看洛年神情不對,心中有些不安。

    「跟大家講……」洛年抓住腰際旁的天仙飛翼,澄黃碧綠的炁息環起。

    「我們,被犬戎包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