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年看著王母與懷真,愣了一愣,說:「王母您不是產子週期元氣大傷嗎?怎麼……難道是特地前來幫忙的?還有懷真,你不是...百年來不能動手怎麼……

    王母笑了笑回答這問題:「我產子週期元氣大傷,而懷真則是體內渾沌原息過多,於是我便把懷真娃兒的渾沌原息吸了一些,這樣一來我可以回復元氣,二來懷真娃兒也不用一直閉關,他很想見你呢!話說回來……」王母看了計楚等人一眼,肅容說道:「此人是鳳靈之體,不得動他,若要是再被我發現一次,敖家將會盡全族之力來保護他。」計楚等人聽了哪敢不從,只點頭答應。沈洛年看到王母對自己如此禮遇,對王母說:「謝謝王母的幫助,不過還有一點…….我想請王母幫忙,是否可以請王母一起保護您眼前這幾人嗎?

    瑋珊等人自是十分驚訝,洛年既然為了自己請求龍王母幫忙,但洛年竟對王母提出要求!?王母會答應嗎?葉瑋珊正在苦惱的同時,王母卻笑說:「這點懷真娃兒會幫忙的!放心吧!另外,洛年,還有一件事……」王母看著懷真與洛年兩人,說:「你與懷真百年前的情緣未了,現在既然你們兩人相見,要延續,或是結束,一切掌握在你們兩人手中,一切就隨你們去吧。

   「是,王母!」懷真對王母說完馬上黏著洛年,對洛年說:「我們去那個林子裡談吧!

   「也好。」沈洛年看了看清嬿,卻發覺清嬿的心裡有著一絲絲的忌妒、失落,與悲傷,沈洛年想對清嬿說幾句話,卻還是沒有開口,於是對懷真說:「走吧!」兩人就這麼朝林間飛去。

    此時的清嬿,心中充滿著無限感慨,與洛年那短短幾日的相處時光,還是比不過洛年與懷真百年前的情誼。現在,懷真回來了,她不僅人長的十分漂亮,而且還是天仙,還有王母支持,與歲安城的大英雄闇神配在一起是門當戶對;而自己,只是小小的帝女候選人,完全配不上……想到這兒,清嬿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淚水,那宛如晶瑩珍珠般的斗大淚珠沿著臉頰緩緩流下,那滴滴淚水充滿著數不盡的悲傷、痛楚、心碎與不捨。瑋珊看著黃清嬿,就像看到了百年前的自己,當時的自己也是為情所困。她想去安慰清嬿,但是自己一說,她恐怕會更傷心吧。瑋珊看著清嬿,只能祈禱著清嬿能夠看開……

    黃清嬿對瑋珊說:「外婆,我想去森林散散心,可以嗎?」

   「去吧!早點回來」瑋珊想:讓她獨自一人去散散心也好,至少不會那麼難過。

    這一切種種,王母當然都看在眼裡,雖然王母早已知道洛年與懷真的情緣不會繼續延續,但現在就點破……時機似乎不恰當,還是讓洛年自己處理吧。王母開口問:「洛年的修為應該還不至於能夠使用毀滅性光術才對,是有誰幫他嗎?」十聖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一片茫然,王母一看就知道這幾人不知道……除非有「那位」協助,否則洛年怎麼能夠使用……當王母正疑惑時,空中傳來了陣陣悅耳的聲音:「當然是因為有我協助阿!」王母往天空看了看,突然跪下,十聖等人一看,連忙跟著跪下,連王母都要跪下迎接的,必定是重大人物,在大家揣測的時候,王母緩緩開口:「五古仙之ㄧ,麒麟素霖,來此何事?」

    此時,在林間的洛年與懷真,找到了一片空地,坐了下來。懷真問:「洛年,你……還愛著我嗎?」洛年看了看懷真,沒有回答,只是望著天空,緩緩開口:「我們兩人之間,還有可能嗎?」

    這句話彷彿一根針,刺進了懷真心裡,過了一會兒,懷真才終於開口:「經過了百年時光,雖然對我們天仙來說是十分短暫,但我想過了,我們……是不可能了。」洛年嘆了口氣,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能難過的說著:「懷真……」懷真有些遲疑的說:「我們……還可以當朋友嗎?」沈洛年看了看懷真,笑著說:「可以呀!只是別叫我幫你抓抓了,清嬿會吃醋的!」懷真聽了,笑罵道:「你這臭小子,一醒來就去找別的女人,害我還想你想了好久。」

    沈洛年看著懷真,嘆了口氣,緩緩開口:「其實……我是見到王母後,才死心的,王母雖沒明說,但……我聽的出來,王母的意思是,我們兩人,沒有機會了……」懷真聽了,再也無法強顏歡笑,她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難過的情緒,滴滴淚水緩緩落下。懷真哽咽的說:「如果當時我沒讓你使用闇靈之力……如果一開始我就回到仙狐祕境這樣……這樣的話……」洛年看到懷真如此傷心,於是抱著她,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膀,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喟嘆著:「別哭了,現在在說這些,也都無濟於事了,何況現在……有比你更需要我的人……」懷真抹去了臉上的淚水便說:「我們真的不可能了嗎……」沈洛年這時,也不忍拒絕懷真,只得說:「我們……就回歸到第一次見面時的情況就好了,再進一步發展……不可能了……」說到這兒,洛年的心裡,也十分的五味雜陳,自己對懷真,雖還有感情,但已經十分的淡了,可是想到過去的種種,想到懷真對自己的好……洛年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悲痛,終於忍不住,流下了百年來的第一滴淚水,懷真看洛年,這是自己認識他以來他第一次掉淚……

    沈洛年這時已抹去淚水,望著湛藍的天空,這才說:「雖然我們不能廝守一生,但你在我心裡……永遠佔著一個特殊的位置……」懷真聽了這句話,心裡也是十分複雜,這就是愛吧,雖然不可能,也無法有美好的結局……懷真也不強求,說:「那……你要幫人家抓抓喔!」沈洛年一聽,終於破涕為笑:「妳這傻狐狸……我答應你就是了……」懷真聽到,開心的躺在沈洛年懷裡,「你答應了,就不可以反悔喔!」懷真說完,心中有些忐忑的問:「我們還是朋友嗎?」沈洛年抱著懷真,笑著說:「當然…..我們是好朋友,永遠不能取代的好友!」

    而此時,黃清嬿一人漫步在林間,希望能讓那波濤的心情稍稍平復,沒想到走著走著,卻遇到了剛與懷真詳談完的洛年,心情還沒平復的清嬿一看到洛年,那股難過的情緒又湧了上來,那剛止住的淚水又流了下來,清嬿不想面對洛年,她選擇了逃避,一面留著淚,一面向林間快速的跑去。

   「清嬿?」洛年馬上追了過去,緊緊抓住了清嬿的手,不讓她離去,「清嬿?怎麼了?」洛年柔聲問道。清嬿看著洛年,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痛楚與悲傷,緊緊的抱著洛年,啜泣道:「為什麼……你不是有懷真了嗎……你去找她阿……我跟你注定注定是……」清嬿話還沒說完,沈洛年已經封住了清嬿的唇,這吻,雖然霸道,但很溫柔。沈洛年對清嬿說:「我與懷真……是不可能的,現在我的心裡,只有妳……

    清嬿聽到了這句話,卻只是搖了搖頭,她喃喃的說:「為什麼……為什麼你是闇神……如果你是沈凡,一切一切……」說到這,清嬿的淚水又流了下來。

   「有什麼問題就說出來吧,別憋在心理,不管妳要說多久,我都會聽的。」洛年輕拍著清嬿的肩,清嬿猶豫了許久,才說:「你是闇神,歲安城的大英雄;而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帝女候選人,我……我配不上你。」

   「傻瓜……不論你是未來的女帝,或只是普通的平民,我都會愛著妳,我愛的,是妳的心……不論妳以後會如何,我都會守護著妳……至於其他人的閒言閒語,我不會在意的。」清嬿躺在洛年的懷裡,淚水沿著那白淨的臉龐緩緩流下,那淚水,代表的不是痛楚、不是悲傷、而是感動……

    另一方面,麒麟素霖來到這兒,她開口:「龍王母,先跟我來,我有話要跟你說。」話一說完,王母與麒麟素霖便爆出妖炁,向森林飛去。

    到了林內,素霖開口:「鳳凰說,再半年以後,屍靈封鎖將會被擊潰,唯有能同修五靈之人,才能化解此危機,此外,暗黑勢力崛起,這群孩子們,將會首當其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