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生送上了牛排,帶著點焦香的氣息在空氣中飄散。掀開蓋子後,餐盤發出響亮的嗶嗶剝剝聲,四周似乎熱鬧起來,但唐心妍只是拿著刀叉,輕輕地鋸開一小片,沒有太大的食慾。

   可能是太安靜了,隱約可以聽見窗外的風的聲音。

   見她沒什麼食慾,韓星源和聲道:「不合妳的胃口嗎?」

   「沒有。」唐心妍微笑,搖了頭:「只是有點熱。」

   「學姊,我是文姿,很高興見到妳。」坐在一旁的少女笑著開口。

   「我叫心妍。」唐心妍露出一抹得體的笑容。

 

   看著他與她兩人有說有笑,而她只是靜靜的看著,又切下了一塊肉放進口中。

   只是嚼著,卻一點也嘗不出來,那到底是什麼味道……

   有好幾次她想要加入話題,卻總是被少女給打斷,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她總是無法對上他的視線。

   窗外的天色昏暗,快要下雨似的,而她的眼角,卻開始有些濕潤,有些液體正在打轉。

   但始終沒滑落。

 

   女服務生端來附餐紅酒和甜點,她輕啜了一口,略為苦澀的感覺在嘴中漾開。

   「心妍?」韓星源有些擔心的看著她,他很清楚她的酒量。

   「不要緊的。」她淺笑喝完這杯酒,又跟女服務生要了一杯。

   他想要說些什麼,無奈總是被身邊少女給纏住,使他遲遲無法開口,只能看著她再一次將杯中的紅色液體給一飲而盡。

   窗外的雲層越來越厚重,壓的人喘不過氣般,然而,現在的她,卻也已經不在乎了……

   不知不覺,天外夜色暗沉。

   「我該回去了,你們慢慢聊吧。」唐心妍站了起身,臉色有些疲倦。

   「我送妳。」韓星源開口。

   「不用了,我自己搭公車就可以了。」她微笑,轉身直接走向店門,沒回半次頭。

   就讓時間,帶走她不該有的依戀。

   感情有時像一抹微雲,輕飄飄的,不必包含什麼深奧的哲理。

   也許她和他,就是那已經被風吹散的雲……

 

   出了店門口,她自己一個人走在台北的街道上,悶熱的空氣讓她很是不舒服,好不容易走到了公車站牌前,她看了上片的標示,才發現自己早已錯過了最後一班公車。

   只能搭計程車了。

   拖著一身疲累,她還沒反應過來,一滴雨點忽然打在她的身上,接下來是兩滴、三滴,最後滂沱大雨。

   幸好不遠處就有騎樓,她才不致於全身溼透。

   雖然只淋了一分鐘的雨,但早已一身狼狽。

   靠在一旁的牆上,吹過身上的風變涼了,沒來由的,她感到一陣暈眩。

   是剛剛喝的紅酒嗎……

   無力的靠在牆邊,她已經不願再去多想。

   倏地,一道電光劈開了厚重的雲層,一聲響雷炸開,嚇的她闔上眼睛捂住耳朵,輕喘著氣,像是虛脫似的,連原先站穩的力氣都消失無蹤。

   打給了瑋珊,電話卻是沒有接通。

   這場雨,似乎沒有要停的意思……

 

   「心妍?」像小說情節會出現的一般,聽見如此熟悉的聲響,她不由得睜開雙眼。

   「你怎麼在這裡?」看見來人,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是她的心還是微微一跳。

   韓星源,手中拿著一把傘,正站在她的身前。

   「妳呢,怎麼不回去?」他明知故問。

   「在下雨,最後一班公車走了。」她說,眼神飄到一旁,不願意對上他的視線。

   「我送妳?」他說。

   「不用了,我等雨停再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她水眸輕眨,有些半任性的說。

   「這場雨不到明天是不會停的。」他和聲說,像是要驗證他的說法似的,騎樓外的雨聲顯得更大了。

   她沉默著,沒有回答。

   「嗯?」他和聲詢問她的意見。

   「我還不想回去……」她低下頭,敵不過他的溫柔。

   「那,來我家吧。」他微笑。

   微微一愣,她抬起頭,迎上他的視線。

   澄澈的眼瞳裡,跟以往一樣的溫柔。

 

   搭上他的車,她有些迷惑的問:「你怎麼找到我的?」

   「我從剛剛就一直跟在妳後面。」他輕笑。

   「有嗎?」她有些無力的眨了眨眼,眼前有些迷眩:「所以……剛剛……你都看到了?」

   「看到?」他微微一笑,眼底笑意更濃。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難。冰泉冷澀弦疑絕,疑絕不通聲暫歇。別有幽愁疑情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