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沈嬿情緣‧第四章《誰叫她搶人家老公》

    另一方面。

    沈洛年當然不知道懷真正在逼問敖歡當年追老婆細節,最後還是決定道:「總之先回歲安成在想辦法吧。」

    看沈洛年已經下定決心,狄韻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想著以後將要發生的事……

    「喂!」沈洛年遠遠叫著正在聽足以編為浪漫愛情史詩「淒美羅曼史」的懷真──當然,書名是懷真亂取的。

    「說好了?」反正故事聽的差不多了,懷真便點地飛行到洛年身旁:「不會出事吧?」

    「反正到時候再想辦法。」沈洛年很理所當然的不去想以後的問題。

    「真是,你這個人……」懷真莞爾一笑,對著敖歡喊:「快點走了,別發呆!」

    「哦。」懷真現在握有敖歡的把柄,敖歡當然只能乖乖聽話。

    炁息籠罩四人周圍,轉瞬──

    所有人身影消失,只留下了一陣不尋常的風,以及天邊的四個小點……

    歲安城外,微風徐徐,芳草萋萋。

    一名女子站在一座小山丘上,腳輕輕踢著地上的圓石。

    小圓石往下滾動、滑動,落到了濃密的草叢之中。

    女子的臉上,少了一貫的微笑。

    順了順裙襬,女子側坐在草地上,一臉雲淡風輕,卻隱隱又有些若有所思。

    若要說百感交集,好像也不對;若要說心煩意亂,卻又無不及而有過之。

    平靜如水的心境被莫名打亂,漣漪四起。

    動盪……

    平靜的水一旦起了變化,要回復就只能等待時間,等待風止。

    誰,又是那陣風……

    清麗的臉龐上,有著淡淡的薄妝,襯托出她精緻的五官,和清新的氣質。

    穠纖合度的體態,光滑細嫩的肌膚,玉質羊脂一般的美腿,種種陪襯出她的美。

    女子,黃清嬿。

 

    夕陽西下,彩霞滿天。

    雲彩種種變換,時而絢麗,時而平靜,更多的,是那股澄澈的橘黃。

    一片春愁待酒澆,江上舟搖,樓上簾招。秋娘渡與泰娘橋,風又飄飄,雨又蕭蕭。情回所歸待何朝?雲煙繚繞,盈盈情凋。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清嬿看著雲海,極賦變化,一時如堆棉鋪絮,靜如玉池;一時如銀絮素絹,輕飄曼舞;一時如怒濤奔湧,海浪無涯;忽聚忽散,倏爾而逝,變化無窮,造化無邊,好比汪洋中的萬頃碧波,銀浪排空。

    他,什麼時候會回來呢……

    見到他,又該說什麼……

    明明原本一向智珠在握的她,現在,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沈凡,又或者是傳說……

    闇神,沈洛年。

    自己,又可以怎麼樣呢……闇神傳裡,闇神有一個情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沉魚落雁,美若天仙,好像是……叫做懷真?

    是了,難怪他要去龍宮,就是為了要找「她」吧,小韻是不是早就全都知道了?

    也對,她怎麼可能不知道,所以當時他要在龍宮裡找人時,她才會阻止自己去找他……

    那麼那傳聞是真的嗎……二十年前,十聖鬧翻,燕仙出城,而後抱回來的那個女孩--狄韻,真的是闇神的女兒?

    關於他的一切,有好多好多的傳聞……是真的,又或者是假的,她全部都不知道……

    然一緊,黃清嬿輕咬著唇,一種異樣的感覺盤據在心頭,揮之不去。

    忽地,一股強大的炁息從遠方一路往東飛,彷彿是對著歲安城直接飛掠,黃清嬿臉色微變,正要趕回歲安城司令部的時候,兩股炁息正一前一後,快速對著自己現在的方位飄飛。

    黃清嬿微微一驚,手已經握上腰間匕首,卻發現那股炁息,有種熟悉的感覺。

    沈凡!?

    望著對著自己招了招手的身影,黃清嬿這才鬆下心防,但目光一轉到他身旁的明媚女子,整個人卻是有些失神。

    要知道,長相漂亮的人總是不難找到,加上黃清嬿對自己外貌也頗有自信,自然不會因為看到眼前出現的女子之美而訝異;但這個女人只是輕輕一笑,就讓人不由得升起一股愛憐的情緒,彷彿從骨子裡透出來天生吸引人的媚態,這可不是長相漂亮就能夠做到的。

    看他與她之間的互動,想必……他們兩人早就已經在一起了吧……

    看來,自己不管在多說什麼他也不會回心轉意了吧……

    黃清嬿臉上漾出微笑,首先開口:「你果然就是沈洛年,沈凡只是化名,對吧?」

    沈洛年倒不訝異黃清嬿猜到自己的身分,只是點頭。

    「你,真的是沈凡?」

    昔日兩人對談又攀上心頭,沈洛年微微一笑,說:「這位,就是懷真。」

    「你一直找的那一個人?」黃清嬿淺笑問,心中卻很不是滋味。

    自己,竟然也會為了他而吃醋嗎……

    「嗯。」洛年已經知道懷真有話要跟黃清嬿說,當下迴避了開,只留下兩人在這交談。

    確定沈洛年走遠,懷真這才笑嘻嘻的開口:「妳就是黃清嬿吧?果然是瑋珊的外孫女,跟年輕的她有些神似呢。」

    「嗯。」黃清嬿看著懷真,心在淌血。

    原來……他已經有了這麼一個美如精靈、媚入骨隨的可人兒,怎麼又會把自己放在心上……

    看出黃清嬿眼神中流露出的淡淡失意,懷真只是輕笑嘆惜。

    「妳喜歡洛年嗎?」懷真明眸一轉,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黃清嬿,如此坦然的問題反而讓清嬿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是喜歡嗎……自己對他的感覺真的就是所謂的喜歡嗎……

    看黃清嬿臉上有些困惑,有些迷惘,不知所措的樣子,懷真只是笑而不語。

    身為仙狐老祖宗,對男女情愛上面的問題,她自然是一望眼便能洞察全局,透析當事人的內心思緒。

    原來,是初戀嗎?

    這小子……竟然讓他佔了這麼天大的便宜……

    「你們兩個原本不是在交往嗎?」懷真含笑又丟出一個問題。

    黃清嬿感到渾身發熱,一股熱意從背後一直延燒到耳根。

    罕見的,她感到心慌的感覺……

    懷真那透徹的雙眸,好像能看穿她的思緒似的,將她看的幾乎要喘不過氣,只能這樣與她凝神對望。

    平時冷靜的她在她的面前,卻像是個做錯事的小孩被抓到似,連回話都變的分外猶豫。

    不只外貌,連心理素質……也比不上她嗎……

    黃清嬿一直以來高傲的自尊,此刻卻是被懷真帶給她的強大自卑感給毫不留情的踐踏、蹂躪、凌辱,連一點也不剩。

    「怎麼了?」看黃清嬿緊咬著下唇,默默不語,懷真語帶關心,沒有帶任何惡意。

    但對現在的清嬿來說,任何的一言一語,都是極大的諷刺。

    此刻的她,第一次嘗受到了心碎的滋味。

    不可能了……自己已經不可能挽回了……

    看黃清嬿眼角隱隱閃動著淚光,懷真暗暗吐舌,心裡大叫完蛋。

    這震撼教育的劑量……好像下過頭了。

    原本懷真只是有些不甘心,二來加上一點小頑皮,於是想要讓黃清嬿知道她這正牌女友不是那麼好欺負;結果當懷真發現黃清嬿在感情上其實還只是個少女,根本就不懂的搬弄心機時,已經把清嬿弄的梨花帶淚,泫然欲泣。

    清嬿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忍著,剩微弱的力量在撐著。

    再玩下去,等一下那小子真的翻臉……

    「妳,想要跟洛年交往嗎?」懷真放軟了語氣,臉上的微笑很真誠,不帶任何一絲虛偽,目光溫暖如水,宛如天使,自然、真誠,而不做作。

    「我……我……」黃清嬿看著懷真突然溫柔的神情,紅唇微張,話卻全是梗在了喉嚨,想說卻說不出口。

    「我,其實是天仙。」懷真鳳眼透出澄澈的目光,眼神中透露出的意思明顯不過。

    黃清嬿沉默。

    不是因為震驚,而是因為現在哪怕只是再開口說一句話,她脆弱的淚腺便會盡數瓦解、決堤。

    懷真看黃清嬿沒說話,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娓娓道:「因為某些原因,我不能陪在洛年身邊很久,必須要離開他三百年。」

    懷真和聲說:「三百年的時間,我讓妳和他在一起,這條件不算太壞吧?」

    黃清嬿靜默,但心中卻依舊動盪。

    這……是在作夢嗎……

    全天下,真的有這麼大方的女人?

    盈盈波光中,黃清嬿眼中流露出了一絲游移。

    「信不信隨便,不過姊姊提醒妳,在愛情的競爭中,妳還太單純了,要小心一點,不要讓那小子被別的女人搶走哦。」懷真一笑,拋下了這句話後,就踩著步伐走到了洛年身旁。

 

    沈洛年在一旁早就等候多時,現在見懷真一走過來,不等她走到,他就先主動走向她在的方位。

    洛年一臉責備的樣子:「不是說好不要太超過嗎?」

    懷真微噘著嘴說:「誰叫她搶人家老公,過分……」

    「妳這狐狸,還跟人家小女生計較些什麼?」洛年頗有些無奈。

    「好嘛……去安慰她啦……」懷真用手指戳著沈洛年的手臂。

    「真是……」沈洛年緩步走向黃清嬿,卻不知道該對她說些什麼。

    黃清嬿坐在一處平坦的岩石上,雙手環抱著腿,低垂著頭,嬌柔的身子輕顫。

    朝她走過去,從她聽見腳步聲便渾身一悚的情況看來,她知道有人靠近,卻脆弱的選擇更加抱緊自己,逃避現實,害他的手停在半空中,不知道該縮回來還是靠上去,最後只好在她身旁坐下,不知道該說什麼。

    「清嬿?」洛年輕喚她的名字,但清嬿卻把頭垂的更低,不讓沈洛年看到她的表情。

    洛年又叫了一次,但清嬿依舊沒有應聲。

    一向不大會說話的沈洛年嘆息,正準備站起身讓清嬿獨自一個人靜一靜時,赫然發現一顆不顯眼的水珠,沿著她白皙的腿蜿蜒流下,沿著之前的軌跡。

    他的手輕輕地覆在她的手上,完全的靜默和留著殘餘淚珠的溫度更讓他不安。

    洛年小心翼翼的捧起清嬿的小臉,望見了她眼底的受傷。

    看著紅潤的眼眶和她清麗的臉上尚未來得及抹去的淚痕,讓沈洛年一陣心疼。

    清嬿輕咬著唇,不敢對上洛年的目光。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了,不要再對她好了……

    不然她怕有一天自己,會越來越依賴他,最後無法從他的身邊離開……

    「傻瓜。」洛年將清嬿的臉移到正對自己的目光。

    明明沒有眨眼,她懸在眼眶裡的水珠卻禁不起任何一點刺激,就這麼直直落下,不偏不倚的滴在洛年的手背上。

    皮膚上驟然出現的微溫感覺,令洛年的心跳不自覺的少了一拍。

    自己第一次,看到她哭……

    他伸出指頭,接住懸在她眼眶的淚水,平靜的凝視著她。

    當此情景,沈洛年自然沒有吭聲,黃清嬿卻也不肯說話,隔了好片刻,她的淚終於才停了下來。

    「你……是不是很討厭我?」黃清嬿問。

    「啊?」洛年一怔。

    「不然為什麼,你的事都要對我隱瞞,找懷真的事,你身分的事,都只跟小韻說,對我卻都絕口不提……」黃清嬿低聲說:「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

    沈洛年看著眼前這個神似葉瑋珊的女孩,頗有些無奈的笑。

    自己,也被葉瑋珊問過這個問題呢……

  「你是不是很討厭我啊?」葉瑋珊帶笑說。

  「啊?」沈洛年一驚坐起,不明白葉瑋珊的意思。

  葉瑋珊似乎覺得說得不夠清楚,補充解釋說:「我指的是,單純朋友關係上……」

  沈洛年沒好氣地說:「我知道。」

  妳喜歡誰我可清楚得很,不會想歪的!

  「我們認識也有半年了。」葉瑋珊說:「我總覺得,我拜託你做的事情,你總是不肯,但實際上你只是不答應我,其實還是願意的,如果是別人,說不定就可以……」

  沈洛年一時說不出話來。

  自己給她這種感覺嗎……

  「比如加入道武門、之後的隨我們小組行動、去南部捕妖,到最近這次……來噩盡島,只要我要求的,你似乎都不願意。」葉瑋珊頓了頓說:「我有時候會覺得,如果不是我來問,會不會比較好……既然你願意為了我們而來,應該不討厭其他人,那也許就是因為我……」

  眼看沈洛年沒開口,葉瑋珊遲疑了一下,想想又說:「剛認識時,我曾經不是很喜歡你,但後來我慢慢知道那是誤會,你不是我想的那種樣子,我在想,是不是那時候,曾經有什麼態度讓你不愉快,如果是的話……」

  「等……等等。」沈洛年截住了葉瑋珊,有點頭痛地說:「妳是不是想太多了?」難怪她上次電話中吞吞吐吐,看來那時她已經冒出這種怪想法了。

  媽的,女人怎麼都這麼難搞!

  「不……不是嗎?」葉瑋珊微微一怔。

  「剛剛他們要我幫忙殺妖怪救人,我不也拒絕嗎?」沈洛年說。

  「不是因為我在這兒嗎?」葉瑋珊說。

  「喂!」沈洛年瞪眼說:「妳這樣很要不得喔。」

  「怎……怎麼?」葉瑋珊一怔。

  沈洛年說:「妳老是以為什麼事情都是自己的錯,這很糟糕,上次打鑿齒也是,總怪自己沒飛起來,怎不怪一心忘了提醒妳飛?」

  葉瑋珊詫異地說:「怎麼……可以怪到他身上?」

  「怎麼不可以,他不是負責教人打架嗎?妳又怎不怪宗儒嚇得傻掉?」沈洛年又問。

  「他當時還沒變體啊,會怕很正常。」葉瑋珊微微皺著眉,嘟嘴說:「又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不怕死。」

  「我……」沈洛年差點嗆到,他本不是口齒伶俐的人,一時也不知該怎麼解釋,頓了頓才說:「總之,我覺得妳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都很好,別再把莫名其妙的事情都怪到自己頭了。」

  葉瑋珊聽著聽著不禁有點臉紅,她低下頭遲疑地說:「你……別這麼說。」

  自己剛剛好像說了些讓人害羞的話?沈洛年這下可也有點尷尬,當下忍不住惱羞成怒地罵:「媽的!總之我不會討厭妳,就這樣。」

    過去的往事一一浮現,沈洛年看著黃清嬿的表情,彷彿又回到了百年前,看著葉瑋珊的那些情緒。

    黃清嬿對這表情還不算太陌生,之前,也是被他這樣子看著。

    他的眼神,是那麼深邃,帶著一點溫柔的懷念目光……

    「別、別這樣看我……」黃清嬿略帶羞澀的別過頭,那反應讓沈洛年是大大吃驚,也被黃清嬿的反應弄得有些怪不好意思的。

    正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黃清嬿卻也想:為什麼,他總是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

    難道自己,跟他曾經喜歡的人很像?

    可是自己……只被說過和司令──也就是葉瑋珊很像而已……難道……

    沈洛年看著黃清嬿一陣又一陣的複雜情緒,臉上不知為何浮起一絲笑意,搖了搖頭。

    不愧是葉瑋珊最優秀的外孫女,還真是七彩繽紛……

    「該回去了,再不走那丫頭會做出什麼事我可不知道。」洛年側著頭,看著黃清嬿。

    「嗯。」不知道他回去,外婆他們看到他會是什麼樣子……

    黃清嬿想到這兒,嫣然一笑,剛剛的陰鬱全都一掃而空,煞是動人,沈洛年看著、看著,不由得癡了……

    連在遠處的懷真眼見,都是一個驚嘆。

    好一個燦爛甜美的笑容……

    黃清嬿見沈洛年看著自己,心中一甜,側轉過頭,臉上又增添了一分動人的粉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