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嬿情緣‧第六章《人面桃花情一線》

 千窟崖……

   黃清嬿輕托桃腮,靜靜的想著,想到最後,竟然是有些臉紅。

   「唉……以前說的那麼好聽,現在真的遇到了,該怎麼辦才好呢……」黃清嬿低語著,臉上帶著一絲憂愁,看上去別有一番風情。

   為什麼是長大了才遇到種事……

   「他那樣子,算是喜歡我嗎……」黃清嬿的手指輕點著桌面,眼神沒有與目光對焦。

   該怎麼辦……

   「在想事情?」突如其來的一個男聲,在這空間裡迴盪,黃清嬿嚇的連忙起身,卻見沈洛年有些好笑的看著自己,目光澄澈。

   「沒有,請坐。」黃清嬿臉上帶著微笑,但此時的微笑卻是有著一分慌亂,三分不自在。

   他剛剛……聽到了多少?

   「怎麼了?」看黃清嬿的情緒透露出一絲慌亂,沈洛年有些狐疑:「打擾到妳了嗎?」

   「不會。」黃清嬿為沈洛年倒了一杯熱茶,自己也啜飲了些許,一杯熱茶喝下,黃清嬿的俏臉泛起一層淡淡紅暈,更增三分嬌豔。

   要是以前的沈洛年,或許不會因為黃清嬿的容姿變化而動心;但畢竟現在對她的好感逐漸增加,看見她如此可人的模樣,還是免不了心中一盪。

   「我現在,該稱呼你什麼呢?要叫爺爺嗎,聽起來會不會太拗口?」黃清嬿看著沈洛年,明眸靈動。

   「不對,睡覺的時間不算的。」沈洛年搖頭:「叫名字就好。」

   「?」黃清嬿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

   「就像妳外婆他們,也不會把小純當成前輩吧?」沈洛年說。

   「所以,你真的睡了百年?」黃清嬿問。

   「算是吧。」沈洛年說,想到從醒來到現在,還是覺得很莫名奇妙。

   「那你今天為什麼又會來找我,你以前……不是一直都避著我嗎?」黃清嬿問,想要藉此確定沈洛年的心意。

   「妳不想要我來嗎?」沈洛年想想說:「如果妳不想要我打擾,我現在就走。」

   「不是,我……」黃清嬿正要開口,沈洛年卻突然打斷她的話語:「等一下。」

   看沈洛年臉上寫著「麻煩」的表情,黃清嬿心一緊。

   「是小韻嗎?」黃清嬿笑,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襲上心頭。

   「嗯。」沈洛年又對那頭咕噥了幾句,這才對黃清嬿說:「那丫頭有事找我,我先走了。」他話說完,也不等黃清嬿說話,就這麼匆忙離開了。

   「洛……」看他身影已經消失,黃清嬿吞下了原本想說的話,心中無端端的泛起一陣失落。

   海浪依然波濤,茶煙仍緩緩飄升。

   黃清嬿輕咬下唇,猶豫了晌久,這才下定決心:「輕疾,幫我聯絡瑋珊外婆。」黃清嬿低語著,那是葉瑋珊跟親人間的私密名稱,根據輩分關係設定的,使用這些使用者名稱尋找葉瑋珊,那她便會知道這是屬於私事……也會判定是否該接通對話。

   她不敢找母親,不知道為什麼,她竟是沒有勇氣跟母親說自己……喜歡上了,一個不應該喜歡的人。

   只是,這為了全歲安城勞勞碌碌六十餘年的軍司令,真的有時間陪自己聊這些兒女情長的事嗎……

   「對方已接受您的通話。」輕疾的小人偶朗聲說著。

   「清嬿,找外婆有事嗎?」葉瑋珊清麗的聲音傳來,讓黃清嬿有一點點怔忡。

   這,可是自己最佩服的外婆呢……

   「外婆,我……我有些事想要問妳。」黃清嬿有些苦澀的說著,從來沒有想過她必須問司令這種事情啊!

   「妳這麼吞吐的樣子真是少見呢,在為了洛年心煩嗎?」葉瑋珊語氣帶著一抹笑,讓黃清嬿更是一度遲疑。

   「嗯──是為了他心煩啊……」黃清嬿低語著,那底氣不足的聲音,讓葉瑋珊輕笑了起來。

   小清嬿……妳很久沒跟外婆一起睡了吧?要不然……今晚,來擎天塔上陪我聊天、睡覺……像很久以前那樣,要嗎?順便來談談妳心煩的洛年?」葉瑋珊笑說,最後的一句話,聽起來有些調侃的感覺。

   黃清嬿有些羞澀的說:「外婆您別逗我……那、那今天晚上上塔去找您嗎?」

   「嗯,就今晚,那先這樣囉。」葉瑋珊說完,旋即切斷了通訊,看來是還有事情要忙吧……

   暫且決定行程後,黃清嬿輕呼了口氣,離開千窟崖正要返回將宅之際,卻看到了狄純振翅急飛,一名神色慌張的男子還跟在身後,感覺頗有些神似賴一心,卻又不是。

   黃清嬿覺得奇了,原本想要跟過去,但後來轉念一想,這些事不是自己應該注意的,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心頭驀然一緊,黃清嬿倏然回想起了在船上,沈洛年和狄韻互擁的那一幕……

   即使小韻之後或多或少有澄清,雖然是把問題丟到洛年身上去,造成兩人的誤會,可是這兩人的感情,貌似真的很要好啊……

   思考至此,黃清嬿輕咬了咬唇,轉身前往擎天塔,漠視著心頭那緊縮的痛楚,橫下心打算直接在塔上等葉瑋珊。

   上了塔的黃清嬿,有些茫然的亂晃著,此時塔上不知為何是毫無半人,黃清嬿也就隨意找了一處坐下,等著夜暮逐漸低垂,等著星辰,等著月。

   不遠處,一名男子看見來人,漫步走來:「是清嬿嗎?」

   黃清嬿回頭一望,連忙站了起來:「外公?」

   「有事要找瑋珊嗎?」賴一心笑呵呵的問。

   黃清嬿一驚,賴一心看她的反應,笑著說:「別緊張,我是用猜的。」

   「嗯……是有事要找外婆啊。」黃清嬿有些苦澀的說,看起來心事重重。

   「不如先去瑋珊那兒?瑋珊處理公務都會忙到很晚的,妳自己別著凉了。」賴一心又說。

   「嗯,謝謝外公。」黃清嬿道。

   「沒事我就先走了。」賴一心揮了揮手,提著長槍,就這樣下塔離開了。

   黃清嬿緩步走向葉瑋珊的休憩處,她眉頭輕蹙著,心情很放不開。

   推開門,她走進葉瑋珊的房間內,取出自己當初留在葉瑋珊衣櫥內的睡衣。

   當初和外婆睡,是十七、八歲的時候吧……不知道衣服還穿不穿的下。

   黃清嬿捧著衣服,上頭沒有帶著霉味,反而有著些許溫暖的、陽光的味道。

   看來,外婆就算這群兒孫們已經不能常回來看她,還是依舊常常整理著他們的衣服呢……黃清嬿想到此處,心中一暖,換上了睡衣,趴在葉瑋珊的床上,輕輕想著沈洛年的事,以及最近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事情。

   洛年……

   就在多次的煩惱與羞澀中,黃清嬿沉沉的睡去,只剩下一輪明月在天空中,佇立。

 

   「清嬿,該起床了,再睡下去外婆就不能陪你囉。」葉瑋珊溫和的聲音,傳入還在迷濛的黃清嬿的耳中,她著實的嚇了一跳,抬起頭,卻見葉瑋珊穿著一身輕柔罩衫,溫和的微笑在臉上展開,那是美艷女人的溫柔笑顏,解開的雲髻如瀑,黑髮滑落床間,這一幕,讓黃清嬿看的入迷。

   「傻孩子,看什麼看成這個樣子。快點,說說我們洛年是怎麼打動清嬿的心的?」葉瑋珊促狹一笑,看黃清嬿面紅羞澀的樣子,好不開心。

   「外婆!」黃清嬿嬌嗔,不滿葉瑋珊的奚笑。

   聽見黃清嬿的撒嬌,葉瑋珊也不多說,溫和的笑顏持續綻放,等著自己的小外孫女對著自己傾吐──就像百年前,白玄藍耐心的聽著葉瑋珊重重心事如此。

   「洛年他……這個人很奇怪。」黃清嬿說,表情遲疑。

   「嗯?」葉瑋珊輕笑,畢竟當初遇見沈洛年,她也是有如此想法。

   「他明明……明明就只是一個怕麻煩的少年,老是不跟別人交際,不管要他做什麼,他都是一副怕麻煩的樣子,可是……可是每每遇到危險的時候,他卻又總是挺身而出,攔在我的身前,保護著我……」黃清嬿述說著,時而嬌嗔、時而低語,這些,是她對沈洛年最真切的感情,最真刻的迷惘,一點一滴,在狹小的房間裡,緩緩渲染開來;衝擊著葉瑋珊的思緒,鼓盪著她的心境,讓她所處的時間,不知不覺,被拉回了一百年前…….

   「又或者,他總是看著我的眼睛,那眼神,不像是他該有的眼神,我總覺得他好像……好像不是在看著我,好像是在看著某個…某個跟我相像的人,那個眼神,給我好滄桑、懷念,不屬於他的感覺……」黃清嬿低語,不該在她身上出現的苦澀,在此時蔓延、遍佈在她的心,束縛、包裹著,讓她就要瀕臨崩潰邊緣。

   葉瑋珊看著眼前煩惱的的小外孫女,心中被一幕幕的往事片段給佔據、縈繞……

 房間內,兩人靜默。

 葉瑋珊,賴一心。

 「一心。」葉瑋珊開口,神情忐忑。

 「嗯?」賴一心不明就理,臉上寫著疑惑。

 「我……我對洛年,似乎……也有些好感……」葉瑋珊看著賴一心:「你覺得呢?」

 「洛年對妳……好像也有意思吧?如果……能繼續發展下去,好像也不錯。」賴一心說,一字一句,在他不自覺的狀況下,刺傷了葉瑋珊的心。

 「是嗎……」葉瑋珊強笑著,心在淌血。

 「沒事……我先走了。」賴一心被這氣氛弄的有些陰鬱,他推開房門,默默的走了。

 一滴,晶瑩般的淚珠,閃動。

 房門掩上,瑋珊的淚水不受控制的串串滑落,溼了她的衣襟,溼了她的袖擺……

 溼了,她的心。

 樓下,一片吵雜。

 窗外,對談聲響。

 「太過分了!」突如其來的男聲,驚擾了坐在床沿的葉瑋珊。

 瑋珊輕步走到窗前,推開窗,扶著窗框,她看見了沈洛年與賴一心。

 「她只是試探你,你卻急著把她推走?」只見沈洛年怒駡說:「只要有人要她,隨便誰都好嗎?混蛋!」

 賴一心忙說:「當然不是,但我當時……不知道該怎麼說啊。」

 「你不喜歡她,誰也管不著你,但能不能別傷她的心了?」沈洛年怒衝衝地說。

 葉瑋珊聞言,心又是一痛,原本稍稍止住的淚水又再度滑落。

 洛年,你這笨蛋……

 「我沒有不喜歡她,當時我也有點失落。」賴一心說:「只是以為你們倆……」

 「你喜歡她?」沈洛年一呆。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和她在一起是很舒服、很安心,我不想讓她難過,也不大想失去她。」賴一心結巴地說:「但……和懷真那種不大一樣。」

 聽見了這句話,葉瑋珊心一緊,輕咬著唇,掩飾著自己的啜泣聲,想止住淚水,淚珠卻仍是不受控的滴落。

 原來……自己跟他三年的感情,比不上他對懷真姊的一見鍾情嗎……

 沈洛年歎口氣:「你對懷真那種情感,就像是崇拜電影明星一樣啦,不算愛情!」

 「這樣嗎?」賴一心詫異地說。

 「就是這樣!」沈洛年哪管這麼多,不對也要對,只說:「你去跟瑋珊道歉!把剛剛那幾句話……直接告訴她。」

 「道歉還好,那個不用說了吧,不大好意思……」賴一心有點尷尬地說。

 「害羞個屁,你傷人家心的時候就不會不好意思?」沈洛年瞪眼說:「剛剛藍姊才叫你體貼一點,你以為是要你體貼誰?」

 賴一心苦笑說:「這……」

 「不說拉倒,大家翻臉!朋友別做了。」沈洛年叱說:「媽的,我不認識你這種人,走開、走開!」

 「別這樣。」賴一心遲疑了片刻,終於苦著臉說:「我去說就是了。」

 「快去。」沈洛年揮手。

 望著一臉後悔的沈洛年,葉瑋珊紅著眼眶,臉上還掛著淚滴,就這樣凝視著他。

 你知道嗎,要是你剛剛不找一心說這些話的話,我本來……本來……

 月色朦朧中,沈洛年突然抬起頭,對上了葉瑋珊的視線,一臉驚訝。

 瑋珊紅唇輕顫,想要說些什麼,卻是哽咽著,什麼也說不出口,就只能這樣與他遙相對望。

 身後一陣敲門聲響,葉瑋珊往後看了一眼,又深深看了一眼沈洛年,這才離開窗邊,收回她對他的眷戀。

 只是,他還不知道,他在她心中的位子,已經悄悄的,悄悄的變得重要,連「他」,都無法取代……

   葉瑋珊靈動的眼眸潤濕,過往的苦澀、美好、痛楚、懷念,一點一滴,都在剛剛的回憶裡,慢慢重新浮現。

   「外、外婆?」黃清嬿從未看過葉瑋珊如此失態,一時正無法回神時,只聽葉瑋珊輕聲的說著。

   「清嬿…妳不必想這麼多……」葉瑋珊輕聲說,心中的情感,早已歷經了百年的壓抑,但在此刻,她要毫無保留的說出來;自己當時的選擇,害了自己,也害了他們……過往的錯誤已經無法彌補,可是……可是如果兩人能夠再續那段情緣的話,一定要讓他們可以繼續下去啊……

   「面對這樣的男人,妳不必想著要怎麼做,要做什麼讓他開心,在意他對妳的想法……妳只要負責幸福、快樂就可以了,不需要任何多餘的、任何的物質上的,因為這些他都不缺,他只需要…需要我們多一點,愛他的心,親近的情感;他是一個,可以為了我們的幸福,而爽快捨棄自己的男人……」葉瑋珊低語著、細述著,想到了沈洛年百年前為她做的一切……

   真的是……真的是一個不則不扣的大笨蛋啊……

   「我們可以為他所做的事,就只有一件……就是多為他做些什麼,他為我們做的……太多了,真的太多了……」葉瑋珊看著黃清嬿,加重了語氣:「他只是想要我們幸福而已,我們能做的,除了幸福以外,就是多為他做些什麼……只要、只要我們多一些快樂……他就很滿足了……」葉瑋珊的表情,很沉重、很堅定……那是對誰的?對他的?那時空交錯的眼神,代表著什麼意思,是關心嗎?是愛嗎?外婆……跟洛年……

   「現在呢?外婆妳還是……還是關心著他,那為什麼……為什麼……」黃清嬿原本急促的話語,到最後緩了下來,外婆和洛年有如此的過去,那自己……自己要如何、如何超越外婆這已近完美的女人?

   「經歷過的事,太多了……」葉瑋珊苦笑著,望著窗外,靜靜低語著:「要是當年,他沒有推一心那一把;又或者……他是在九十年前醒來,一切,或許都會不一樣吧。」

   葉瑋珊輕輕述說著:「有些事情,錯過,就回不去了……現在的我,只能想辦法讓他過的快樂一點,這樣……這樣就夠了。」說到這兒,瑋珊突然想通什麼似的,轉頭望向黃清嬿:「好呀,妳這孩子,竟然把外婆當成了假想敵!」

   「我……不……不是的,我……我只……」看到葉瑋珊的眼神,黃清嬿慌張的想要解釋,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她又羞又急,一時緊咬著唇,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見黃清嬿急的快哭了出來,葉瑋珊倒是笑了,她莞爾一笑說:「傻孩子,外婆跟妳開玩笑的啦,妳還真的當真啊?」

   「外婆!」黃清嬿對葉瑋珊撒嬌,有些嗔怪的看著葉瑋珊。

   「怎麼了,小清嬿,怕外婆跟妳搶男人啊?」葉瑋珊促狹一笑,眼底盡是笑意。

   「我……我……呦嚘!」清嬿紅了小臉,咬唇轉開頭,抗議著葉瑋珊的奚笑。

   倒是瑋珊看著黃清嬿一張小臉紅撲撲的,好是開心。

   翌晨,沈洛年被叫到了司令部。

   真是……我都還有點沒睡夠呢,話說這司令召見是哪招?還只找自己一個人,瞧那小惡女一臉嚇的要命的樣子,真是受不了……

   不過這麼早找自己來,總不會是只要找自己敘舊吧?媽的,如果是這樣自己就回去繼續睡!

   走到了司令室前,沈洛年正怔忡著要怎麼開門時,門突然被唰的一聲拉開,而後便被一個人往裡頭拉,接著,就看見黃清嬿正眨著明亮的雙眸看著自己。

   啊勒!?現在是怎樣?

   天生的危機意識打開,沈洛年反射性的想要逃跑,黃清嬿卻馬上出聲搶道:「洛年!聽我說話!不准走!」

   這……

   在沈洛年還沒反應過來時,黃清嬿撲入沈洛年懷裡,將整張臉埋在他的懷中,嬌聲嚶嚀。

   被這猝然而來的擁抱,洛年語塞著,他對黃清嬿,著實有著好感,那與對葉瑋珊的情感不同,是真正的、經由時間蘊釀出的,對一個人的喜歡。

   他艱難的嚥了唾沫,喉嚨一陣乾啞著:「清嬿?」

   緊擁著沈洛年的黃清嬿,輕聲笑著,是撒嬌、是羞澀,看不見黃清嬿的臉,卻看的見黃清嬿情緒的沈洛年,也能夠感受到黃清嬿的害羞與欣喜。

   「好久,沒有這樣貼近你了。」黃清嬿低聲笑,臉依舊埋在沈洛年的懷中。

   「真是……想要的話隨時都可以啊。」沈洛年皺眉,開始推著黃清嬿的臉。

   「呀!別推!你這個沒禮貌的傢伙,要是被你看到我現在的樣子,我會什麼都說不出來的。」黃清嬿悶聲說,一面努力的往沈洛年的懷中擠。

   沈洛年眼見推了幾次推不動,也就放棄了這個念頭,他輕拍黃清嬿的頭,無奈的說:「要說甚麼快說吧。」

   「洛年……不管你是闇神也好,是沈凡也好,我從頭到尾認識的,就是你這個人而已……我所認識的你,是那個有著怪脾氣,又怕麻煩,卻又總是在我遇到危險時擋在我身前的那個大男孩……」黃清嬿說著,那不平不頓的語調,字字句句,緩緩衝擊著沈洛年的內心。

   「不要看著你眼中的幻影,不要看著我的眼睛想別人,專心的看著我,不要把我當成別人的替代……不論你最初是誰,最後又是誰,我都是只屬於你的,只屬於你的清嬿……」黃清嬿抬起頭望著沈洛年,眼中噙著淚水;而沈洛年原本推拒著黃清嬿的手,也變為輕撫她髮絲的手。

   輕輕覆上她的薄唇,沈洛年輕吻著黃清嬿,一陣溫柔的吻,讓黃清嬿的面頰上戴上了一層羞澀的彩霞。

   他看著黃清嬿,有點難為情,但很認真的開口:「先說好,這次,我不會再讓妳走。」

   聽見了他肯定的話語,黃清嬿心一暖,重新綻放著真心的笑靨:「嗯。」

   沈洛年微笑。

   明明這裏是司令部,略帶肅重的空間與她一點也不相襯,偏偏他卻覺得現在的她那淺淺的笑容美得不可思議。

   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人面桃花情一線,只願與此共餘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