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上午,洛年坐在教室裡上著麻煩的數學,而瑋珊則是在操場上體育。

    雖然說是上課,可是洛年卻是沒什麼在聽,一直在留意窗外瑋珊的狀況,而教室裡的人也有近一半都在做自己的事,但高中面對這種情況,老師也不想管了,只能繼續上課。

    突然,操場傳來一陣尖叫聲,所有在上課的人都紛紛往窗外一看,而洛年愣了一愣,看到眼前的情形,心中突然一緊,連忙往操場飛去。

    操場中央出現了一隻巨型刑天,正揮舞著巨斧和瑋珊纏鬥著,巨斧和妖炁激起的狂風亂捲,逼的瑋珊站不穩身子,而瑪蓮、志文、一心等人也紛紛趕到。

    「總門是在做什麼阿,不是已經說處理好了!」瑪蓮看到眼前的情形,忍不住罵道。

    「快去幫瑋珊,不然她撐不住的。」一心提炁往操場中央衝去,其他人也紛紛跟進。

    這時瑪蓮和吳配睿剛衝了上去,對方盾牌卻馬上帶著強大妖炁揮來,兩人無可奈何下,只好同時往側面急翻,完全無法靠近攻擊;瑋珊正勉力與刑天纏鬥,可是隨著炁息逐漸不順,令她越來越感吃力,戰鬥中又無法引炁入體,瑋珊一咬牙,只好用盡剩餘的炁息,使出爆閃心法往外急衝,但對方速度可是只比張、侯兩人慢上一線,爆閃的速度雖快,也只能快那一刹那,又不是能連續施用的法門,只見刑天不過幾個縱躍,又要再度追上葉瑋珊。

    眾人看著這狀況,不禁發急,瑋珊這時向著一旁直線逃跑,但那兒沒其他援軍,別人想幫也追不上啊!可是這時刑天就在瑋珊身後瑋珊也無法轉向,眾人只能拼命死追。

    瑋珊連用了兩次爆閃,體內炁息震盪累積的反挫力道還沒穩定,刑天卻已經接近,她一時也沒想到自己逃命的方式有誤,急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刑天猛然一揮,巨斧掃至,一股橫向炁刃爆出,龐然妖炁爆散,直衝瑋珊護體炁息,兩方炁息一個碰觸,瑋珊護體炁勁被硬生生衝破,五臟六腑受到妖炁浸體,一股彷彿刀剮的痛楚瀰漫全身,突然瑋珊胸口一陣抽蓄,陣陣劇痛不停襲來,她難受的左手按胸,想將一股湧上喉頭的鮮血壓將下去,但刑天巨斧又是一揮,那如山崩,如海嘯的炁浪漫出狂捲,胸口疼痛比之前更為難當,瑋珊喉頭一甜,一口鮮血狂湧,無力的癱軟在地。

    「瑋珊!」「宗長!」「瑋珊姊!」眾人一聲驚呼,炁刃連發,想藉此引開刑天的注意力,無奈刑天絲毫不為所動,巨斧澎湃妖炁一個股盪,將眾人攻擊完全化散。

    刑天舉斧,便將瑋珊掃去,瑋珊心中一涼,準備閉目等死時,突然,一道帶著銀光的身影閃出,抱起瑋珊往外飛掠,同時瞬間迎上刑天,只見一股碧綠炁勁泛出,擋住了刑天龐然妖炁。

    碰的一聲巨響,沈洛年手中的帶著耀眼黃光的銀色長劍硬生生迎上刑天巨斧,在刑天還沒反應過來時,沈洛年炁息一爆,當場把刑天逼退數尺。

    刑天微微一愣,這個人類跟其他弱小人類並不一樣,體內炁息含量更是比其他人略勝一籌,只是他的程度……竟然直逼妖仙?刑天不敢大意,巨斧狂掃,集中的妖炁一一往沈洛年身上襲去,洛年碧綠柔炁,只是受到一陣動盪便沒事,但瑋珊剛剛受到的傷還沒復原,現在妖器一波波動盪,牽引著她殘存於體內的妖炁,瑋珊強忍著疼痛,卻忍不住在度湧上喉頭的鮮血,「哇」的一聲,一股鮮血就這麼熱烘烘的吐在沈洛年頸中。

    「瑋珊?」洛年看瑋珊難受的樣子,心下好不著急。

    「別管我……」瑋珊忍著劇痛,吃力的說著。

    在這樣下去瑋珊撐不住的……沈洛年劍招一變,由守勢轉為攻勢,直往刑天衝去。

    刑天巨斧往沈洛年劈去,沈洛年長劍輕輕一撥,便將刑天巨斧盪了開來,而沈洛年手中長劍跟刑天巨斧相差數倍,卻能將刑天巨斧擋開,刑天一驚,大喝一聲巨斧橫掃,又往沈洛年襲去,沈洛年眉頭微微一皺,長劍一個格擋,刑天龐然巨斧竟是砍不下去。

    在這一瞬,沈洛年長劍連舞,凌厲寒風狂捲,招式走向幻變難測,詭奇絕倫,有如閃電橫空一般,霎時之間,滿天一片電光流轉,在眾人還沒看清楚時,沈洛年身影一閃,已經抱著瑋珊退回眾人身邊。

    沈洛年輕柔的將瑋珊放在一旁,他體表護體炁勁一收,將一股股柔和的渾沌原息送入瑋珊體內,瑋珊只覺疼痛一緩,傷口正在逐漸癒合,而神智也隨著疼痛的減緩越來越清晰。

    「宗長,沒事吧?」黃宗儒擔心的問。

    「沒事……」瑋珊用手撐起身子,問:「那隻刑天……」

    經瑋珊一提,眾人往操場一望,看著刑天以誇張的高速,胡亂揮動著巨大的斧、盾,那周圍彌漫激散的強烈妖炁,更是讓人凜然生懼……

    只是過了片刻,刑天仍就佇在原地,並沒向這兒攻來,情形似乎有些不對……張志文定神一看,只見刑天雙目留下細細血絲,張志文一愣:「刑天……刑天眼睛瞎了!」

    眾人一聽,駭異的看著洛年,洛年只是淡淡一笑,張志文忍不住叫道:「幹!洛年你又開掛!」

    洛年說:「不行阿?」張志文一聽,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是……洛年開的掛也太多了吧……張志文還想抗議,但沈洛年炁息突然一漲:「你們在這別動,我去把那隻刑天殺了。」話說完,洛年就閃身飄了出去。

    眾人還沒反應過來的同時,沈洛年長劍已由左而右往刑天急削過去,正是一招「天外玉龍」。       這一招劍法看來平平無奇,但在沈洛年手中使出來卻是奔騰矯天、氣勢雄渾,他長劍自空中橫過,劍身似曲似直,時彎時進,長劍便有如一條靈蛇、神龍一般;刑天巨斧想擋,但輕訣的優點便是其銳利度,沈洛年一個質量轉換,在重力加速度的情況下,將巨斧給硬生生擊落。

    既然已經欺近,他長劍交錯一劃,一個半人高長痕在刑天體表破開,血肉分成兩片往外爆翻。沈洛年右手急刺,輕重轉換間,帶著一股強大物力破入刑天體內,同時長劍炁息一收,道息猛然一送,瞬間化掉刑天妖炁中樞。

    下一剎那,刑天體內妖炁立即失控,四面急湧,只聽轟然一聲巨響,刑天妖體裂成數塊,而地上也灑滿了青色的液體。

    「真弱阿……」洛年飄身回到眾人身旁,而白玄藍和黃齊也剛好收到消息趕到。

    「大家都沒事吧?」白玄藍問。

    有洛年在很難有事吧……眾人搖了搖頭,表示沒事。

    「那就好。」白玄藍轉身往操場一看,卻是一愣,剛剛還在這裡作亂的刑天怎麼……只剩下屍塊……到底是誰有這本事?一心也不可能啊……她望向洛年:「那隻刑天……」

    洛年淡淡一笑:「是我殺的。」

    「對阿!藍姊你都不知道,洛年外掛開好大……」在眾人七嘴八舌的跟白玄藍講剛剛的事時,洛年回身望向瑋珊:「傷口還會痛嗎?」

    瑋珊搖了搖頭:「不會了。」

    洛年一笑:「沒事那我先走了。」話說完,洛年在瑋珊額上落下淡淡一吻,便輕笑離開。

    瑋珊滿臉透紅,但心中卻似乎有幾分歡喜,在她還看著洛年離去的背影時,身後卻突然傳來瑪蓮的聲音:「哦──有一腿喔!」

    瑋珊一驚,連忙轉頭一看,只見眾人都在看著自己,瑋珊臉上紅潮本就還沒退去,現在更是漲個通紅,她囁嚅道:「你們不是在…在……」

    白玄藍含笑說著:「以為我們在聊天就沒注意到嗎?快點從實招來!」

    叫自己從實招來那些丟人的事……不如殺了自己吧,瑋珊一咬牙,爆閃身法一催,一瞬間就跑了老遠。

    「瑋珊姊!討厭,跑掉了……」吳配睿嘟著嘴,看著已經消失在走廊盡頭的瑋珊。

    「算了……瑪蓮,有空記得問問瑋珊阿,沒事我要先走了。」白玄藍說。

    「藍姊慢走!」眾人向白玄藍告別後,便回到了教室上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