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氣朦朧,月色無窮。

    唐心妍臉紅,被兩位女孩看的渾身不自在。

    「快點,妳是什麼時候喜歡上他的?」瑋珊好奇的追問。

    「我……我……」唐心妍臉上飛起一片紅霞,卻遲遲沒有開口。

    尤夢柔也是一臉藏不住的興趣,興致勃勃的用手托著臉頰旁聽著。

    「我……我不知道那算不算喜歡……」唐心妍沉默良久,說出來的答案卻是讓瑋珊和尤夢柔兩人都是略感驚訝。

    「為什麼不知道?」尤夢柔有些不可置信。

    「我只是……只是……」唐心妍低下頭,神情看起來很是躊躇、不安。

    「嗯?」瑋珊從唐心妍的身上,隱隱約約的看見了國中的自己。

    當時自己看到一心,也是這個樣子吧……

    迷惑、徬徨、不知所措,見到他卻又會不自覺的心跳加速……

    看見唐心妍的迷惘,瑋珊不禁莞爾。

    「算了,反正他又不會喜歡我……」唐心妍看起來很是沮喪。

    「妳怎麼知道?」瑋珊微笑。

    「他條件那麼好,追他的人一定很多,他哪會注意到我……」唐心妍自嘲,神色複雜的搖頭,無可奈何的淡笑。

    戀愛,她幾乎沒想過……

    「又不能這樣說。」瑋珊娓娓道:「喜歡,就對他好一點,除非他感覺太遲鈍,不然一定會對妳有好感的。」

    「但也有特例。」尤夢柔一臉正經。

    「欸!不用一直打擊心妍的信心吧?」瑋珊有些好笑。

    「妳們不用說了。」唐心妍的目光投向浴池外:「如果他真的對我有感覺的話,到時候……再說吧……」

    兩名女孩對看一眼,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吞下滿腹建議,乖乖在待一旁浸浴。

 

    門外,兩位男孩盤坐在一側,專心的盯著電腦螢幕,模樣看起來有些不尋常。

    「現在幾點了?」韓星源坐在一旁。

    「11點58分。」洛年依舊盯著電腦,雙手飛快的在鍵盤上飛舞。

    「要寄信給你堂哥?」韓星源看著信件內容,隱隱約約猜測。

    「嗯。」洛年的手依舊在鍵盤上迅速飛舞:「這麼大的事竟然沒給我查清楚,這混帳。」

    暗中鋪了一道秘密頻寬,是洛年親自編寫的密碼,一道道密碼鎖的數目和複雜程度更不用多說。

    就算是超級電腦,要破譯密碼至少也得花上十天半月。

    「這頻寬目前有幾個人能用?」韓星源問。

    「四個,包含我自己。」洛年鍵入最後一個字,將手中資訊傳輸了出去。

    「特地使用秘密頻寬,不是沒有原因吧?」韓星源饒富興味的看著洛年。

    洛年將筆電合上:「對方破碼的手段不可能這麼高明,利用這個管道傳送資訊自然是首選。」

    雖然是這麼說,但他心還是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

    「你也感覺到了?」韓星源失笑。

    「……」洛年瞪了韓星源一眼。

    媽的!到這種時候還笑的出來的恐怕就只有你了吧!

 

    浴池旁。

    瑋珊和尤夢柔看著唐心妍自己坐在一旁,一副心事重重,除了無計可施以外還是無計可施。

    「我們進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吧?」唐心妍突然沒頭沒腦的冒出這一句。

    「嗯?」瑋珊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外面……好像太安靜了……」唐心妍看著門外,依舊是那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兩女先是一愣,後來才意識到唐心妍在說什麼。

    不尋常的靜默……

    「他們兩個不會偷跑吧?」尤夢柔嚥了口口水。

    「應該……不會吧……」瑋珊也沒有十足把握。

    忽然,外頭一陣不安定的狗吠,讓三女都嚇了一跳。

    一片烏雲飄過,壟罩了明月的光輝。

    唐心妍背脊發涼,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現在……幾點了……」唐心妍臉上有些惶急,不安與害怕漸漸襲上心頭,蠶食著她的勇氣,也隨著時間流逝步步考驗她的精神意志。

    「午夜十二點吧……」一陣涼風吹過,瑋珊嬌軀一顫,心神不寧。

    人多雖然有一定的助勢作用,但是在真正被恐懼支配的那一刻,誰都不敢說自己不會畏懼。

    「我們回房間吧。」尤夢柔鼓起勇氣。

    很多時候,人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緩慢的踏出浴池,三女套上飯店的浴袍,小心的往外走。

 

    韓星源站在外頭,正在閉目養神。

    腳步聲……

    直覺睜開眼睛,一個俐落的轉身,韓星源卻是對上了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以及一張嬌美的面容。

    「啊──唔……」被兩女很可憐地推到前頭當開路先鋒的唐心妍,才剛走到門口就看見一個黑影一閃,本來就膽小的她想都沒想就放聲大叫,沒想到連有鬼都沒來得及喊,就被一雙手給捂住了櫻桃小嘴。

    「是我。」聽到了帶著些許溫度的聲音,唐心妍一直緊繃的身子這才終於得以放鬆。

  但,為什麼……

    為什麼只是聽見他的聲音,自己的心就隱隱悸動……

    「怎麼了?」脫口而出的一句話,韓星源自己突然一怔。

    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關心她的……

    「沒事,那我先回房了。」唐心妍面頰紅潤,拉著尤夢柔匆忙離開。

    韓星源不語。

    是自己的錯覺嗎……

    她剛剛……好像有些羞怯……

    是自己看錯了吧?

    一定是剛剛泡在浴池裡面的關係,她的臉頰才會略為微紅。

    韓星源很快說服自己,就不再胡思亂想。

    「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先回房間了。」韓星源不想打擾洛年和瑋珊,簡單交代幾句就上樓回房。

    此時此地,只剩下兩人,洛年這才微笑:「怎麼突然跑出來?」

    「誰叫你們不聲不響的,我還以為你們偷跑。」瑋珊紅著臉啐聲,微微將頭別過。

    看瑋珊的髮梢有些滴水,慌張穿好的衣服也還未繫牢,滑落的水珠紛紛落在細白的頸項上,實在很誘人。

    「真是……不怕走光嗎。」洛年蹲下,將瑋珊的衣帶仔細綁上,打了個蝴蝶結。

    手無意的滑過瑋珊的腰身,惹的瑋珊的身體一陣輕顫。

    她的眼神,有些複雜,有些迷離。

    他,是真的毫不講理,還是一直在深深的隱藏自己……

    發現了她變幻的眼神,只需要一瞬,他便了解了她的心思。

    「傻瓜。」洛年無奈訕笑。

    「?」瑋珊沒聽清楚。

    「沒事。」洛年輕笑。

    瑋珊暗暗頓足,噘著嘴:「把說說清楚啦!」

    洛年的眼眸盪著笑意。

   或許,只有在她的面前,他才願意放心的卸下所有的面具,只為了她……

    日本時間深夜一點五十分。

    一架直升機直降在羽田空港,一名身穿西裝的男子從中躍下。

    「事情,好像越來越有趣了?」男子風雅的笑。

    自己真的要淌這攤渾水嗎,憑「他」應該也有能力把事情處理的很好吧?

   「算了,就當作玩玩吧,有空可得去拜訪拜訪『他』……嘖嘖,竟然把我的話當耳邊風。」

    男子仰首,一陣風拂來。

    一片落葉翻飛,男子優雅的讓它停留在掌心。

    或許更精確的說,是讓風停留在手上。

    奇光乍現。

    「一切,都在控制與被控制之中。」男子將手掌攤平,讓落葉繼續它未完的旅程。

    雲破、月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