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嬿情緣‧第一章《悉聽尊便》

    感應到張志文的炁息弱下三分,沈洛年暗叫不妙,感覺到赤濤的炁息已十分接近洞口,他當下不管三七二十一,用風行咒快速飄掠了進去。

    赤濤在戰鬥時,感應敵人的方式也多是利用妖炁感應,但既然沈洛年有意隱藏,赤濤當然無法察覺,因此他也就在一旁等待機會,一等到‧赤濤背對自己時,沈洛年毫不猶豫的舉起天仙飛翼,運足炁息,往赤濤的後頸根與雙翅根部上端直撲,雙刀宛如猛虎出閘,勢不可擋。

    卻是洛年突然想起當初與懷真及三小盜應龍寶庫時,當時寶庫之精凝聚出應龍形態與眾人戰鬥,其炁息正是集中於後頸根與雙翅根部上端的交會之處,雖然不知道真實的應龍妖炁是否凝聚於此,反正試試也不吃虧。

    一直以來,赤濤的攻擊一直重於防禦,除了對賴一心的龍形炁勁有些顧忌外,對狄純、侯添良等人的攻擊往往愛理不理,才會留下這麼多創傷;事實上他若全力防守,狄純等人的炁息未必能突破赤濤的炁罩防禦。

    但沈洛年這一飛出,赤濤感應到妖炁接近,馬上扭身閃避。 沈洛年暗叫中獎,身形扭動間,已經欺近赤濤,下一瞬間,沈洛年右手那​​帶著黃色光芒的天仙飛翼,正對著赤濤頸根直砍。

    赤濤怪吼一聲,雙翅間洶湧妖炁蓬然炸散,對著沈洛年沒頭沒腦地轟出;沈洛年心中一驚,一刃直刺,一刃橫劃,與赤濤妖炁接觸的瞬間,全身質量陡然增大。

    轟然一聲,凝聚著輕訣炁勁的天仙雙翼發揮出驚人的穿透力,如針一般刺入赤濤汪猛炁勁之中,但強大穿刺力並非沒有缺點,因為破入的速度過快,對方炁勁還沒來得及隨刃崩散,部分力道仍不免作用在沈洛年身軀上,和他倏然增重產生的強大物力正面相撞。

    若早一個月,這一擊恐怕又會逼得沈洛年吐血,但此時沈洛年炁息護身,七成柔訣炁息籠罩體表,那護身的碧綠炁息柔軟強韌,將力道順著炁息波動間緩緩化散,不過短短一瞬間,沈洛年右手的天仙翼刃已經貼上赤濤頸根。

    在焰華提醒以及這幾日的修煉之後,沈洛年此時已經明白兩訣同修、三七分煉對自己的好處。 自己的輕化軀體,任何形式的炁息都可以高速移動,雖說有破空能力的輕訣仍是首選,但三成已足以散佈外側,並可凝聚於天仙飛翼,增加破炁與破物的能力,但真正的破壞力則是建立於高速狀態下倏然增加質量產生的物力。

    而質量增加後,碰撞時的反挫力也不能小覷。 所以剩下的七成柔訣炁息除了用來協助騰挪之外,最主要就是化散力道,保護自己的身軀,這可是柔訣最大的好處。面對磨齒者可能還頗不足,但和赤濤撞上兩下,卻已經沒什麼問題。

    雖然有了這麼多優勢,但赤濤可不是只靠著炁息防禦,當沈洛年出現的剎那,他雙翼已然彎折交錯,匯聚著強大炁息向沈洛年急拍;而他扭頭的同時,一顆蘊含強大炁息、有如輪胎大小的火球正對著沈洛年沖去,同時他也看清了沈洛年的紅色身影,忍不住大喊:「小偷!」

    「不是我!」忘了脫下火浣袍的沈洛年百忙中辯了一句,心中一面暗想,這果然是要害?

    開啟時間能力的沈洛年估計著,就算硬拼這一下,翼刃頂多插入三分,懸空的自己馬上就會被赤濤臣翅拍飛,絕對來不及破壞那不知是否存在的妖炁中樞,當下沈洛年炁勁急爆,正往下直衝的身體突然詭異地高速上騰,不但避開赤濤一連串攻勢,臨走前還在赤濤頸根劃上淺淺的一刀。

    還是沒能偷襲成功……

    沈洛年不禁有三分惋惜,他一個扭身,趁火球和翅膀同時打空的一瞬間,又有如鬼魅般地貼了下去,對著那特殊位置劈去。

    沈洛年猜得沒錯,那兒確實是應龍的要害,當然反過來說,應龍對那兒的防御也特別在意,所以沈洛年的突襲才會失敗;而本來大開大闔、胡打亂衝的赤濤,萬萬沒想到突然有人針對自己弱點偷襲,若不是龍族沒有汗腺,恐怕也得嚇出一身冷汗。

    感覺到身後那小偷的身形十分詭異地忽上忽下,不斷對著自己要害衝,赤濤雖勉力防禦,不斷反擊,卻仍然沒法傷敵,而周圍的人們當然也不會閒著,趁著這大好時機同時擁上,尤其賴一心的碧龍炁勁,在黑木矛甩動控制下彷彿活物,只不過短短幾秒,赤濤身上又多了好幾道傷口。

    赤濤不禁暗暗狐疑,那小偷上次見面,自己隨手一擊就將他打出老遠,而且他那時逃跑明明是使用魔法,體內沒有炁息反應,怎麼才不過幾個月,突然變這麼厲害?

    赤濤終於有些心慌,他不求有功,先求無過,背上雙翅索性收了起來,那交錯的肩胛部位,剛好護住頸根要害,而翅膀本是應龍道行匯聚之處,翅翼如鐵、炁凝如實,想硬生生砍入可沒這麼簡單。

    但這一收翅,赤濤的戰鬥力馬上減了二成,加上沈洛年黏在身後,逼得赤濤不斷打轉……舉竟赤濤雖收了翅膀,也不敢讓身後的敵人隨意砍劈,剛剛那幾下碰撞,已經證明了這小偷不畏自己,和周圍這些無能人類頗不相同,所以赤濤剩下的七成攻勢,還是大部分集中在沈洛年身上。

    眾人也沒想到,沈洛年一出現,戰局馬上改變。賴一心反應最快,黑木矛一變式,從碰撞拍打轉為糾纏,限制著赤濤的移動,一面高聲喊:「垂瀑!」

    十八撩亂的第八招? 沈洛年翻了翻白眼,悶哼一聲說:「不會!」

    「呃…落石!」賴一心大喊的同時,碧龍扭轉,掃過赤濤下盤,逼得他一個蹌踉。

    「喔?」第四招倒是學過,沈洛年一扭身,手持天仙飛翼往下直衝,雙刃倏然不規則地高速揮動,彷彿天崩落石,對著赤濤背後轟去。

    十八撩亂不只是招式一出讓人眼花繚亂,那詭異多變的動作也能組出一股獨特的氣勢,但對沈洛年來說,其實也就是這樣而已,他實在搞不懂這些功夫威力所在,所以一開始應付赤濤,沈洛年還是拿著天仙飛翼直捅,不過賴一心既然這麼喊,那就照做試試,說不定會有奇效。

    招式才發出一半,那不斷揮動的天仙飛翼已經和赤濤騰起自保的尾端碰上,沈洛年輕重轉換間,和赤濤猛力一個互撞,雖然把赤濤尾巴劈開一道傷口,仍不免往後彈飛,他不禁暗罵,這和直接刺上去不是一樣嗎?幹嘛這麼費工夫?

    赤濤這時注意力都在沈洛年身上,賴一心頗有餘裕,他仔細觀察著沈洛年的動作,見狀忍不住瞪大眼叫:「不是這樣!要繼續阿!」

    聽不懂。 沈洛年莫名其妙,隨便選了一招「揚塵!」,刃翻如霧,大片對著赤濤壓去。
   
果然還是沒用,沈洛年這下砍到赤濤爪上,連個刀痕都沒留下,反而往後直退,而這兩招失利,赤濤壓力大減,一個太過接近的巫鬥部落黑大漢,轟地一下被打飛老遠。

    「不對、不對。」賴一心喊:「小夥子,看著!」

    沈洛年目光轉去,見賴一心單手舉起黑木矛在空中迅速連點,吐出一大片矛影,雖然看來有些古怪,卻是半招「千針」,這也是十八撩亂中最簡單的第一招,當然,若雙手同施,威力更大。

    沈洛年不禁有些佩服,拿著這麼大支的長矛還能中規中矩地使出匕首招式,這熱血傢伙不愧被稱作武尊,不過這古怪招式不是只有自己能用嗎? 他現在揮起來幹嘛?

    賴一心這招不是針對赤濤,純粹是對空虛使,他不隻手中動作,口中還快速喊著:「輕、重、輕、重、輕、重……懂了嗎?重了之後馬上回輕,下次接觸再重;輕時加速,重只一瞬,不斷快速切換,要順暢地把一連串攻擊組合在一起。」

    沈洛年一聽,雖然還是半懂不懂,但最後還是乖乖的廳賴一心的話做,當十八撩亂經賴一心點過之後,與之前沈洛年胡亂揮舞的狀況相比,可真是天壤之別!當下他加重攻擊力道,往赤濤後頸根與雙翅根部上端一陣狂轟!

    這時赤濤可無法承受這般彷彿天崩落石的攻擊力道,竟然對方要自己小命,赤濤當然也不客氣,他全身妖炁狂掃,雖然沈洛年可以以天仙飛翼擊破妖炁,但賴一心與黃清嬿等人可不行,當下紛紛中招,尤其是發散型的黃清嬿,以攻擊為主的爆訣炁勁自是無用,當下受傷,傷勢嚴重。

    媽的,這死肥龍真的活的不耐煩了!

    洛年勃然大怒,心念一定,凱布利化成劍形,落到自己手中。

    這是當時聽焰華說凱布利可重新化型,所以洛年趁與清嬿同住那幾天練來試試的,雖然還不熟練,但他本來就不是瞻前顧後的個性,想沒想就往赤濤身上招呼過去。

    這時凱布利彷彿破炁神器,加上沈洛年的天仙飛翼,可說是無堅不摧,這是當時當下往赤濤翅膀一轟,赤濤妖炁被凱布利化散,加上有著輕訣環繞的天仙飛翼,就像切豆腐般,把赤濤翅膀硬生生的砍下,廢了赤濤大半道行。

    「你這可惡的小偷!」赤濤憤怒的狂吼,但他現在就像是離水的泥鰍,無處可逃。

    洛年到也惱火,天仙飛翼指向赤濤:「媽的,你自己愛打干我屁事!」

    「……」這時赤濤倒也一時語塞。

    「又走就快走,別在這裡擋路。」洛年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一時叱吒風雲的赤濤,現在就像是一隻巨大蜥蜴,只能乖乖任命往洞外爬。

    所謂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這句話用赤濤的現狀來解釋自然是再好不過。

    這時沈洛年也不管赤濤慢吞吞的往外爬,頗有些無奈的幫大家治療。

    現在他突然有些後悔自己是修光靈了……

    賴一心、侯添良,狄韻、張志文等人因已修練百年,所以受到的傷不算太重,只要休息一會兒,炁息順了,自然沒有大礙;但黃清嬿護體妖炁被赤濤硬生生擊破,受了很重的內傷,洛年看樣子不對,雖然有些尷尬,但還是關心道:「沒事吧?」

   「沈…凡……」清嬿還想說,但由於體內被赤濤妖炁長驅直入,連說話都會帶著劇痛,終於忍不住喉頭一甜,嗆出血來,而這時,她也無法再忍著全身如刀剮的劇痛,終於昏了過去……

    洛年暗暗皺眉。

    這內傷可不輕阿……

    他催動光靈之術,想讓清嬿受的內傷癒合,但成效不佳。

    「莫非一定要有渾沌原息?」沈洛年暗自想,但自己現在若引入渾沌原息,若一個步驟失誤,黃清嬿的炁息有可能會消散。

    但看她受的內傷如此嚴重,沈洛年不再多想,將一股淡淡的渾沌原息送到清嬿體內。畢竟渾沌原息乃最純粹的原初生命之力,恢復力強,過了十來分鐘,黃清嬿便慢慢清醒。

    「好點了嗎?」洛年開口便問。

    「嗯……唔……」黃清嬿咬牙輕聲,卻是才剛想坐起身,卻全身都是輕微抽痛。

    「最好是……」洛年又是皺眉。

    黃清嬿看著煩惱的他,不禁又好氣又好笑。

    哪有人這樣跟傷者說話的……

    但比起受到重傷的剛才,疼痛的確緩解了一大半。

    神醫,果然不是空穴來風。

    「還笑。」洛年瞪眼。

    黃清嬿莞爾,嘴角掩藏不住的笑意。

    不知道何時,對他,已經多出了一份依賴……

    洛年手中渾沌原息流轉,黃清嬿體內暗傷正在快速癒合,配合光靈術,可說真是事半功倍。

    黃清嬿看著週遭景物,隨即意識到了自己正躺在他的腿上。

    雖然有些害羞……但也沒辦法顧慮這麼多。

    何況,他也不是太細心的人。

    「能動了嗎?」沈洛年收起了光靈之術。

    黃清嬿一笑:「你都收手了我能說不行嗎?」她用纖細的手撐起身子,才剛站起,就見狄純、張志文、侯添良、賴一心一起走來,臉上都帶著憂色,而狄純眼眶泛紅,還有點溼潤。

    沈洛年一愣,說:「怎麼了嗎?」

   「小韻和如鴻的護送隊已經失去音訊好幾個小時,剛又接到陌生人的消息,說小韻已被綁走,我們原本不信,但如鴻剛傳回訊息,說小韻已經,已經……」說到這,狄純已經泣不成聲,說不出話來。

    「小韻人在那?」洛年問。

    「那陌生人說……小韻現在在……在蛟龍浮殿」狄純勉強忍住淚水,慢慢的說著。

    「蛟龍浮殿?綁走狄韻的人是蛟龍?」沈洛年十分疑惑,蛟龍怎會對狄韻有興趣,但現在也不管這麼多了,他隨即開口:「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是……你父親──闇神沈洛年。」賴一心回答時,不禁有些尷尬,畢竟當時已與十聖等人約好不再在這孩子面前提到洛年,但這是特殊狀況,也無可奈何。

    況且,說不定這孩子有辦法聯繫到「他」……

    自己當初不管被瑋珊誤會而出海,有很大的原因也是因為「他」,不是嗎?

    洛年此刻又是皺眉。

    真是……又把自己當成闇神後代嗎……

    現在該怎麼辦,要怎樣才能再變出一個自己啊?那偽分身術可不是這樣用啊……

    洛年想了一下,說:「我去吧。」

    「這樣嗎……可是……」賴一心有些考慮,張志文就正色說:「別亂來,小子。」

    侯添良卻不管張志文,開口便問:「你確定可以把人帶出來?」

    洛年偷偷往清嬿那兒瞧了一眼,只見清嬿冒出了股擔憂的情緒,沒有吃醋的情緒出現,這才點頭。

    洛年往清嬿那兒瞧了一眼的動作,雖然只是一瞬間,但賴一心仍然看的清清楚楚,他似笑非笑的開口:「怎麼?怕清嬿吃醋嗎?」

    但這句話可是讓黃清嬿臉上飛起一抹紅霞,清嬿微微頓足,輕嗔道:「外公!」

    「好啦好啦!不鬧你們小倆口了!」賴一心對洛年說道:「快去找狄韻吧!否則……」說到這兒,平時樂觀的他表情也跟著凝重了起來。

    「知道了,那我馬上出發。」洛年說。

    「也好。」賴一心點了點頭。

    「要小心啊。」狄純淚水已經止住,不住的叮嚀。

    看他就要離開,黃清嬿頓了一頓,最後還是忍不住道:「等、等一下。」

    黃清嬿在此時開口,眾人不免訝異,紛紛看向這位少女。

    「我有幾句話想跟沈凡說。」黃清嬿見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自己,有些尷尬。

    「嗯?」洛年一臉疑惑。

    「過來一下啦!」看他還在原地發楞,清嬿有些好笑。

    「哦……」洛年的直覺告訴他,等一下絕對沒有好事。

    待兩人走到了一旁的角落,黃清嬿清亮的雙眸看著洛年,溫聲問:「你,真的是沈凡?」

    她想起了外婆之前對他說的闇神傳:

    鑿齒、刑天見闇神一人站在那兒,周圍數萬人大吼一聲,紛紛往闇神和城牆衝。闇神卻動也不動,等敵方接近到十餘公里遠時,他才左手一抖,把牛精旗甩開,隨著白霧飄散,又是一陣好殺,殺的鑿齒們鬼哭神號、四處亂逃,再也沒人敢進入他周圍百步內。

    轉仙部隊在外城修牆,不少人一面工作,一面忍不住心驚膽戰地回頭偷瞧鑿齒大軍,看著看著,卻看到這令人難以置信的畫面--闇神紅袍翻飛,一人站在城外數百名敵人屍體之間,昂然面對十餘萬鑿齒,而鑿齒們只敢在遠處咬牙切齒,憤怒叫囂,就是無人敢越雷池一步,踏入他百步之內。

    今日面對赤濤,他火浣衣袍揚起,內襯的紅袍忽隱忽現,有如鬼魅,雙刃倏然不規則地高速揮動,彷彿天崩落石般,令人震懾。

    看到那翻飛的紅袍,以及那彷彿鬼魅般的身影,就彷彿當年的闇神,正在眼前;但……他真是闇神嗎,那個帶點傻氣,害羞的大男孩沈凡,其實不是闇神子孫,就是真正的……闇神沈洛年嗎?那他怎麼樣貌還是十八歲的模樣,連心智年齡感覺起來也像是十八歲?

    沈洛年難得的猶豫,遲遲沒有開口。

    跟聰明人交往果然很是麻煩啊……

    洛年淺淺一笑,選擇不回答這個問題:「悉聽尊便。」話說完,趁著黃清嬿還沒反應過來,他就馭炁飛騰,往蛟龍浮殿的方向直飛而去。

    「沈凡!」清嬿頓足:「真是……」什麼話都還沒問到就被他跑了……

    狄純看洛年離開,走過來關心道:「清嬿,你剛剛跟沈凡說了些什麼?」

    雖然女兒被綁走了狄純十分擔心,但洛年既然親自上陣,令狄純放心了不少,加上兩人模樣舉止都有些怪異,這才吸引了她的注意。

    「您就別問了,純奶奶。」清嬿臉上雖帶著微笑,但還是想著剛剛的那一句話。

    「那就不打擾了。」狄純看清嬿不想說,也就不繼續追問,轉頭回去與一心等人討論要不要先去張如鴻那兒。

    狄純一走,黃清嬿細思方才語意,神色複雜,眼神如秋水般盈盈轉動,平時的穩重沉著不再。

    「悉聽尊便……」

    這句話,背後究竟是什麼意思……

    「清嬿,要去如鴻那兒,快點!」賴一心在遠處喊,打斷了黃清嬿的思緒。

    「外公,我馬上來!」清嬿趕緊過去,將剛剛動盪的心緒穩定了下來。

    現在,自己也幫不上忙吧。

    黃清嬿的心裡,難得的升起了一股異樣的不安……

 

全站熱搜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