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潔的月光在寂寥的夜裡緩緩盪開、漣漪。暈染在黑暗之中的,只僅存那幾顆在天上的星斗,光華黯淡,卻又如此的風華絕代。輕輕的劃開夜色,不是一尾流星──

   而是,那絢爛奪目的白色車燈。

 

   在回程的路上,瑋珊輕靠在副駕駛座上,整個人呈現半放空狀態,為了避免自己睡著,只好有一搭沒一搭的和洛年聊天。但身體實在累極了,苦撐多時,最後她還是受不了的閉上眼,攤軟在軟椅上,沉沉的睡去。

   遲遲沒有聽到她的說話聲,洛年好奇的用眼角餘光瞟了她一眼。

   睡著了?

   瞅她睡歪了的模樣,實在單純的可愛,微張的小嘴還不時吞吐著勻淺的呼息,柔順的睫毛服順的貼在眼皮上頭,純淨的宛如一名天使。

   嘖,也不怕蚊子飛進嘴裡。

   洛年輕笑,腦中突然閃過頑皮的念頭,他俐落的旋轉方向盤,將車子在馬路旁,拿出手機把鏡頭對準她,將她的熟睡的模樣全都錄下來,錄完,還不忘慎重的檢視一回。

   畫面中的她睡得好沉,整個人毫無防備,捲俏的睫毛此時服服帖帖,肌膚細嫩柔膩,好比那白玉羊脂光傑滑順,車子裏舒涼的冷氣,讓她滿足得微微牽起嘴角,像極了出生的純稚嬰孩。

   看著看著,他將視線從手機螢幕上移開,轉頭看向她……

   理智告訴他應該要關起手機,收回視線,然而在實際的執行過程裏,他只記得關起手機,卻沒有將目光從瑋珊的身上收回來,就這樣靜靜的望著她寧靜的睡顏,久久無法回神。

   說不上來的,光是如此望著她,心口就會浮現一種暖流,仿佛有一股情緒正快速的湧上……

   這,就是他對她,放不下心的原因吧……

   他知道自己應該停止,卻無法控製目光自有意識的追逐。

   大膽掃過她的鎖骨,看見她領口上方的這片腴淨肌膚,視線逐漸停視在她的胸口起伏……

   他搖了搖頭,強迫自己收回了視線。

   就在他覺得混亂之際,瑋珊毫無預警的整個人歪倒下來,柔軟的嬌軀就這樣靠在他的胸膛上,頓時,他的心跳彷彿暫時的停止。

   令人崩潰的是,引發這些混亂的她,連一點醒來的跡象都沒有。

   也罷,先讓她睡吧……

   輕輕的吻了她,他將右手從方向盤上移開,替她把副駕駛座前方的冷氣控製閥關起來,趁著停紅燈的時候,他伸長手臂,從後方座椅撈來一件外套,先替她解開安全帶,接著幫她蓋上外套,還不忘謹慎的壓實每個邊角,以確保冷氣不會鑽進去,最後才幫她重新繫上安全帶。

   從來,都沒有人發覺過,他掩藏在那散漫慵懶下的溫柔浪漫。

   不過,不重要了……

   他望著即將黎明的天,微笑。

   突然,他的手機響了……

   這麼晚了,還會是有誰打來?

   看清了來電顯示,他這才接通了電話:「喂?」

   話筒的另一端,一個白髮老人喝著咖啡,沒有說話。

   「堂哥,有事嗎?」洛年皺眉,電話上的來電顯示很明確的顯示了這是沈雲程的來電。

   白髮老人放下了咖啡杯,咳了一聲,隱藏在金邊眼鏡下的那雙略為渾濁的琥珀色眼瞳,卻是神采奕奕的閃爍著生氣的光澤。

   「洛年,什麼時候,要回來沈宅啊?」老人說,略為沙啞的嗓音,卻是聽的出來對孫子的厚愛,以及祥和。

   洛年一愣,連煞車都來不及踩,就這樣闖過了一個紅燈。

   典雅的白院裡,鑲著金邊的水晶琉璃吊燈在大殿上散發著扣人的璀璨光芒,老人又啜飲了口咖啡,一旁的執事端起白淨瓷壺,又為老人添了一杯咖啡。宛如置身在凡爾賽的宮廷之內,維一與周圍不搭調的,恐怕也就只有老人手上的那支手機,與一旁那同樣也是老態龍鍾的黑貓了。

   「怎麼不說話?爺爺會打電話很稀奇嗎?」老人笑笑,渾濁的聲音內有著飽涵風霜的經歷,與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的見識。

   「這……」洛年還有些怔怔然,一時之間,他連一個字都說不出話來。

   普天之下,能讓他如此感到震驚的人,不超過五個。

   而老人,就是其中之一。

   造就他的實力,培養他的觀念,教育他的舉止,看穿他的內心,指破他的盲點……做到這些事的人,只有他。

   「洛年,雖然爺爺也很多年沒跟你聯絡了,但也沒有必要吃驚到這樣吧?」老人揶揄的說,調侃著他那頗為成材的孫子。

   「……」洛年啞口無言。

   縱使過了這麼多年,但縱使是現在的自己,突然看見他出現在自己眼前--不,就算只是突然聽見他的聲音,自己會大吃一驚也還是理所當然的吧……

   畢竟,老人已經很久,沒有出來管過沈家,以及這個世界的事了。

   僅以名義就能夠維持外界的平衡,光是這樣的本領,洛年就還沒有達到老人的十分之一。

   「長大了,翅膀硬了,交女朋友了,就不理爺爺了?」老人笑著,光憑聲音就能知道自已孫子現在的窘態,他可是好不開心。

   「不是……等等,堂哥跟你說了什麼?」洛年雖然吃驚,但可沒錯過老人的字裡藏機。

   「雲程說你忙著安撫女朋友,都沒有回來管公司……不過話說,瑋珊是個怎麼樣的女孩子?」老人一面說著,一面揮了揮手,示意身旁的執事退下。

   「唔……這……爺爺你怎麼知道瑋珊的名字的?」洛年很直白的轉移了話題。

   「龍門集團總裁千金,你以為爺爺我會不知道嗎?」老人瞇起了眼睛,眼角的魚尾紋顯現。

   「……」

   「有空,帶她回來一趟吧。」

   「爺爺……」

   「就這樣了,老頭還有事,先不講了。」老人切斷了通話,但嘴邊,卻是揚起了一抹神秘的笑。

   「也很久,沒有看到你了呢。」

 

   「洛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