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夜漆漆,涼風習習,穹盧黯淡著天邊的繁星,天外隱隱的曙光淡淡透漏著黎明的訊息,星辰漸隱,天色漸白。

   遠外的天際夜暮逐漸剝離,大廈高樓背後的天色也轉趨晴朗,在即將初曉的城市裡,韓星源坐在床沿,看著仍在熟睡的唐心妍,原來就清澈明亮的眼瞳裡更是不住的閃過了一縷的溫存。

   瞧她仍疲倦的在床上睡著,韓星源微微一笑,站了起身,而後輕聲的進了浴室。

 

   柔風拂面,鳥鳴輕囀,窗外的天濛濛的亮著,挾帶著淡淡的光,迫開了夜的最後一絲沉重,黎明初綻,晨曦破曉。

   微風吹亂了天邊的浮雲,吹散了朝晨的薄霧,也吹醒了,枕邊的她。

   唐心妍軟躺在柔軟的床鋪上,朦朦朧朧的睜開了雙眼,廉外的天空已經變成了微微的魚肚白,微弱的陽光灑在潔淨的窗台上,宛如糝上了一層薄薄的金粉。

   映入眼簾的,是純白色的天花板,以及那盞簡單典雅的白色吊燈。

   支撐起了身子,唐心妍還有些迷濛的看著周圍的居家擺設,就在她還不知道她目前身處何處的時候,一旁的門板突然呀然而開,她倏地一驚,轉身一望,只見韓星源悠然從中走出,一旁冉白的水霧四散,而他的髮梢上頭還略微帶著些許水氣。

   「吵醒妳了?」韓星源微笑,自在的坐到了她的身邊。

   「沒有……」她有些不明白的問:「這裡是哪裡?」

   「我家。」他輕笑著,宛如和風一般的笑容立即的驅散了她心中的不安。

   「我怎麼會在這裡……」唐心妍嬌小的手撐著床側,還有些暈沉的感覺讓她很是不適,昨夜的倦累感一再襲來,身體中的每一個細胞休眠著不肯醒來。

     「妳昨天被灌醉了,我不知道妳家住址,所以先帶妳來我家。」他輕聲說道,試著緩和她的情緒。

   「灌醉……?」她很努力的回想著,先是一陣迷亂的暈眩,然後,昨夜的回憶才跟著開始浮現,一點一滴,像是一點一點的氣泡從水底浮出,伴隨的每一次的氣泡綻放,昨天夜晚的記憶才又跟著找回了一些。

   她想起來了,同學會結束以後,許芳瑄她們一群人又拉著她和韓星源到了夜店,在大概被半堆半就又喝了三杯酒以後,她頭開始感到一陣暈亂,接著就完全不醒人事了……

   「所以……是你帶我離開的?」她有些迷糊的問。

   「嗯。」韓星源點頭。

   「對不起……」她低垂下頭,原本看起來就令人楚楚可憐的她現在更是讓人心疼。

   「休息吧,一點都不麻煩的。」他柔聲說道,嘗試安撫著讓她入睡。

   「你呢?」她問。

   「我不累。」他笑,一方面是事實,一方面卻也有些不想在她面前示弱。

   「你昨晚都沒有睡吧?」她有些掙扎著想要起身:「我去客廳就好……」

   「坐著。」他覆蓋住她的手,說道:「妳先睡吧。」

   「這是你的房間……」她看著他。

   「我堅持。」他說,聲音彷彿像是三月的春風一般在整個房間內迴繞,隱隱窗外傳來鳥鳴,令人好比身處在三月天裡,好不舒適愜意。

   他讓她躺下,再次接觸到柔軟的枕頭,唐心妍只覺眼皮一沉,好似有人在上強加重量似的,又過了好不一會兒,她感覺渾身一陣舒軟,最後還是以不過疲憊的生理反應,又這樣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見她終於睡著,勻淺的氣息平穩持續的隨著她的胸脯一起一伏,韓星源一笑,這才放下了心,輕聲的掩上房門,到了客廳閉目養神,過了不久,也睡了一個了無沉夢的大境……

 

   門外的擺鐘上的鐘擺滴滴答答地來回移動著,分杪的流逝全被無形的鐘擺聲記錄了下來,窗外的天已經不再灰沉,明朗的陽光穿透了雲層,金光破過了厚重的雲朵,灑下了一線又一線的薄亮金紗,窗外的麻雀在綠意的枝頭上亂鳴,紛亂的車潮似乎影響不了這群城市內小巧的存在,他們隨意的在天空飛翔,點綴著大廈高臺內的些許生氣,而此時此刻,已經是七點的敞亮早晨。

   在溫和舒適的早晨裡,唐心妍睜開了雙眼,雖然還是有些疲倦,卻已經不像方前的痠軟無力,她下了床,謹小慎微的拉開了房門,只見韓星源正趴在桌前,沉沉睡去的樣子依舊吸引人,她看著睡著了的他,淺笑著輕柔的替他蓋上了一件外套,這才走進廚下,依舊潔白明亮整齊的牆面與設備,令她一面看著,心中卻也不免泛起一陣綣柔。

   他平常,都是自己下廚的嗎,是為了自己,又或者是為了誰呢……

   像他這樣的男孩,在現今如此的社會上也變的稀少了吧……

   究竟有哪個女孩,是他真正看的上眼,願意為她付出的呢?也許,他會廚藝,也是為了往後的那個「她」吧,只是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這個機會了……在高中的日子,只剩下最後的一個月,在這過後,自己應該就會跟他斷了聯繫吧,要她真的主動去跟他索取聯絡方式,她卻又沒有了這個勇氣。也許,他以後會遇到一個很好的女孩,也許,他會站在這裡,親手為她準備著一道道的菜餚,就像洛年對瑋珊那樣……

   她開始幻想著,他在廚房裡進出的樣子,他在這裡忙碌的身影,可能是從容的吧,只可惜自己應該已經看不到了,太短了,時間太短了,好比是那滔滔長江水中的其中一小段,存在,卻無足輕重的輕淺流著。

   自己,在他心中,只是個過客而已嗎……也許是有些重要的,或許吧……

   不知不覺,她又開始想回昨晚的一切光景,他是抱自己上來的嗎?應該是吧?她不知道答案,也無法確定答案,只是想到這裡,她纖細的腰上,彷彿還殘存著他身上的些許溫度,是醉人的,是迷人的,是令她羞澀的,也是讓她懷念的。

   「在想什麼?」突然,她被一把摟住,耳中傳來的,仍是那個令她魂牽夢縈的聲音,她驀然回首,只見他不知在何時已經醒來,正一臉微笑的看著她,而放在她腰間的正是他那雙手,帶著令人心暖的溫度,讓她避無可避的感受到了他的體溫,和那精實的胸膛。

   「你怎麼醒了?」她問,有些迷惑的,有些單純的,有些真摯的,每每只為他綻放的那個眼神。

   「我又不累,只是睡一下。」他微笑,一如往常的陽光,澄澈。

   「怪人……」唐心妍嗔道,別開了頭,有些藏不住的澀然。

   將頭靠在她的耳邊,韓星源細語,輕柔的好比情人間的呢喃,宛如天鵝絨的飄落,又是醉人的柔聲低語:「餓了嗎?」

   「嗯。」話語一落,她立感不對,回眸一望,視線與他交會的那一剎那,她彷彿是被蠱惑了一般,無法離開他那雙澄澈的眼瞳,被他溫柔的環抱著,有些旖旎,有些心暖,以前,她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以前的他……好像沒有這麼主動過……

   看見她的眼神有些迷離,他環抱在她腰間的手也感受到了她隱瞞在衣服下的柔軟,他再度說道,再一次的溫柔,再一次的,他說出了令她心靈又開始悸動,那句話語:「待會,想吃什麼,我都為妳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月仙境 的頭像
幻月仙境

幻夜月華 仙境傳說

幻月仙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